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瘋狂遊戲城 > 第1章 初始副本
    虛幻的光芒籠罩,身體像穿過一層水幕,柔美的女音在陳濤耳邊響起。

    “玩家初次进入・・・・・・”

    “个人属性检测中・・・・・・”

    “初始副本正在生成・・・・・・”

    眼前的光芒逐渐凝聚,变作半透明的文字。

    背景:【X市研究所的生化武器大面積泄露,民衆接連變成喪屍,爲控制感染源不擴散,城裏外出路徑被切斷,存活人類無法逃離,各自搶佔一切資源,力求存活至救援到來】

    主线任务:【存活十天】

    支線任務(可選):【副本結束前救下存活人類,成功救助人類,可提高通關評價】

    (新手提示:有時候,活下來纔是你這菜鳥該考慮的,死了就是真死了。)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半透明文字持續了3分鐘,給足了陳濤閱讀的時間。

    3分鐘過後,陳濤身體能動了,眯着眼打量周圍昏暗的環境。

    殘磚碎礫,空氣還算流通,看起來是在在即將倒塌的房屋牆角。

    房樑倒下形成狹窄的三角空間,撐出個能勉強活動的位置。

    左下角有個缺口,些許光線照進來,以陳濤精瘦的身形恰好能爬出去。

    看過副本背景,知道外面喪屍橫行,陳濤沒急着出去,心中默唸,“屬性面板。”

    随着他心中默念,半透明的文字在眼前浮现。

    【姓名:陈涛】

    【年龄:14岁(男)】

    【生命:100%】

    【体力:100】

    【力量:E】

    【敏捷:E】

    【体质:E】

    【精神:F-】

    【感知:F-】

    (評價:你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力量、敏捷、體質,簡而概之,你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新人)

    誒我就曰了狗了我套,這什麼鬼評價,要你評價了嗎?!

    陈涛嘴角抽搐的关掉属性面板,弓着身站起。

    藉着微弱的光芒,小心的在周圍殘磚碎礫裏摸索。

    兜兜轉轉摸索了片刻,粗糙的磚石中忽然多了抹不一樣的觸感。

    陳濤臉色一喜,小心扒開周圍的碎石,藉着昏暗的光線,確定那不一樣的觸感是條揹包的肩帶。

    快速清理扒开碎石,将脏兮兮的背包拉出。

    【破损背包:能装纳些许物品】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備註:牛皮製造,耐性十足,它其實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差】

    看完揹包的屬性,陳濤拉開拉鍊,從裏面找到些小東西。

    【碎裂的壓縮餅乾(3):服用後回覆25點體力與10點生命】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備註:雖然看起來很小,但它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

    【微瓶装矿泉水(2):服用后体力+5】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備註:有時候水比食物重要,雖然它確實少了點】

    ・・・・・・

    把東西塞回包裏,外面的光線越來越暗,他在這狹窄的空間幾乎看不見東西。

    带上背包爬到缺口处往外看。

    外面天色已經徹底暗下來,街道兩旁的路燈線路遭損壞,發出“滋滋”聲響,白熾燈光閃爍不定。

    街道上各式車子橫七豎八擠作一團,些許已經爆炸燒燬,剩下漆黑的空殼。

    難以分辨部位的人體殘骸隨處可見,乾涸的鮮血變成黑色污跡。

    汽油、鮮血、腐爛惡臭、以及燒焦的味道在空氣瀰漫,讓這個城市顯得一片狼藉。

    觀察片刻後,陳濤確定這裏是相對空曠的居民區,高樓大廈的商業區在城市的另一邊。

    從碎礫中爬出來,不等他站直,剛爬出來的廢墟便徹底塌陷,代表着他必須要去找新的‘安全屋’。

    將牛皮揹包背在身上,陳濤往燈光較暗的居民區深處走去。

    副本的主線任務是存活十天,揹包裏那點食物和水支撐不到第十天。

    他必須去找足夠的食物,以及新的‘安全屋’。

    燈光明亮的商業區,估計已經被存活的人類挖地三尺搜過,想找到有用物資不現實,就算有,也肯定沒那麼容易拿。

    太過明亮的位置,會不會吸引喪屍先不說,剩餘的人類可能也會在那。

    在不清楚這些人是否有武器,是否心懷善意前,貿然過去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走了十來分鐘,看到不少被啃食過的肢體殘骸,所謂的喪屍也見到幾個。

    膚色灰白,通體散發腐爛的惡臭,行走速度和常人相差不大,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喘息。

    遠遠繞開這些喪屍,在距離他最近的一盞路燈已經超過三十米時,他看向周圍的建築。

    剛升起的月光下,這些建築披上一層銀紗,在死寂的環境中如同鬼屋。

    沒有再往深處走,陳濤用揹包的肩帶綁在左臂上,將小臂包裹。

    右手撿了塊不規則的碎石,緩步靠近離他最近的房屋。

    到窗口位置站了片刻,黑暗的環境中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用聲音和味道來確認裏面是否有喪屍。

    有腐烂的恶臭,但没有野兽的喘息声。

    沒有遲疑,陳濤推開已經被破壞的大門,用包着牛皮揹包的左手擋在身前,右手握着碎石隨時準備攻擊。

    月光從門口折射進屋,讓陳濤看到屋內翻倒的傢俱,滿地乾涸的血跡和碎肢殘骸。

    一具被打碎腦袋的腐爛屍體,倒在門口不遠的位置。

    皺眉越過腐爛惡臭的屍體,在屋裏快速翻找,只在廚房角落,傾倒的櫥櫃下找到把短刀。

    【短厨刀】

    【攻击:较低】

    【类型:匕首类武器】

    【是否可以带出副本:否】

    【備註:尖銳而鋒利,就算是孩童拿在手上,它也具有一定的殺傷力】

    扔掉碎石,拿着短廚刀回到大廳,正準備離開時,門外傳來野獸般的喘息聲。

    陈涛皱了皱眉,蹲坐在翻倒的沙发后躲着。

    用左手的牛皮揹包捂住鼻子,畢竟旁邊那腐爛的屍體實在太臭。

    躲了片刻,門外的喘息聲一直徘徊不去,似乎還有往這邊靠近的意思。

    难道丧尸还有分辨味道的能力?

    疑惑的从沙发后探头看了眼。

    門外的月光下,一個膚色慘白泛藍,衣衫襤褸的喪屍正不斷抽着鼻子,緩步朝門口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