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失敗者之王 > 第二章 天启四骑士
    钢铁城市的夜空,是被人造光污染了的深红。

    路灯明亮,行人匆忙。

    凌菲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雙眼輾轉着,已經被羅迪搞得有些抓狂。

    雖然學校的宿舍也不錯,但凌菲需要有一個單獨的空間來練習自己的能力,爲了以防他人察覺。

    正如羅迪所說的一樣,覺醒了異能的人,必須到相關部門備案,否則的話,後果極其嚴重,將會承擔刑事責任。

    但是凌菲有着自己的打算,酒吧駐唱的兼職讓她有了一份收入,租了一套LOFT公寓,一個月的租金三千來元,作爲了自己的祕密基地。

    兩個二十出頭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笑着路過凌菲,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着什麼。

    凌菲只是翻了翻白眼,把胸前的布料往上提了一點,她也見怪不怪了,誰叫自己天生麗質,總是讓這些傢伙惦記呢?

    人類和動物的唯一區別在於,動物的發情期是分季節性的,而人類則是隨時隨地,凌菲這樣想着。

    她叫了一輛網約車,回到公寓的時候已是將近十二點的午夜。

    工業風裝潢風格的公寓帶着一份嚴肅,做舊的深色文化磚背景牆頗爲復古,上面裝裱着一些並不怎麼值錢的流水線抽象畫,凌菲按下開關,軌道射燈的光芒凝聚性極強,整片空間都明亮起來。

    進入家門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摘掉被汗液浸溼的BRA,隨手丟在了椅子上,然後一屁股陷入了沙發裏面,用遙控器喚醒了中央空調,深深呼出一口氣,享受着這一刻愜意的時光。

    凌菲百般无聊的拿出手机,翻出了VX。

    “啧……他们就永远都学不会。”

    凌菲扶額,煩悶的抓了抓頭髮,爲什麼這些傻瓜就總是孜孜不倦,不厭其煩的,熱衷於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呢?

     VX好友一号:

    下午2:46

    【今天是在忙嗎?我看你一直沒回我,我這裏有兩張搶到的免費電影票,要不要去看啊?】

    晚上10:51

    【晚安】

     VX好友二号:

    下午4:48

    【在吗?】

    晚上10:57

    【睡觉没?】

    【早点休息】

     VX好友三号:

    下午11:24

    【做小仙女太累了,做我太太好不好啊?】

    下午11:28

    【呵呵,你還有點傲嬌,只能使出我的殺手鐗了】

    【(图片)】

    【三分鐘內不回我的話,我就從天台跳下去噢】

    ……

    ……

    凌菲心情很快就平復下來,反正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早就習慣了,只是不明白爲什麼很多人情商就是如此之低,每一個合格的現代人,手機都是從來不離身的,沒有很快回復的話,就表示根本不想理你。什麼事情能緊急到不回覆在乎的人消息呢?諜戰還是怎麼着?

    出於基本的禮貌,畢竟也是經常打照面的人,凌菲認爲還是應該簡單回覆一下,內容都不超過三個字,也只有最皮的那個人,回了一個拜託你快點去死。

    電話通訊錄上的聯繫人不多,僅僅只有幾個號碼,除了家人以及少數幾個女性朋友外,還有一個是濱海大學公認的男神手機號,只不過現在又多出了一個。

    “My lord?”

    凌菲看着羅迪自己改的備註,雙眸虛眯一下,立馬把備註改成了背心SB。

    凌菲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纔好,絕不能就這樣乖乖就範任由羅迪擺佈,但是也不讓他把自己的祕密抖落出去。

    “该死!”

    凌菲腦中陡然浮現出找幾個酒吧的朋友教訓羅迪一頓的念頭,但立馬被打消,想到羅迪那一個響指就讓整個商場斷電的能力,到現在還心有餘悸,這到底覺醒的是什麼樣的恐怖能力?

    自从“福音”之后,地球就没有消停过。

    所謂福音,也只是網上流傳的一些中二叫法,還有的叫“天啓之日”,“新世代”之類的奇妙玩意兒。

    在那一天裏這個世界像是瘋了一樣,各種有生之年系列的天文現象在同一天內上演了個遍,同時還伴隨一些莫名樂器的詭異旋律籠罩了所有地方,當然凌菲自己是沒聽見過,只認爲是有人在蹭熱點杜撰虛假文章吸引眼球。

    但的確好像也是,在那一天之後,異能者的事情以恐怖的速度開始瘋狂蔓延發酵。

    就连凌菲自己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

    凌菲琢磨着該和羅迪講講道理,就算不成功,再不濟也讓他不要那麼過分,叫自己做狗腿子什麼的。

    但仔細想想還是算了,不能表現得弱勢,要表現得不在乎一點,讓羅迪陷入被動狀態,主動聯繫自己。

    凌菲決定還是稍微瞭解一下這個人爲妙,好來作出對策,她打開筆記本電腦,準備搜索一下羅迪的信息,畢竟此人不是什麼小角色,雖然不說很出名,但在濱海市最爲知名的幾個大學的共同圈子裏,說得上是一個傳奇人物。

    凌菲打开搜索引擎,直接输入了King of loser。

    结果显示出来的只有在线翻译的网站。

    凌菲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真蠢,真是腦袋都給氣糊塗了,她找到濱海大學的論壇,然後再開始搜索。

    不出凌菲所料,果然找到了很多關於羅迪的信息。

    雖然異能者新生的事件在最近轟炸了整個論壇,但濱海大學四大不能招惹的人,還是沒被完全過氣,搜索King of loser的詞條,依然有很多最近更新的帖子,不超過二十分鐘。

    【King of loser到底是個什麼鬼啊?我聽好多學長都在說,萌新求告知。】

    【屌絲之王?竟然莫名感覺這個名字很響亮,怎麼才能讓他罩我。】

    【我草草草草!大學生也這麼中二沙雕的嗎?你們搞什麼飛機啊?天啓四騎士這什麼跟什麼啊?我佛了……銀河雌性公敵,人類支配者,夜魔,可以,很奶思,挺有氣勢的,但這個King of loser是什么玩意儿?】

    看到這個帖子,凌菲也覺得很好笑,沙雕網友的智慧永遠是令人頭大的,雖然她沒有主動了解過這些,但也經常聽身旁的人說。

    銀河雌性公敵,自然是所謂的校花,想到這個,凌菲稍稍有些嫉妒。

    人類支配者,富有到爆炸的那個,洗腳水都必須用香奈兒5號的一位爺。

    夜魔……

    凌菲陡然感覺有些毛骨悚然,她實在不想在這大半夜的看見這個名字,四個人裏面,這是流傳度最廣的一個,一旦他發生了什麼,像是病毒一般極快的散播,因爲其可怕性。

    時不時宿舍熄燈以後,閒得發慌的舍友,就會開始講一些驚悚故事,關於夜魔,結果基本每次都嚇得人睡不着覺。

    這是一個很恐怖的男人,唯一的愛好就是惡作劇,出於某種變態心理。

    差不多已經過去一年了,那段時間他經常在午夜時分晃盪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尋找受害者。

    後來才知道,他乾的事和某則都市怪談一模一樣,與國外一個網友在論壇上分享的故事如同一轍。

    而那个受害人的口述也基本完全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