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總是懷上神明怎麼辦 > 第七章?托梦找人
    塑料模特揚着頭想了想,趴在地上,在白紙上寫下一段話:

    “我和她是網上認識的驢友,上週約好了自駕游去蜀西,昨天晚上她提議來這座城市休息一天,我們就開車連夜過來了,沒想到還沒進入這座城市,她就下藥殺了我,還把我的靈魂縫入了這個塑料模特里,屍體被她拋在了荒郊野嶺。”

    漂亮女人果然容易讓人昏頭啊……林陌無聲地吸了口氣,思忖了半晌,問道:“還有誰知道你和她認識?”

    塑料模特在白紙上寫了半晌,才舉起來給林陌看:

    “我父母早就過世了,只有少數幾個朋友偶爾會聯繫,雖然我認識的驢友也不少,但她和我是網上認識的,也沒人知道她是誰吧。

    “而且她和我是在蜀西的一座小鎮上見到的,那種窮鄉僻壤連查都查不了,我之前很喜歡她,所以計劃旅遊的週期也很長,就算很久沒回家,估計也沒人在意吧,甚至都沒人知道我和她一起旅遊過……”

    又是個孤兒,然而你不是主角……林陌看着白紙上的字跡,沉默了半晌,不由得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那個女人……果然是早就準備好的計劃啊,先是殺你,將你的靈魂變成傀儡之後,再利用你當替罪羊,肆無忌憚地在這城市裏殺掉我。”

    說到這裏,他微微皺眉,問道:“你的腎被她割掉了嗎?”

    塑料模特不由得一愣,在紙上飛快地寫了一句:

    “没有啊,她割我肾干嘛?”

    “沒有?”林陌越發狐疑,“這麼周密詳細的殺人計劃,無冤無仇的,總要有個目的吧?”

    塑料模特忽然微微張嘴,臉上露出一抹震驚,連忙在白紙上寫下一段話,立刻展示給林陌:

    “她说我长得很像她的前男友!”

    這什麼理由,難不成她前男友是渣男?所以她才殺了你?但不至於我也像她前男友吧?而且前身從來沒給那個女人發過照片,她好像就是因爲‘處男腎好’才和前身奔現的……林陌念頭急轉,忽然心裏一動,問道:“你有親眼見到她處理你的屍體嗎?”

    塑料模特愣了一下,在白纸上写道:

    “沒見到,不過我看到她在路上將一個裝着我屍體的染血睡袋,綁着石頭一起沉入了陵江裏。”

    林陌心中閃過了幾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性,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她有帶其他東西嗎?”

    塑料模特作回想状,过了半晌,在纸上写道:

    “她的車後備箱裏裝了一個小型的便攜式冰箱,我之前想讓她拿來裝飲料,但她拒絕了,她好像很在意那個冰箱。”

    冰箱?爲了保鮮嗎?林陌雙手十指交叉,思索了半晌,說道:“除了這些之外,你還知道什麼關於她的事情?”

    塑料模特沉思了好一会儿,在白纸上写道:

    “她很重視一個檀木製成的針線盒,一直裝在包裏,不允許任何人碰,她好像就是用那個針線盒裏的針線,把我的靈魂縫入了這個塑料模特里面。”

    旁邊茶几上的玩偶見到白紙上的字跡之後,也對林陌點了點頭,表示也同意這個觀念。

    林陌若有所思地轻轻颔首。

    檀木针线盒?

    或许那就是所谓的诅咒之物?

    他沉默了半晌,忽然問道:“你覺得她是一個弱女子嗎?如果沒了那個針線盒,你是她的對手嗎?”

    那塑料模特明顯愣了一下,飛快地在白紙上寫道:

    “她對付我是依靠下藥,如果沒有那個針線盒,估計她也沒什麼特別的吧,要不報警?”

    “我的情況也比較特殊,還不能報警。”林陌輕輕搖頭,又說道:“不過,我倒是有其他方法引她出來,就是不知道能否對付她。”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就算那個女人是依靠那所謂的‘詛咒之物’針線盒,纔有這種詭異的特殊能力,但誰知道她是否還有其他什麼能力呢?

    還是謹慎一點,調查清楚了再說,小命更重要。

    他沉思了一下,忽然掀開上衣,伸手摸了摸自己略凸的腹部,問道:“小傢伙,你能幫到我嗎?”

    肚皮上頂起了一根小巧的手指,慢吞吞地寫了兩個字:

    “可以。”

    “哦?”林陌不由得眼睛一亮,連問道:“你能對付那個女人?或者能剋制那個詛咒之物?”

    肚皮上的小手指缓缓写出两个字:

    “不能。”

    “……”林陌愕然,“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小巧的手指在他的肚皮上写道:

    “今晚,托梦找人。”

    “找人?”林陌愕然,問道:“找誰啊?可信嗎?”

    肚皮上的小手指写了两个词:

    “仆从。”

    “可信。”

    “你的僕從?”林陌倒是一點也不覺得驚訝,這小傢伙顯然來歷不凡,在寄宿他之前,擁有手下僕從什麼的,倒也正常。

    於是,他思忖了一下,便輕輕點頭道:“行吧。”

    這個小傢伙救了他一命,在這個世界,已經算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了,當然也有可能不是人。

    而跪坐在不远处的塑料模特有点呆滞。

    男人怀孕?什么情况?

    林陌站起身,掃了一眼屋內,“現在還是先離開吧,不然萬一被那個女人發現不對勁,找上門來就有點麻煩了。”

    說完,他又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玩偶和跪在旁邊的塑料模特,問道:“你們兩個怎麼打算?”

    塑料模特僵住了,脸上似乎有些茫然。

    玩偶也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陌嘆了口氣,摸了摸腹部,問道:“小傢伙,這兩人還有救嗎?”

    小手指在肚皮上缓缓写道:

    “过去的我,有救,现在,不行。”

    顿了顿,小巧的手指又写道:

    “但我可以让他们解脱。”

    林陌看到她的回答,不由得沉默了一下,隨即擡頭看向玩偶和塑料模特,微微搖頭道:“抱歉,我也沒辦法救你們,只能讓你們早點解脫,但有機會的話,我會盡量幫你們報仇。”

    塑料模特如同雕像一般僵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才撿起筆,在紙上寫下了一行字:

    “謝了,讓我早點解脫吧,我不想當她的傀儡了。”

    而玩偶趴在茶几上,抓着筆芯費勁地寫下了幾個字:

    “善待我的身体。”

    林陌又輕輕地嘆了口氣,點頭道:“好,我知道了,如果有來生的話,祝你們好運。”

    然後,他輕聲道:“小傢伙,讓他們解脫吧。”

    小手指在他的肚皮上写道:

    “接触它们。”

    林陌聞言,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玩偶,又走到那塑料模特的面前,將手掌放在模特的肩膀上。

    下一刻,他感覺腹部傳來一陣勃動,猶如心臟膨脹收縮般的跳躍,便看到腹部亮起了淡淡的微光,其中隱隱有着橢圓形的光球,光球內可以看到一個模糊的嬌小形體,看不清形狀,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的觸動。

    數秒後,光球膨脹收縮了數次,那原本閉着眼睛的塑料模特,以及那神色落寞的玩偶,忽然微微一震,便恢復了寂靜。

    现在,它们只是没有灵魂的死物,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