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瘋狂遊戲城 > 第2章 日记
    泛蓝?

    陳濤收回目光,看了眼旁邊那具被打碎腦袋的灰白色腐爛屍體。

    沒空深究,蹲坐改爲蹲身,腰背弓曲,大腿緊繃,理了理左手裹着的牛皮揹包。

    “嗒,嗒,嗒・・・・・・”

    不緊不慢的腳步聲走進入屋後,步伐明顯加快,這泛藍的喪屍似乎已經確定陳濤的位置,滿是血污的雙手前伸,向傾倒的沙發後衝來。

    陳濤心跳微微加快,握着短廚刀的右手捏得指關節發白。

    緊繃的大腿猛然發力,像只靈敏的猿猴般竄出,一腳踹在衝過來的泛藍喪屍右小腿上。

    “啪!”

    一聲悶響,陳濤感覺他像踹到了鋼筋水泥上,反震力傳來令他左腳發麻,竄出的身形猛然頓住,沒能順勢滾到旁邊。

    而泛藍的喪屍被踹得趔趄倒下,正好張嘴咬向把他踹倒的陳濤。

    猙獰泛藍的腐爛臉龐快速靠近,陳濤雙眼圓瞪,裹着牛皮揹包的左手擋向身前,握着短廚刀的右手肌肉緊繃。

    “噗・・・・・・”

    左臂一沉,喪屍牙齒咬進牛皮的聲音響起,小臂上能清晰察覺到牛皮遭到的擠壓。

    右手一揚,像打了記右勾拳,將短廚刀捅到咬着牛皮揹包的喪屍腦袋裏。

    刀身從它左側太陽穴捅入,徹底沒入這喪屍的腦袋,右側的太陽穴微微透出些許刀尖。

    牛皮揹包上的咬合力消失,趁這喪屍腦袋裏的烏黑血液還沒流下來,陳濤將這喪屍推到一旁。

    “這應該是變異過的喪屍吧?力氣大得誇張。”

    打量着兩具喪屍的不同,陳濤把短廚刀上的血跡放到泛藍的喪屍身上擦乾淨,忽然發現這喪屍胸口的口袋微微發亮。

    一腳把這喪屍挑了個鹹魚翻身,一個銀色的物件落下來。

    【打火机:能轻易点燃易燃物】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備註:防風煤油火機,製造精良,打着後扔出去也不會熄滅】

    ・・・・・・

    陳濤饒有興趣的打量這打火機片刻,順手收進還能用的牛皮揹包。

    想了想,把兩具喪屍身上的衣服扒下來,確定沒其他物件後,將這些衣服綁在左手的牛皮揹包上,當做皮革布料製造的臂盾。

    “重是重了点,不过应该有点作用。”

    揮了揮左手,適應了上面的重量後,陳濤拿着短廚刀離開屋子。

    以這間屋子爲中心,向周圍的房屋進行輻射探索。

    一直找到深夜,在身體出現疲倦感時,眼前跳出個虛幻提示。

    【体力:19/100(乏力)】

    側頭看了眼窗外月光下游蕩的喪屍,陳濤吐了口氣。

    花費將近半個晚上的時間,他找到的有用物資不多。

    登上這間屋子的閣樓,蓋好蓋板躺下,伸手把牛皮揹包裏的東西取出。

    除了剛開始的壓縮餅乾和微瓶裝礦泉水外,另外多了幾樣。

    【巧克力棒(2):食用後回覆10點體力與5點生命】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備註:高熱量的甜食,吃了能讓人心情愉悅】

    ・・・・・・

    【日记本:记载了某人的日记】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备注:它上面沾染了血,或许会影响阅读】

    ・・・・・・

    拆開一包壓縮餅乾放入口中,就這天窗照落的月光打開那本染血的日記本。

    灾后第61天,晴

    不敢相信,我在這鬼地方活了整整61天!周圍的喪屍越來越多,食物越來越少,還活着的人都快瘋了!是的,我也快瘋了!

    灾后第64天,晴

    隔壁安德魯一家死了。我就站在閣樓上,看着他們出去找食物,被一羣喪屍圍起來分食。或許這也是我的結局・・・・・・

    灾后第66天,小雨

    我看到了什麼?一羣強盜入室搶劫?我沒法幫助那可憐的小姑娘,甚至不能暴露自己,只能看着她被侮辱。他們的武器太多了。

    灾后第67天,阴

    最后的食物吃完了,我可爱的小玛丽生病了。

    灾后第68天,大雨

    餓了一晚上,我決定趁體力還足夠,出去找食物和退燒藥!我可憐又可愛的瑪麗,一定要等我回來。

    ・・・・・・

    到了這一頁,日記後面一片空白,前面的內容則被鮮血覆蓋,黏成一團看不到。

    放下日記本,陳濤把最後一點壓縮餅乾塞入口中,看着體力緩緩提升。

    從日記的記錄情況看,這城市裏有羣人,擁有很多武器,而且行爲並不友好。

    尽量别在白天行动・・・・・・

    思量片刻,陳濤把東西收拾好,改變休息的念頭,決定趁夜繼續搜尋物資。

    照舊把牛皮揹包裹在左臂,不過沒再要那些喪屍的衣物。

    绑的太多,体力下降快,得不偿失。

    悄声打开盖板下去,一路往居民区深处走去。

    雖然徹底遠離了燈光,但此刻月光皎白,眼睛適應後倒也能輕鬆看清周圍的環境。

    連續繞過十來個喪屍,走過幾個路口,到了一條商店街。

    這條街比之前的街道看起來更亂,雜亂的傢俱被拖到店鋪門口,車子橫七豎八徹底堵死街道,殘骸碎肢也更多。

    汽油味、腐烂味、血腥味充塞了这里的空气。

    站在街口的位置觀察片刻,挑了間看起來沒被傢俱堵得這麼死的店鋪。

    刚进去,就听到野兽般的喘息声。

    而這喘息聲也因爲他進來時的輕微聲響,開始往他這邊靠攏。

    “難怪這家店看起來沒這麼亂,原來已經有‘主’了。”

    輕聲嘀咕着,一個膚色灰白的喪屍漆黑的店中走出,沒有跑,速度不快跌跌撞撞的走來。

    看清这丧尸的肤色,陈涛主动上前。

    裹着牛皮背包的左手扬起,送到这丧尸面前。

    丧尸张嘴便咬,双手抓向陈涛的胸膛。

    感受着左臂上牛皮揹包傳來的壓迫感,陳濤右手一揚,短廚刀捅入它的太陽穴中。

    扶着這徹底死去的喪屍悄聲蹲下,快速在它身上摸索一番。

    沒找到有用物資,陳濤立馬進店搜尋,在一個櫥櫃的夾層找到七八個罐頭和兩瓶水。

    一股腦的塞進牛皮揹包,正想繼續搜尋時,外面忽然傳來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