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瘋狂遊戲城 > 第6章 逃杀
    惨叫很快戛然而止,变成“嗬嗬”的抽气声。

    捏着陳濤脖子的壯漢眉頭緊皺,粗壯右臂發力的同時,左手伸向腰間的手槍,回頭看向拐角後。

    那“嗬嗬”的抽氣聲他聽過很多次,那是人被劃破喉嚨後,下意識發出的抽氣聲。

    從之前的慘叫聲看,被劃破喉嚨的,應該是他那毛躁的同伴。

    所以他要先捏死手裏的小子,再回頭開槍打死或威懾另一個女人。

    然而他剛轉過頭,看到他同伴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時,右手手腕傳來刺痛感。

    吃痛之下他立即鬆開陳濤脖子縮回手,看到手腕被劃了道口子,大量鮮血噴涌而出。

    “该死的,给我去······”

    他話音未落,被鬆開脖子的陳濤手中短廚刀猛然前捅,準確的扎向這壯漢的心口。

    只是這壯漢裏面不知穿了什麼,短廚刀只捅進去2公分便被卡住,讓陳濤心頭狂跳。

    “啊!”

    壯漢痛叫一聲,擡腳就踹向陳濤腹部,同時腰間手槍拔出指向陳濤腦袋。

    但他右腳剛擡起,陳濤的左手便一拳搗在短廚刀刀把,讓短廚刀刀身徹底扎入壯漢心口。

    “呃啊······”

    壯漢口中發出吃痛嚎叫,心臟被刺破,渾身力氣在消散。

    右腳踹在陳濤腹部沒了力道,甚至連左手的手槍都覺得異常沉重,無力再扣動扳機。

    “呲!”

    短廚刀攪了一圈後拔出,帶出一股熱血,噴得陳濤滿頭都是。

    陈涛退后两步,瞪圆了眼珠看着这壮汉倒下。

    聞着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以及身上黏糊的熱血,他喉嚨嚅動兩下,強烈的嘔吐感升起,讓他忍不住連連乾嘔。

    “第一次杀牲畜吗?”

    米婭的聲音傳來,讓乾嘔的陳濤稍有分心,轉頭看過去,見她正蹲在一具屍體前摸索。

    “別浪費時間。”摸出一把手槍,米婭看了眼陳濤出聲催促。

    她嘴角有血迹,显然刚才被打得不轻。

    陳濤點點頭,深呼吸兩次,讓大腦裏的混亂放空。

    强忍着呕吐感,蹲在死去的壮汉面前摸索。

    摸出手槍、對講機、兩包餅乾以及一小瓶礦泉水。

    把餅乾和水塞進牛皮揹包,手槍和對講機別在腰上。

    猶豫片刻,把壯漢的外衣扒了,看到裏面有件黑色背心。

    毫不猶豫的把這件略沉的背心扒下穿到身上,正想起身時,腰間的對講機響起:

    “汉克,彼得,他们有去你们那吗?”

    米婭看了眼陳濤腰間的對講機,“留着,聲音調小點,我們先上去。”

    說完她便爬上樓梯,探頭在下水道口看了看後,利索的爬上地面。

    陳濤調小音量後跟上,期間對講機裏不斷傳來話語:

    “你們兩個該死的蠢貨在幹嘛?!快回話聽到沒有!”

    “該死,回去我一定會讓頭兒狠狠的踹你們的屁股!”

    “汉克?彼得?”

    “法克,出事了!貧民區的法令廣場,馬上把狗帶過去!”

    聽着對講機裏傳來的話語,米婭咒罵了一句,領着陳濤跑向廣場西面的小巷。

    陳濤雖然也學了基礎偵查,但對附近地形完全不熟悉。

    況且他以前連手槍都沒摸過,所以不會自大到說什麼反殺的蠢話,緊跟在米婭後面跑路。

    跑了七八分鐘,周圍開始傳來狗吠聲,而且不止一隻。

    又两分钟后,陈涛明显察觉犬吠声在靠近。

    最重要的是,有槍聲及劇烈的爆炸聲響起,震得周圍房屋的門窗不斷顫動。

    “该死该死该死!”

    米婭聽着爆炸聲低罵,她特意往有變異喪屍的地方跑,就是想拖延追蹤者的腳步。

    但沒想到這些人居然連手榴彈都帶過來了,這讓她有些絕望。

    陳濤拔出腰間的手槍,低聲開口,“往有喪屍的地方跑,去喪屍堆裏,拼一把。”

    米婭聞言看了眼他,點點頭後同樣拔出手槍,加快腳步跑向左側的小巷。

    隨着周圍的犬吠、槍聲、爆炸聲靠近,米婭選擇的路線也越來越多喪屍。

    不到三分鐘,兩人身後就追着十來個變異喪屍,更後方還有一大羣普通喪屍。

    丧尸群浩浩荡荡,恍若洪流般紧追不舍。

    這般大規模的喪屍羣,聲勢浩大,引起周圍更多的喪屍靠攏。

    後面的追蹤者也發現了這羣喪屍羣,此刻遠遠的跟在後面,也不敢靠近。

    米娅的侦查等级显然不止‘基础’这个等级。

    距離前方的十字路口還有二十米,她便一臉絕望的開口,“不行了,太多了,前面全是喪屍。”

    “冲过去!”

    陳濤沒廢話,把這‘老式’手槍的保險打開,左手倒握短廚刀,腳步加快越過米婭。

    他不想讓那幫強盜來決定生死,更不想死在這。

    剛衝到路口,左右兩側便撲過來三個喪屍,前方拐角也陸續走出五個,將路口堵得嚴嚴實實。

    虽然没用过枪,但他也在网络上看过。

    知道槍械反震力巨大,準頭也不像想象中那麼容易掌握。

    所以他在看到丧尸时没有立即开枪。

    粗略估算左右兩側三個喪屍的距離和速度,身形向左,一腳踹向左側撲過來的喪屍小腿,把這喪屍踹得向前傾倒。

    這喪屍剛倒下,他便側着身緊跟蹲下,左手倒握的短廚刀扎入這喪屍的後腦勺。

    鬆開紮在喪屍後腦勺上的短廚刀,他雙手握着手槍轉向右側,恰好抵在右側最先撲過來的喪屍額頭上。

    在这丧尸双手抓向他肩膀时,扳机扣动。

    “呯!”

    巨大的後坐力震得陳濤雙臂一抖,蹲着的身體險些沒一屁股坐到地上。

    而手槍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槍口上的喪屍腦殼掀飛,濺起大量黑色惡臭的液體。

    此時右側的第二個喪屍張開滿口黃牙撲過來,但他飛撲在半空,便被陳濤扔掉手槍後,雙手撐地,一腳踹在它胸口,將它踹到側邊。

    左手一抄,將捅在第一具喪屍後腦勺上的短廚刀拔出,乾淨利落的扎入這喪屍的太陽穴。

    短時間內連着幹掉三個喪屍,後面的米婭此刻才趕上來,對陳濤的身手有些驚歎。

    但陳濤沒空去看她表情如何,前面的五個喪屍已經衝過來,後面的十來個變異喪屍也已經追到不遠處。

    迅速把手槍和短廚刀別在腰上,抱起身旁一具乾瘦喪屍的屍體雙腿,雙目圓睜的衝向前面五個喪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