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之劍神無敵 > 第6章 一生行事,自有原则!
    當葉歌淡漠無情的聲音響起時,西服司機和衆多魁梧男子俱都驚駭欲絕,彷彿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

    他们也就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但过了两秒后。

    他們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部位,發現並沒有中劍流血,也沒有感到一絲疼痛,不由喜從悲來,縱聲大笑。

    “哈哈!我沒事!這小子就是在扮豬吃老虎啊!”

    “呵呵!終於見識到了什麼是一逼更比一逼高!”

    “哥们,都给我上,宰了这小……”

    結果,就在他們想要拎起鐵棍,衝向葉歌的時候。

    “啪嗒!”

    “咚咚咚……”

    每條鐵棍都斷裂成三四截,那三支火槍更是從中裂開。

    然後在西服司機和衆多魁梧男子驚駭目光的注視下,鐵棍紛紛落地,裂開的火槍也摔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碰擊聲,不絕於耳!

    當這些聲音落入西服司機和衆多魁梧男子耳中時,頓時讓他們膝蓋一軟,就要給葉歌跪下!

    特么的!

    一剑就把铁棍和火枪削得断裂!

    这绝对就是传说中的剑仙啊!

    要是那一剑击在自己的身上……

    西服司機和魁梧男子們一想到這個結果,就汗毛倒豎,不寒而慄!

    他們的整個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連牙齒都在打哆嗦!

    他們更是從心底涌起了一抹深深的恐懼,也明白一個事實。

    眼前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少年,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得起的!

    “还请英雄饶他们一命。”

    第一輛越野車後座的車門,終於打開,趙雲洲從裏面彎腰走了出來,面帶笑容朝葉歌道,“在下趙雲洲,來自江南市第一武館,不知道英雄出自哪個門派?”

    “我還以爲你想做個縮頭烏龜,一直躲着不出來!”

    葉歌呵呵一笑,“我?無門無派!只是路過,聞到你們車上有靈藥的味道,所以想買一份。”

    趙雲洲眉頭輕皺,對葉歌說的話有些不喜,這是在變相罵他老烏龜?

    接着趙雲洲的心裏也涌起幾分詫異,想不到葉歌居然能夠聞到靈藥的味道,這是什麼能力?

    最後趙雲洲瞪了一眼西服司機,這才朝葉歌笑道,“原來都是一場誤會,既然英雄有所需求,趙某自然不敢拒絕!老黃!快去把後備箱都打開,讓這位英雄隨意挑選。”

    西服司機哪裏還敢說半個不字,招呼其他的魁梧男子,就去打開三輛越野車的後備箱。

    同時西服司機的心裏也後悔無比,要是他剛纔沒有那麼衝動,就不會有後來發生的事。

    再想到葉歌那一劍的風姿,依然是讓西服司機遍體生寒,那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快的劍!

    不!

    他甚至连那把剑是什么样的,都没有看清楚!

    真是可怕得要命!

    “英雄,您這邊請!您看中哪份靈藥,隨便拿,而且不要您的半分錢!”

    西服司機露出一臉諂媚笑容,對葉歌尊敬無比,甚至彎下的腰,都快要垂到地上。

    只不過他的心裏卻在嘀咕,反正這些靈藥,最高的也就是二品,唯一的一株三品靈藥,被放在保險櫃裏,你再厲害也不能聞到保險櫃裏的靈藥吧?

    结果。

    他的這個念頭纔剛剛升起,就見葉歌站在原地,伸手一指第一輛越野車,“我要和你們買的靈藥,在這輛車裏面。”

    西服司機和其他魁梧男子聽後,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不是吧?这样都能闻到?

    那株三品灵药,可是放在保险柜里啊!

    赵云洲的面色也微微一沉,没有立即说话。

    因爲那株三品靈藥,是他用來治癒周老的傷勢!

    其他的靈藥都可以丟,但唯獨這株三品靈藥,他丟不起!

    “英雄,恕趙某說聲抱歉!其他的靈藥都可以賣給你,但唯獨這株靈藥,趙某不能賣!”趙雲洲沉聲說道。

    他也做好了拼死保护三品灵药的准备。

    西服司機和衆多魁梧男子,也都如臨大敵,紛紛走上來圍在趙雲洲的身前。

    如果葉歌想要殺死趙先生,除非踩着他們的屍體過去!

    “这样啊。”

    不料,葉歌聽後,搖了搖頭,而後轉身離開,“那我也不強人所難,你們走吧。”

    雖然服下那株三品靈藥,能夠幫助葉歌突破到練氣境二層,甚至是三層!

    但他并非强盗,不会做出强人所难的事情。

    剛纔出手,也只是因爲西服司機和衆多魁梧男子在威脅自己!

    叶歌仗剑一生,性格如手中之剑,宁折不弯!

    同时行事也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有人威胁自己,自然也会给别人一个下马威!

    但是!

    剛纔有人膽敢開槍的話,那很遺憾,此刻已經成爲葉歌的劍下亡魂!

    看到葉歌轉身就走,毫不拖泥帶水,趙雲洲和一衆保鏢,都當場傻眼了。

    “赵先生,这算是怎么回事?”

    “他真的就这么走了?”

    “他不會又突然出現,殺我們一個回馬槍吧?”

    聽到保鏢們的議論,趙雲洲望着漸漸消失在森林中的葉歌,忽然發現自己看低了這個傢伙,隨即搖頭道――

    “英雄行事,果然都有自己的底線!放心吧,他說不強人所難,就絕對不會再回來!這一點我相信他!走!我們回去,把那株三品靈藥儘快交給周老。”

    “是!”

    很快,三輛越野車啓動,載着滿車的靈藥,繼續朝着目的地駛去。

    “只要周老服下三品靈藥,恢復傷勢,那江南第一武館,必定能夠重振雄風!也能壓過張家一頭!”

    趙雲洲坐在車上,想着一些事情,忽然心頭一動,不知爲何又想到了剛纔見過的葉歌。

    “如果剛纔能說服那位英雄,加入我們的武館,想必會是如虎添翼吧,可惜了……”

    剛纔葉歌出劍的時候,趙雲洲也看見了,亦爲之驚豔!

    但以他練氣境五層的修爲,居然看不清那把劍在哪裏!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

    當他想要查探葉歌的修爲時,竟然發現對方身上籠罩着一層迷霧,完全看不真切!

    這種感覺,趙雲洲只有在面對周老的時候,纔會產生,沒想到剛纔的葉歌,居然也會給他這種感覺!

    所以剛纔趙雲洲纔沒有貿然出手,擔心會吃個大虧!

    “又是一位高人吗?”

    趙雲洲想着靈氣復甦的這兩年,全國各地涌出的高手,已經越來越多,自己要是再不抓緊修煉,遲早會被他們拋棄。

    “等周老的傷勢恢復,我就開始閉關修煉吧。”

    趙雲洲心裏剛作出這個決定,就接到一個電話,是周老最親近的管家打來的。

    “彭伯,周老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趙雲洲按下接聽鍵,笑着詢問起周老的傷勢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