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失敗者之王 > 第一章 King of loser
    “限量豪车,镶钻手表,穿比基尼的女郎。”

    “私人飞机,度假小岛,金链锁住的猛兽。”

    羅迪用MP3瘋狂按着切歌鍵,手指抽搐似的不停狂按,把TXT文檔導入MP3中,翻閱着某本不知名的屌絲意淫小說,那上下猛摁的頻率,像是在摁一顆每按一下你最好的朋友就會胖一百斤然後你會獲得一萬元錢的按鈕,幾欲骨折。

    “人總是在他人的故事裏尋找慰籍,很荒謬,不是麼。”

    在那乾涸枯裂的嘴脣中,吐出這些詞彙,他亂糟糟的頭髮像是十幾天沒洗過一樣,這就是羅迪。

    然而凌菲并不理会罗迪的自言自语。

    “你把我叫到这里来究竟是干嘛?”

    膚白貌美大長腿,波浪捲髮碎花裙,狹長的丹鳳眼中帶着些許鄙夷,嘴角抽搐的模樣正在極力剋制着對羅迪的厭惡,但沒辦法,誰叫自己被羅迪給抓住了把柄。

    凌菲俯視着羅迪,因爲羅迪是坐在地上的,她發誓這是自己看見過的最不受人待見的人,沒有之一,至少從第一印象來說是這樣。

    羅迪一隻手臂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似乎是剛被人狠狠修理了一頓,四合院內乘涼老大爺般的白色背心,露出略黑的臂膀,一條石灰遍佈的牛仔褲,似是剛剛纔從工地回來,一雙深綠色的解放鞋,與商場內的華麗裝潢顯得格格不入。

    然而這些只是次要,凌菲並不會因爲他人的穿着打扮就去輕視一個人,她尊重勞動者,只是不喜與其接觸。

    讓她感到由衷鄙視的是,羅迪正坐在自動扶梯的下面,貼得極其之近,天知道他在幹什麼,也許是在偷窺那些乘坐電梯的女生裙下的風光。

    “我找別人要過你的聯繫方式,所有聊天軟件都試過,但好友驗證都沒有通過,盡數被拒絕了,真是個傲慢的女人,就像在論壇裏私信你說的一樣,我是來敲詐你的。”

    羅迪把MP3放進了褲兜內,一隻手撐在地面爬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凌菲柳眉輕蹙,因爲羅迪發的申請都是勒索一類的,正常人都不會通過的好嗎?是被羅迪整得不耐煩了才同意出來見面的。自己在夜店裏兼職做駐唱歌手,雖然也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但也從來沒對別人說過,因爲工作地點的特殊性,多多少少有些不合適透露。

    非要說把柄的話也只有這個了,凌菲不知道羅迪想對自己索要什麼,如果是錢的話,上萬就算了,幾千還可以考慮,至於其他的,凌菲想起了一些只存在於十八禁作品裏的情節,突然間有些想入非非,應該不會發生那種事吧?

    要說起羅迪,是濱海大學傳奇人物之一,也不知道是怎麼出的名,和學校裏最有錢的一個少爺,最漂亮的一個千金,以及一個神經兮兮的變態怪咖,統稱爲濱海大學最不能招惹的四人。

    但是最近这些人的名声都逐渐淡了下去。

    前段時間突然出現有人覺醒成爲異能者的消息,一些比好萊塢特效還牛逼的視頻流傳在各大網站,以及短視頻APP,但幾乎都是剛出現的瞬間就莫名消失了。

    但在最近,隨着覺醒者越來越多,無法再隱瞞下去,就在前兩週的時間,管控的尺度放開,所有的平民百姓都漸漸接受了這一事實。

    雖然說起來是近在遲尺的事情,但真正能覺醒的人,可能幾萬人裏面都出不了一個,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依舊是太過遙遠的事情。

    濱海大學作爲全國排名前十的大學,一般來說,能考上這裏的都不是天賦庸碌之輩,但隨着異能者的出現,讓本就不公平的社會,更加的歪曲。

    就算是蠢得像豬一樣的人,只要覺醒了能力,就能破格錄取,並且還開設了特別班級,集合最優秀的師資力量,培養最優秀的人才。

    前幾天新生入學的時候,整座濱海大學都鬧得沸沸揚揚,而濱海大學最不能招惹的四人也漸漸被遺忘,成爲了過去,學校論壇上討論的全是新入學的異能者,而不是過氣的“四大天王”。

     King of loser。

    別人這樣稱呼羅迪,凌菲從不去關注校園裏那些無聊人士發出的帖子,所以她並不知道這個名字的含義。

    凌菲琢磨着,萬一羅迪真的要是提出那些匪夷所思的十八禁要求,她會把羅迪的另一隻手也給打斷的,雖然羅迪被叫做什麼什麼王的,但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雖然還不確定,但凌菲感覺自己似乎也覺醒了能力,關於聲音方面的,以前的嗓子不跑調都難,現在則不一樣,而且自己發出的聲音似乎具有很多特性,可以破壞物體,也可以對人體產生催眠的效用。

    “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凌菲雙手抱懷,側過頭去撩了一下頭髮,羅迪的模樣讓人心煩,無論是工作兼職方面,還是研究自己的異能方面,她完全沒工夫搭理這個舊時代的人氣之星。

    “和我去一趟酒店,我想录一个视频。”

    罗迪这样说着。

    “哈?”

    凌菲俏臉一白,後退了幾步,沒想到羅迪真的會提出這種要求,這可怎麼辦纔好?要不要直接打斷羅迪的狗腿?還是先報警再說。

    “呵呵。”羅迪聳了聳肩,嬉皮笑臉的說道:“開玩笑的。”

    凌菲沒好氣的白了羅迪一眼,神經病麼這人是?

    羅迪掏了掏耳朵,慢悠悠說道:“不過,我的確是來敲詐勒索你的,但我現在還沒想好要你做什麼,等我想到後再告訴你,在這之前你要無條件服從我,叫你跑腿就跑腿,端茶送水之類的事情你都要做,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在夜店上晚班的祕密抖出去。”

    凌菲的拳頭不自禁的攢緊,眼皮抽了兩下,這比要自己去做某件事還要頭疼,等於說就直接變成了這貨的僕從,這小子想得也太好了吧?再說只是唱歌而已,在夜店上晚班?也太讓人誤會了吧?

    “我沒記錯的話,你今年才念大二吧,算是我的學弟,僅憑這樣一個祕密,就想讓學姐隨便聽你吩咐,是不是太過分了?”

    凌菲冷漠道。

    羅迪並不答話,只是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凌菲繼續說下去。

    凌菲望着羅迪那不屑一顧的冰冷表情,有些抓狂了,直接懟道:“另外……我不關注那些校園八卦,King of loser?屌絲之王?指的是屌絲裏面最強悍的那個麼?如果你的顏值,財富,智慧,隨便哪一樣比我強的話,我或許還能聽你的,給你獻獻殷勤,但是……拜託,你只是一個屌絲而已耶,嘖。”

    凌菲啧舌,轻蔑一览无遗。

    “呵,非要逼我說出口麼。”羅迪緩步靠近凌菲,爲了不在氣勢上輸掉,凌菲一雙好看的眼睛瞪着羅迪,不怕他做出什麼事來。

    盯着羅迪乾枯的嘴皮,凌菲覺得這傢伙真他媽需要一支潤脣膏,或許還需要一把剃鬚刀。

    凌菲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羅迪,心裏打起了退堂鼓,爲什麼這人臉皮這麼厚,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她開始認真思考King of loser的含義,按理來說Loser看到自己不是都會臉紅心跳,根本不敢搭訕麼?這貨是怎麼回事?

    只見羅迪湊到凌菲耳邊,低語道:“根據規定,覺醒能力,必須要向上面彙報,而你並沒有這樣做,讓我不得不開始思考其中的原因,我調查了一下你的背景,嗯……真是一段崎嶇的故事,你想用你的能力去……殺人麼?”

    凌菲怎麼想也不會想到,這麼隱祕的事情究竟是怎樣被羅迪發現的?自己和這人也許在學校裏見過幾次面,但從沒說過一句話,到底爲什麼盯上自己?

    凌菲已經徹底怔在了原地,羅迪發表着勒索成功的感言:“異能者……很荒謬不是麼,像是他嗎的屌絲意淫小說,其實我對我的外號還是蠻喜歡的,真是……一點也不想過時啊,得做出一點改變,我正在四處收集異能者,也許有點復古,我準備弄一個工會,就是勇者鬥惡龍冒險團那一套懂麼?我隨時歡迎你的加入。”

    羅迪搶過凌菲的手機,撥通了一串號碼,打給了自己智能手機時代僅存的小靈通,他的來電鈴聲竟然是武藤遊戲的處刑曲,讓人摸不着頭腦。

    羅迪接着說道:“隨時聯繫我,我有需要也會打給你的。”

    說罷,羅迪就往商場外走去,而凌菲已是有些打顫,自己被這個素昧謀面的男人吃得死死的。

    就在凌菲胡思亂想,羅迪冷不丁的來了一句:“對了,隨便哪一樣比你強的話,你就會給我獻殷勤對吧,這個怎樣?”

    咔!

    羅迪伸出沒被打斷的那隻手,喀嚓一聲打了個響指。

    应声而至。

    整個購物商場,陷入了一片黑暗,似乎是電閘被關掉一般,只有綠色的消防照明應急燈散發着微弱的光芒。

    大楼里传来顾客与工作人员的抱怨声。

    “怎么突然停电了?”

    “应急电源怎么也没启动?”

    “我呸……還是國內最知名的商場了,也太垃圾了吧。”

    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不绝于耳。

    凌菲如遭雷擊,難道羅迪也是一個異能者?天啊……這到底覺醒的是什麼能力?也太恐怖了吧,目前雖然還暫不得知,但是看起來,就像是怪物一樣。

    “猜一猜吧,我的能力。”

    言尽,罗迪扬长而去。

    只留下在一臉茫然的凌菲,這絕對是自己這輩子以來最詭異的一天沒有之一。

    只有羅迪自己知道,他所覺醒的能力是,時停,讓世界陷入靜止。

    很多人會這樣想,難道是他把時間暫停之後跑到控制室去關了電閘,然後又跑回來裝逼,這也太LOW了吧?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罗迪实则更LOW。

    因爲羅迪只是恰好知道今晚這裏會有消防演習,僅僅只是利用了這一點而已。

    羅迪的確能夠暫停時間,但只不過能暫停0.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