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失敗者之王 > 第四章 炸火腿肠
    翌日中午。

    階梯教室裏的學生陸陸續續收拾東西離開座位,而凌菲看着手機上的來電顯示,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怎么啦,是谁打的电话,怎么不接呀?”

    凌菲的閨蜜覺得有些稀奇,從未見過她對着來電顯示發呆的場面,一般來說,若是凌菲有好感的人,會立馬接起,沒有好感的人根本就不想搭理,直接掛斷。望着凌菲猶豫不決的神情,饒是有些新鮮。

    一個閨蜜悄悄湊近偷窺了一眼屏幕,看到這個人的備註,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頗爲八卦的打趣道:“背心SB是誰呀?對小男友的愛稱麼?”

    還有幾個女性也環繞過來,注視着凌菲的眼睛裏全是好奇的小星星。

    “不是小男友啊……沒什麼,你們先走吧,我留在這裏還有點事。”

    在凌菲百折不屈的態度,她的幾位好友依依不捨的離去,認爲凌菲絕對有了男朋友,再不濟也是個曖昧對象,不然不會這麼遮遮掩掩的。

    等到教室裏的人全部走完後,凌菲回撥了羅迪的電話,眉頭緊蹙着,雖然不知道羅迪打電話來的用意是什麼,但反正不是什麼好事。

    令人驚奇的是,羅狄的這個手機號居然還有彩鈴,而且是一首傳唱度超過十億,並經過幾十年大浪淘沙也沒有過氣的經典曲目。

    难忘~今宵~

    难忘今宵~

    凌菲額頭上不禁溢出一滴冷汗,該怎麼評價好呢?

    真不愧是king of loser吗?

    雖然論壇裏吹噓得多麼多麼厲害,像是耶穌在世一樣,但凌菲認爲其中肯定還是有許多添油加醋的成分,人就是這樣的習性,不編得假一點,又有誰會去看呢?假話總是比真話要來得更加有衝擊力。

    所以凌菲完全没有在怕的。

    不一会儿,就听到了罗迪那讨厌的嗓音。

    “女人,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你是爲數不多,敢掛我電話的人之一。”

    羅迪那邊所處的環境有些嘈雜,有很多人在交談說話的背景音。

    凌菲聽到這句話後翻了個白眼,又繼續掛斷一次,那SB絕對會再打過來的,凌菲這樣想着。

    長時間被男性跪舔的凌菲甚至產生了一種條件反射,她潛意識裏就認爲,很多男性都極其卑微,不管再怎麼給面子婉轉的拒絕,總是會恬不知恥的硬着頭皮屢敗屢戰。

    然而她卻忽略了一點,羅迪並沒有再接着打電話,只是發了一條短信。

    【名尚大飯店,二十分鐘內趕來,否則後果自負。】

    凌菲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氣得齜牙咧嘴,所以說……就已經開始了麼?自己的狗腿子生活就突然這麼的,毫無預兆的開始了?

    凌菲攢緊的拳頭都在微微打顫,但是沒有辦法,自己根本沒有任何膽量拒絕這個男人,自己覺醒異能的事並未向相關部門報備,萬一這傢伙把事情給抖出來,那麻煩就太大了。

    “名尚大飯店是麼?聽起來至少不是什麼蒼蠅館子,算了,去就去吧。”

    於是凌菲便開始拿出導航地圖搜索,看一看這究竟是在哪裏,反正下午也沒課,今晚上也不用去酒吧,還蠻空閒的。

    此時,教室門口傳來一個清秀的男性嗓音,把做賊心虛的凌菲嚇了一跳。

    “你果然在這裏,我聽你朋友說你還留在教室。”

    門柱旁倚靠着一個身形高挑的男子,似乎是可以擺出了POSE,高高瘦瘦的站在那裏,五官長相頗爲清爽,正是女孩口中比較乾淨的男子。

    凌菲嚇了一跳,還以爲是誰呢?原來只不過是舔狗四號,還差點擔心是哪個人又發現了自己的祕密。

    “你有什么事么?”

    凌菲叫好了去名尚大飯店的網約車,不想和舔狗四號做過多糾纏,時間比較緊,只有二十分鐘,天知道自己若是遲到的話,那神經病會幹出什麼事來。

    “你今天穿得還蠻漂亮的,是我最喜歡的類型。”

    白淨男生如沐春風的和煦說着,眸中泛起些許溫柔。

    “拜托,我哪天不漂亮,失陪,我要走了。”

    凌菲拉好了黑色皮夾克的拉鍊,刻意顯得土氣一點,今天的濱海市氣溫驟降,所以披上了一件外套。

    凌菲直接越过白净男生,都不带看一眼的。

    “別急,我知道你今天沒課了,晚上有空麼,一起去吃個飯,我費了不小的功夫才預定到那家餐廳。”

    白净男生带着一丝乞求意味的说着。

    凌菲完全不明白某些人的腦回路,拜託,都是現代人,誰還吃不起飯啊?很多人想用吃飯,看電影的藉口約女生出去,拜託用腦子想一想,找一點能打動人心的東西好麼?比如說我想請你坐我的私人飛機去馬爾代夫吃個晚餐再飛回來之類的東西。

    凌菲雖然不想用羅迪當擋箭牌,也不想和所謂的King of loser扯上什麼關係,但要是天天被羅迪當狗腿子使喚的話,遲早暴露,與其祕密的去見面,不如大方坦白和羅迪是朋友,反正遲早都會敗露,這樣的話損失可能會小一些,不然肯定很多傢伙會造謠自己是屌絲之王的女友吶,那些整天泡在論壇裏的無聊人士就專門幹這檔子事。

    “你知道King of loser吗?”

    凌菲冷漠说道。

    白淨男生聽到這個詞彙渾身一顫,像是被雷劈中一般,因爲羅迪曾經拿他的頭髮蘸溼了水,當拖把清洗教學樓走廊。

    還用着大義凜然的理由,說了一個關於炸火腿腸的故事。

    曾經有着一條小吃街,裏面有很多攤販都賣着炸火腿腸,經過協商之後都是統一賣的五元,但突然有一天,一個攤販突然背叛,他的炸火腿腸只賣四元,於是他的生意開始火爆起來,直接幹掉了所有攤販。

    然後炸火腿腸統一降低了四元,如此惡性循環反覆,直到最後,炸火腿腸越來越廉價。

     King of loser認爲要把所有舔狗都消滅乾淨,這樣一來,市場纔會迴歸正常。

    曾經白淨男生在跪舔銀河雌性公敵的時候,就被羅迪狠狠教訓了一頓,但至今仍然還是不長記性,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了跪舔凌菲。

    “当……当然知道,怎么了?”

    白淨男生,說話都開始打結巴,開玩笑,濱海大學最不能招惹的四人,天啓四騎士之一,誰能不知道啊?

    “我要去见他,拜拜。”

    凌菲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呆若木雞的白淨男生,回想起被羅迪所支配的恐懼。

    十八分钟后。

    當凌菲來到名尚大飯店時,陡然開始後悔,自己還不如接受白淨男生的邀請,一起去吃個飯吶。

    因爲名尚大飯店,赫然是一個大排檔,還有簡易木桌擺在街邊上那種,而羅迪坐的正是街邊上的座位。

    唏噓的胡茬,亂糟糟的頭髮,因氣溫驟降而穿上軍大衣,模仿大佬的穿衣方式披在背後。

    然而最騷的是,羅迪竟然戴了一個騷包到炸裂的深紅色復古圓框墨鏡,逼格瞬間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羅迪從軍大衣內兜裏掏出一盒七元五的紅塔山,抽出一支給自己點上,並拿出小靈通看了看時間。

    “嗯,沒有遲到,但幾乎是踩點來的,這次就暫且饒過你,坐吧。”

    也不知道罗迪的脸皮有几光年厚。

    凌菲認爲能在這種地方吃出牌面的,也恐怕唯有這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