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總是懷上神明怎麼辦 > 第五章? 诅咒
    “原来是你……”

    林陌望着茶几上那個神色落寞的玩偶,心情有些複雜。

    沒想到……玩偶內的靈魂,居然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

    他雖然也是‘林陌’,連長相都幾乎一樣,但卻是來自平行世界的穿越者,現在的行爲等於是‘鳩佔鵲巢’。

    他因此获得了新生。

    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却是沦落到这种地步。

    那玩偶擡起頭望着林陌,見他沉默了,朝着他擺了擺手,拿起筆芯在白紙上寫下了一行字:

    “放心,等到明天,我的靈魂就會消散了,對你沒威脅,我也不想和你爭。”

    林陌微微皱眉,说道:“明天?”

    那玩偶又在纸上写道:

    “那個女人說,我的意志太脆弱,只能堅持十七個小時。”

    林陌嘆了口氣,說道:“林陌,有些話太虛僞,我就不說了,在另一個世界,我本來也是死人,現在獲得了新生的機會,抱歉,我不打算讓出這個身體……但有機會的話,我會幫你報仇的,就當是謝禮吧。”

    玩偶卻是嘴角翹了翹,握着筆芯寫下了兩行字:

    “我本來就是死人,沒想到你還能借助我的身體復活,我的身體能遇到你這麼坦誠的主人,已經值得慶幸了。”

    林陌沉默了一下,說道:“放心,以後我依然是林陌,你還有什麼心願嗎?”

    玩偶迟疑了一下,在白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你有我的記憶吧?有空的話,回去看看我的養父吧,讓他少喝點酒。”

    林陌用指尖揉了揉太陽穴,微微點頭道:“好,我知道了。”

    他不由得在心中暗叹一声。

    不愧是我。

    哪怕是平行世界的我,也是如此恩怨分明,並沒有因爲自己的身體被奪走就失去理智……

    說起來,前身本來已經是死人了,若非是因爲他的穿越,引來了肚子裏的這個小傢伙的寄宿,也無法復活。

    所以,他也不欠前身什麼,有機會還了這個恩情,就足夠了。

    林陌將水果刀放在一旁,沉吟了少許,說道:“不過,我還是有些無法理解,既然那個女人殺了你,將你的靈魂縫入玩偶之中,讓你變成她的傀儡,爲什麼你還要聽從她的命令?沒想過報復她嗎?”

    玩偶小小的臉上露出一絲苦澀,微微搖頭,抓着筆芯在紙上寫道:

    “她用那些線將我的靈魂縫入布偶之後,我就無法違抗她的命令了,就像是扯線木偶一樣,跟着線一起動很輕鬆,但反抗就會非常痛苦。”

    “线?”林陌微微皱眉。

    玩偶從茶几上站了起來,轉過身背對着林陌,然後微微彎腰,露出了背上的那些線頭。

    那是一根根細如髮絲般的黑線,沒入了玩偶的體內,而露出來的線頭卻彷彿沒入了虛空一般,逐漸變淡,若隱若現,彷彿有線頭操控着這個玩偶。

    他伸出手,試着去抓這些黑色的線頭,卻是像是抓到了空氣一般,根本觸摸不到。

    “不可思議,這個世界果然非同尋常……”林陌喃喃一聲。

    這神祕的黑線,不僅可以將靈魂縫入玩偶、假人之中,還能像是扯線木偶一般操控命令,既詭異又神奇。

    “那个女人还真是恶毒啊。”

    林陌忽然冷笑道:“她殺了你,還要把你的靈魂變成傀儡,讓你這個受害者來替她製造不在場證據?你見到她的時候,難道沒發現她的異常嗎?”

    玩偶坐在茶几上,低垂着腦袋,很是沮喪落寞的樣子。

    “算了。”

    林陌見他這幅模樣,也不多說什麼了,只是微微搖頭道:“那個女人這樣周密的計劃,恐怕不是第一次了,你說她取了這具身體的腎?”

    他試着摸了一下自己的後腰,並沒有摸到傷口,也沒有什麼虛弱感。

    或许,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帮他恢复了?

    玩偶聞言點了下頭,僵硬地拿起筆芯寫了一行字:

    “我親眼看着她取了我身體上的兩顆腎,難道她是網上說的那種割腎賣錢的人?”

    林陌啞然失笑,搖頭道:“這怎麼可能?有點常識好不好?不經過嚴格配型合格的腎,就算割下來了,又有什麼用?”

    玩偶一脸愕然。

    “她割了你的腎,一定有其他目的。”林陌坐在沙發上,雙手手肘落在膝蓋上,交疊在下巴處,思忖着說道:“你有和他聊過相關的事情嗎?”

    玩偶歪着頭作思索狀,過了半晌,忽然臉紅了,拿着筆芯在白紙上寫下一段:

    “前幾天我們聊到了那個事……她問我飛機的次數多不多,談過多少女朋友,年紀輕輕不會腎虧吧?”

    林陌愕然,问道:“那你怎么回答她的?”

    玩偶犹豫了半晌,在纸上写:

    “我說她就是我的初戀,我很少飛機……腎很好。”

    它遲疑了一下,有些羞恥地低着頭,又補了一句:“我還開玩笑說了一些比較澀情的話……”

    肯定特別黃暴……林陌摸了一下鼻子,點點頭道:“正常。”

    他頓了頓,說道:“或許就是因爲她覺得你的腎好,所以才選擇和你奔現,殺你取腎,這麼看來……她選擇的標準只是腎好,或者處男嗎?難道她有收集的癖好,喜歡收集處男的腎?”

    玩偶嘴角微微抽搐,一臉呆滯地坐在茶几上,似乎世界觀崩塌的樣子。

    林陌摸了摸下巴,說道:“也不知道她的能力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女生,我還能試着對付她,但不清楚她的情況,貿然行動就很危險了。”

    這時,他感覺肚子上傳來一絲觸感,不由得掀起上衣,看向自己的腹部,只見肚皮上凸起了一根小巧手指的形狀。

    他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只见小小的手指隔着肚皮,慢慢写了两个字:

    “诅咒。”

    林陌微微一怔,疑惑道:“詛咒?什麼意思?”

    小巧的手指畫了幾個圈圈,思索了一下,又寫了六個字:

    “她有诅咒之物。”

    林陌思忖了一下,問道:“哦?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人的能力來源,是一個叫做‘詛咒之物’的東西?”

    肚子里的小家伙比了一个大拇指。

    “能夠將靈魂縫入玩偶假人的體內,還能像是扯線木偶一樣操控,她的詛咒之物……難道就是線?或者針?”林陌不由得輕聲道。

    而茶几上的玩偶,則是一臉傻眼地看着自己的肚子,那表情彷彿在說:

    老子不是男人吗?怎么就怀孕了?

    “行了,事情大概清楚了。”林陌輕輕點頭,站起身說道:“可惜這事不能交給警察來處理,還是先躲起來,找到那個女人的藏身地點再說吧。”

    就在这时――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忽然響了起來,然後只聽咔嚓一聲,外面似乎有人打開了門上的密碼鎖。

    吱呀一声,防盗门被缓缓拉开了。

    下一刻,只見一個渾身包裹在帶帽風衣之中,臉上戴着黑色口罩,隱藏在帽檐陰影下的慘白麪孔,從門縫中探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