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回二零零五 >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身份暴露的余波
    “等检查完再说。”

    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飛行座駕,周安安心裏也很是興奮,卻依舊保持着謹慎的態度。

    在第一次試飛之前,周安安還是覺得需要謹慎一點,特地再讓人完完全全地檢查了一遍主要可能導致飛行失事的零部件。

    即便是剛交付的新飛機,也得做好起飛前的安全檢查,不能馬虎。

    另外,周安安還讓保安組副組長鬍特也跟着一起檢查。

    前兩天,他跟蕭平等人說起以後增加一輛直升飛機當做交通工具的時候,才知道胡特以前服役時是一個優秀的武直飛行員,臉上的傷疤就是一次偶然事件中受的傷。

    撿到寶的周安安,立馬將胡特提拔爲直升飛機專屬副駕駛員,月薪增加1萬。

    至於主駕駛員,還是從某國內航空公司高薪挖過來的飛行員,年薪七位數。

    先前北美西科斯基方面願意提供一位5000小時以上飛行經驗的資深駕駛員,被周安安拒絕了。

    誰知道外國人的腦子會不會抽,那些北美電影裏可沒少得抑鬱症的飛機駕駛員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不敢用啊。

    還是自家華夏人出身的飛行員好,有兒有女,有父有母,心態正常,積極向上,完全不用擔心那些負面的情緒爆發。

    在只有一次的生命面前,再怎麼小心謹慎都不爲過。

    “你这个也太小心了吧。”

    一旁同樣準備試飛的馮吉明,坐在太陽傘下吃着水果,笑着對大股東說了一句,繼而對大股東身旁坐着的汪大小姐發出邀請:“汪總監,要不要坐我的那輛?”

    既然大股東要檢查一遍,他那輛飛機自然也順帶檢查一遍,時間耗着也是耗着。

    “小心無打錯,我還是覺得穩妥一點,更好。”

    吃着車釐子,汪曉筱沒有答應馮總經理的邀請,很是認可安小弟穩妥的想法。

    雖說在天上飛是挺讓人開心的一件事,但是想到上面真的掉下來,可真的是想逃都沒得逃,她就覺得安全還是得重視。

    “對了,我讓人研究了一套緊急逃生艙,你要不要來一套?”

    說起安全的事,周安安問了一下滿臉興奮的馮總經理。

    在得知杭城低空航線開放之後,周安安前幾個月就花費了500萬左右的資金,請某些民間末日強迫症的‘安全專家’研究出了一套緊急逃生艙。

    採用全新納米材料製成......1.5秒充氣完成,可承受500噸衝擊力......

    嗯,這個500萬隻是研製資金,材料費的話,一個逃生艙勉勉強強就150萬左右。

    直升飛機低空飛行,一旦出了問題,普通降落傘可起不到保護作用。

    這種緊急逃生艙製作了五個,每個逃生艙的保護質量是300千克,也就是兩個乘客。

    多备几个,只是为了有备无患。

    “逃生舱?给我来两套备用一下。”

    剛走過來的馮大少聽了,眼前一亮,立馬要來兩個。

    安全這種東西,他們這些一輩子吃穿不愁的富二代最重視了。

    人还在,钱没了,固然是凄惨;

    若是人沒了,錢還多得花不完,這輩子就白來一趟世間,更爲可憐。

    “行,300萬一個。我還有四個備用的,可以勻你兩個。”

    聽到馮大少的要求,周安安看在大家關係這麼好的份上,也就賺個100%的成本費。

    大家都是俱乐部的成员,谈钱太伤感情了。

    “嗯,我让人把款打过来。”

    對於這個價格,馮闔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意思,直接吩咐不遠處的女祕書安排打款。

    能讓這位惜命如金的大元老看中的救生艙,絕對值任何價。

    讨价还价,就俗了。

    “你也匀我两个,600万马上转你。”

    見五百年前的老家人也這麼看重安全,自覺還年輕的馮吉明立馬轉了口風,生怕大股東不答應,先讓祕書轉錢過去。

    “行吧,這四個先給你們,我再讓人造幾個出來備用。”

    眼看一轉手就把研究的費用都拿了回來,周安安也沒拖沓,很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要是俱樂部裏的人都買直升飛機搭幾個救生艙,估計他都能小賺一筆。

    “老板,已经检查完毕。”

    這個時候,身爲專職副駕駛的胡特過來彙報了一下檢查結果。

    “嗯,小小姐,咱们去坐坐。”

    “好。”

    點了點頭,周安安笑着跟一旁的汪大小姐說了句。

    原本,他今天是想帶女朋友的過來的,但是幼兒園剛好安排了幾個幼師的面試,極爲重視師資的史明暇只好說着抱歉,順帶安慰了他一個早上。

    如此情況,周安安就邀請了汪大小姐一起試飛。

    翱翔天際,自古以來都是無數有識之士的目標。

    不同於民航飛機的感覺,坐在豪華的大型直升飛機內部,因爲良好的隔音材料而沒有什麼噪音,悠閒地喝着茶,看着下方近距離的大好山河,是一種頗爲愜意的享受。

    “快看,那是什么直升飞机?”

    “好像不是电视台的。”

    “废话,看它们的体积就知道。”

    “好像是北美的西科斯基,價值至少一個億。”

    “一個億一輛......咱們杭城這麼多土豪的?”

    “我考,咱們杭城什麼時候開放的低空航域?”

    “前些天剛開放的通知,公告還掛在杭城政府網上呢。”

    “真是想不到啊,前段時間還有新聞說咱們杭城不少富豪團購了一批直升飛機,每輛也就幾百萬,和這個西科斯基相比,連兒子都算不上。”

    “哪个亿万富豪家的富二代出来现了?”

    “一來就是三輛,哪個豪門俱樂部的?沒聽說過啊。”

    “看这体型,好帅啊。”

    “要是我這輩子能買一輛這種直升飛機,那就完美了。”

    “醒醒,别做梦了。”

    ......

    在三輛大型直升飛機繞着杭城外圍飛行的時候,地面上的市民見到都停下腳步,擡着頭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周總啊,咱們不在飛機外面塗個公司標誌,可惜了。”

    坐在飛機裏享受着池祕書遞到嘴邊的葡萄,馮吉明看着遠處的西湖還有底下不少擡頭的市民,用無線對講機和大股東說了一句。

    他這架直升機可是掛靠在藍鯨娛樂的名下,省了不少稅,外面塗個公司名也是合情合理。

    “做人还是低调一点好。”

    聽着馮總經理愛炫的語調,周安安平淡地回了一句。

    這杭城作爲一省之首府,又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富達省市,一舉一動都被不少人關注。

    藍鯨娛樂雖說都是循規蹈矩,從不拖欠稅務,但是暗中盯着的人更是不少。

    低调做人,还是没错的。

    在周安安和汪大小姐翱翔天際的時候,巴拉巴拉網站的那個比心大賽第一名的視頻還在發酵之中。

    “唉,那個名流集團創始人真的是周安安嗎?”

    坐在教室裏,鄭雋莉問了問旁邊的女同學,得知消息小半天的眼裏依舊掩飾不住震驚。

    “那還有假,王敏都說了,她和史明暇還見過另外兩位美女。其中,那位美美網女總裁和周安安還是合作關係。”

    “真的啊???”

    “我還以爲只是有人和周安安長得有些像,沒想到周安安真的是名流集團創始人?”

    “那不是说,周安安的身价有上百亿???”

    “哇......”

    “史明暇的眼光真好,直接就找了個百億富豪當男朋友。”

    “你要是有史明暇的身材,你也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