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法師神殿 > 第一章 穿越
    趙誠坐在書桌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望着眼前陌生的環境,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穿越了。

    幾分鐘前,他還是一隻苦命的程序猿,在上司的要求下,沒日沒夜地加班,最終積勞成疾,猝死了。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他的靈魂竟然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成了這個名叫“艾倫・約克”的少年。

    此時此刻,他擡起頭,注意到自己正身處在一間奢靡華麗的臥室裏,蔚藍色的月光灑落在地,使氣氛寧靜而神祕。

    米白色的牆紙,裝飾有浮雕的天花板,華麗的枝形吊燈,掛着紫色幔帳的四柱牀,以及腳下柔軟舒適的地毯,彰顯出其主人富有而尊貴的身份地位。

    “看來,相比那些‘開局一條狗,裝備全靠撿’的穿越者,我的運氣還算不錯?”

    隨着他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屬於“艾倫・約克”的記憶,也一點一滴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艾倫・約克的父親,威廉・約克伯爵,是佈雷登王國東南肯特郡的領主。作爲全王國最有錢的貴族之一,難怪他住得起這種富麗堂皇的城堡。

    至于他的母亲,则在一年前因病逝世了。

    在這個貴族家庭中,艾倫排行第二,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

    很不幸,在父母的眼裏,艾倫一直是三兄弟中最不令人省心的那一個。

    身爲貴族次子,艾倫並沒有爵位繼承權。爲了讓艾倫將來能夠自力更生,威廉伯爵花費重金,把他送進全國最好的大學――坎布里奇大學,希望他能安安穩穩地畢業,找一份體面的工作,度過平凡而幸福的人生。

    但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艾伦却对此不以为然。

    他倔強地告訴父親,他的夢想是成爲一名魔法師。

    嗯……威廉伯爵必須得承認,在佈雷登王國境內,如果艾倫真的能當上魔法師,那麼他的前途將會一片光明。

    自從魔動蒸汽機被髮明出來之後,魔法師的地位在佈雷登王國內大幅提高,隨後,女王陛下在演講中提到“魔法是第一生產力”,更讓魔法師成了人人憧憬的職業。

    可以說,佈雷登王國近年來工業的飛速發展,以及在萬千位面不斷擴張的殖民地,都是建立在魔法的基礎上的。

    可問題在於,魔法師的前途雖然稱得上光輝耀眼,但也不是想當就能當的啊!

    這個神乎其神的職業,對於天賦的要求,可比艾倫想象中要嚴苛得多。

    幾個月前,威廉伯爵確確實實尊重了他的意願,替他請來了一位魔法師,測試他的魔法天賦。

    父親當時答應他:“如果你真的適合學魔法,那麼我會全力支持你追逐夢想。”

    很可惜,測試的結果令艾倫無比失望:他的精神力弱到可以忽略不計,至於魔法天賦,連合格線都沒法達到。

    好心的魔法師當時安慰他說:“孩子,擁有魔法天賦的人萬中無一,像你這樣,已經可以知足了。”

    “哦,”艾倫當時漫不經心地回答道,“我知道了。”

    威廉伯爵以爲,遭受這樣的打擊之後,艾倫或許會變得成熟一些,不再對魔法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他显然猜错了。

    艾倫依舊是老樣子,整天捧着魔法書不務正業,從未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因爲他多次考試不及格,坎布里奇大學的教授甚至還建議他退學,另謀出路。

    威廉伯爵對此焦慮不已,但艾倫依舊我行我素。

    “想逼我放弃魔法?没门!”

    “我可是未來的傳奇法師!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放棄魔法的!”

    …………

    實話實說,趙誠真不知道身體原主人哪裏來的信心。穿越到這樣一箇中二病少年身上,也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但他別無選擇。此時身處異世界,如果他硬要說自己是個天朝人,只會被當作神經病。

    對於“艾倫・約克”這個名字,他只能坦然接受。

    然而,就在這時,趙誠……不,應該是艾倫,忽然注意到,在他面前的書桌上,靜靜地躺着一本敞開的硬殼筆記本,它的紙張微微泛黃,顯然已經有了一些年頭。

    懷着好奇心,艾倫低下頭,想看看筆記本上寫着什麼。

    在湛藍色月光的照耀下,黑色的字跡與淺色的紙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令艾倫的眼睛微微感到有些刺痛。

    只见上面写着:

    “我們在黑暗中的父,萬千死靈的主宰,願衆人都尊崇您的威名,願逝者在您的眷顧下得以安息;

    “願您的旨意不論在冥界還是人間,都得以暢通無阻。”

    望着笔记本上的字迹,艾伦沉默了很久。

    他感覺到,當自己在心裏默唸這段文字,他的心跳微微加速,彷彿有一種神祕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甦醒,與他的靈魂發生某種難以描述的感應。

    他忽然想起,這本筆記本是身體原主人從家族城堡的閣樓裏偷出來的,封面上寫着“邪神筆記”、“高度危險”、“請勿觸碰”幾個詞。

    “邪神筆記”所記錄的,自然是召喚“邪神”的咒語,或是向“邪神”祈禱的禱詞。

    顯然,身體原主人是想要通過向邪神祈禱的方式,得到邪神的恩賜,改變自己的體質,從而擁有魔法天賦。

    可問題在於,如果“邪神”的恩賜真的這麼好拿的話,那麼他也不配當“邪神”了。

    這件事情的結果顯而易見:身體原主人的靈魂不知去向,邪神也沒有召喚成功,反而召喚來了一個剛剛猝死的穿越者。

    對於身體原主人的行爲,艾倫只想默默評價一句:“不作死就不會死。”

    他緩緩合上筆記本,將其推到桌子一角,隨後閉上眼睛,打算在黎明降臨之前,整理一下自己混亂的思緒。

    然而,就在他雙眼剛剛合上之際,他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心絃緊繃,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他清晰地看到,在他的意識深處,漂浮着一枚漆黑的晶石,彷彿深邃暗淡的黑洞一般,伴着他呼吸的頻率,悄然吞噬着周圍的光線。

    而在黑色晶石的周圍,還有無數枚細小的符文圍繞着它,漂浮,旋轉,爲它增添了幾分神祕色彩。

    艾伦并不知道这枚晶石究竟是什么。

    但他能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在它裏面暗藏着極爲強大的力量,以及一聲若有若無的、深沉的嘆息。

     PS: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求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