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總是懷上神明怎麼辦 > 第六章? 怂
    听到动静之后,林陌豁然转头看去。

    只見玄關忽然亮了起來,赫然是那穿着風衣的傢伙,按開了門口的燈光。

    而那風衣下的身影轉過身之後,天花板上的燈光頓時照亮了他的面容。

    那是一張塑料模特的面容,或許是因爲有些破舊的緣故,通體啞白色的塑料略顯發黃,此時它正望着林陌,沒有顏色差別的蒼白五官寫滿了驚詫,似乎沒想到他還活着!

    随即,沉重的防盗门咣的一声关上了。

    果然来了!

    林陌臉色一變,按照肚子裏的小傢伙說的,殺他的那個女人擁有一件‘詛咒之物’,她可以將死者靈魂裝到傀儡之中,讓玩偶假人這類的‘活過來’。

    她已經有了不在場證據,爲了轉移嫌疑,再讓第三者進入案發現場,就能完全撇清嫌疑。

    原本知道防盜門密碼的人,只有林陌自己,而那個女人操控了前身的靈魂,知曉了防盜門密碼也不奇怪。

    廚房裏有菜刀……林陌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立刻轉身走進了廚房,打開櫥櫃,從置物架上抽出了一把最大的菜刀!

    從玩偶的情況來看,那女人只是賦予了能夠活動的力量,但玩偶依然很弱小,握着筆芯寫字都有點困難,只有基本的活動能力。

    哪怕塑料模特的體型要大得多,也強不到哪去,本質上也只是塑料材質而已。

    “一个破假人而已,砍废你!”

    林陌握紧菜刀的刀把,便转身走出了厨房。

    只見那塑料模特走入了客廳之中,並沒有來找林陌,而是走到那血泊前,用穿着運動鞋的腳掌,沿着血泊的邊緣踩出了幾個腳印,動作略顯僵硬。

    伪造现场?

    林陌心中閃過了這個念頭,不由得冷着臉,腳下一步一步地向那塑料模特靠近,手中明晃晃的菜刀在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冰冷的寒光。

    “那個女人派你來替她頂罪的,對吧?”他雙眼盯着那塑料模特,保持着警惕。

    那塑料模特聞聲轉頭看向了林陌,注意到他手中的菜刀之後,不由得一愣,隨即擡起一隻手。

    還想動手?林陌眼神一變,猛地抓住菜刀就直直劈砍過去,先下手爲強。

    “咔嚓!”

    只聽一聲清脆的劈砍聲響起,雪亮的菜刀掠過了那塑料模特的左手手臂,那半條塑料胳膊頓時被菜刀砍斷了,落在了地面上。

    塑料模特看了看自己的左臂,顿时表情呆滞。

    “给我死!”

    林陌再次揚起菜刀,就準備一鼓作氣把塑料模特的腦袋砍下來。

    就在这时――

    “噗通!”

    只聽塑料落地的聲音響起,那塑料模特忽然雙腿一彎,兩個膝蓋結結實實地砸在了地面上,菜刀還沒落下,它就在林陌的面前,直挺挺地跪了下來。

    “……”

    林陌不由得错愕,手中的菜刀也停了下来。

    塑料模特求饒般地跪在地面上,用僅剩的右臂有些慌亂地衝着林陌擺着手,然後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擺了擺手。

    怎麼這麼慫,我還沒出力,你就倒下了……林陌有點無言以對。

    不過,仔細想想,這塑料模特體內的靈魂,應該也只是像前身那樣的普通人而已,說不定也是某個被殺害的網戀對象?

    只是因爲迫於那‘詛咒之物’的操控,纔會聽命於那個女人。

    本來就不願意聽命於那個女人,現在又被他一刀砍掉了胳膊,嚇得跪下來也挺正常的。

    這麼看來,這些傀儡只是比較詭異,實際上也不厲害嘛……

    “你不想被砍掉腦袋吧?”林陌冷冰冰地握着菜刀,刀鋒指着那塑料模特。

    塑料模特連忙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着頭,似乎克服了僵硬。

    “那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我問什麼你答什麼。”林陌說道:“你會寫字吧?”

    塑料模特立刻点点头。

    林陌從茶几上的筆筒裏挑出了一隻中性筆,又抽了一小沓白紙,隨手扔到了那塑料模特的面前,說道:“我問,你寫,不準靠近我,否則我直接砍掉你腦袋。”

    那塑料模特連忙撿起中性筆,乖乖地點頭答應下來。

    “那个女人在哪里?”林陌问道。

    那塑料模特微微一怔,趴在地上拿着筆,在紙上飛快地寫了一行字,然後舉起來給林陌看:

    “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早上殺了我之後,把我的靈魂縫入了這個假人內,只是給我留下幾個命令,就離開了。”

    林陌微微皺眉,說道:“你完成命令之後,難道不需要去找她嗎?”

    塑料模特連忙趴在地上,在紙上寫了一會兒,便立刻將紙張舉起來:

    “她只是告訴了我這個房子的防盜門密碼,命令我來這裏,在現場製造幾個血腳印之後,將你的屍體用保鮮膜裹起來,防止氣味太重被人發現。

    “等做完這些之後,再將她留下的SD娃娃帶走,將門窗緊鎖,步行到沒有監控的地方時,將衣服處理掉,再頭朝下鑽進垃圾桶裏,等待靈魂消散,在這期間不準做任何多餘的事情。”

    林陌看着纸张上的字迹,不由得若有所思。

    血脚印,是为了在现场留下第三者的证据。

    而用保鮮膜包裹屍體,恐怕是爲了拖延屍體被發現的時間。

    這間房子是他自己家的,他也沒什麼親戚,只有一個不怎麼聯繫的養父。

    就算失蹤一個星期、兩個星期,甚至於更長時間,也未必會有人報警,除非是屍體腐爛後的氣味太大,被其他戶人家發現才比較有可能,但保鮮膜包裹之後,氣味就沒那麼容易擴散了,還可以混淆死亡時間。

    只要時間一長,有保鮮膜這個干擾因素,法醫也很難精確判斷。

    至於帶走SD娃娃這個玩偶,處理掉衣服,待到垃圾桶裏,這就是銷燬證據了。

    一個沒穿衣服的塑料模特,以及一個SD娃娃,待在垃圾桶裏,靈魂消散之後就只是死物而已,任何正常人都想不到它們居然是‘幫兇’。

    “嗯?不对啊。”

    林陌忽然疑惑道:“你不是說,不准你做任何多餘的事情嗎?爲什麼你還能把這些真相寫出來告訴我?你來的時候,幹嘛不乾脆直接去警局報警?”

    那塑料模特也是愣了一下,又趴在地上,在紙上寫了一行字: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沒感覺到束縛,可能這並不是多餘的事情吧。”

    林陌略一思忖,也隐约明白原因了。

    那個女人下達的命令是‘只能完成她說的那些事情,不準做多餘的事情’,但這個塑料模特如今被他威脅着,如果不老老實實地照做,就會被大卸八塊,那就無法完成那個女人的命令了。

    所以,它是爲了完成那個女人的約定,纔不得不‘老實交代’,也算不上‘多餘’的事情了。

    不過,本以爲可以趁機找到那個女人呢,看來還是沒那麼簡單啊……林陌暗自嘆息一聲,看了一眼老老實實跪着的塑料模特,問道:

    “对于那个女人,你还了解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