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總是懷上神明怎麼辦 > 第八章 仆从?
    安靜的客廳內,林陌坐在沙發上,看着恢復死物的玩偶和塑料模特,沉默了片刻,不由得冒出來一句:“網戀真可怕……”

    他收拾了一下旅行包,將該帶的東西都帶上之後,便戴上帽子和口罩,揹着包走出了家門。

    臨走前,他也沒忘將防盜門的密碼鎖換了新的密碼。

    一路走到附近的一家酒店,開了一個標間,付了賬之後,順便看了一眼短信提示上的銀行卡餘額,只剩下三百多塊。

    当然,没钱也正常。

    前身本來就是孤兒,只有一個很少來往的酒鬼養父,而且現在才十九歲,高考剛結束一個多月,還沒去上大學,這點錢都是打零工賺來的。

    不過,我堂堂穿越者,想賺錢應該不難吧……林陌暗自嘀咕。

    進入酒店房間之後,他渾身懶散地躺在牀上,望着天花板,在心裏思索着該怎麼賺錢。

    兩個平行世界在科技、生活上的差異很小,商業什麼的他又一竅不通,最大的差異就是娛樂文化了,這麼看來,當個地球文化的搬運工,可能是不錯的選擇?

    抄抄歌,抄抄小說,抄抄電影什麼的,當個文學巨匠、天才音樂人、知名導演什麼的,雖然發大財很難,但小富即安嘛。

    嘶……怎么忽然进入文娱小说的主角节奏了?

    林陌忽然反應過來,摸了摸凸起的腹部,差點把肚子裏的這個小傢伙忘了。

    既然這個世界有神祕的超凡力量,還當個屁文抄公,學學其他小說的主角,直接修煉到天下無敵不好嗎?

    他不由得拍了一下肚子,问道:

    “小傢伙,你知道怎麼修煉嗎?最好是變成那種可以永生不死,然後無視現代科技武器的強者。”

    肚皮裏的小傢伙畫了一會兒圈圈,寫了三個字:

    “不知道。”

    林陌微微一怔,说道:“那弱一些也行啊。”

    小巧的手指又写了几个字:

    “不存在这种事。”

    林陌诧异道:“不存在?”

    小手指慢慢写了一长段字:

    “人類只是碳基生命,不可能那麼強,而宇宙亦有盡頭,人類不可能永生不死。”

    “好吧。”林陌無奈地點點頭,說道:“那你有沒有什麼修煉的方法,讓我多活一陣子,實力再變強點?”

    小手指慢腾腾地写道:

    “不懂你们人类的进化。”

    好吧,這小傢伙果然不是人類……林陌暗自嘀咕,隨即問道:“那你是怎麼進化的?”

    小手指画了几个圈圈之后,写道:

    “天生的,成年後的六十萬年以來,我都未曾變化。”

    “六十萬年?”林陌吃驚地看着自己的腹部,“人類歷史都沒這麼長,你是外星人嗎?”

    小手指迟疑了一下,写道:

    “不是,只是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近些年才甦醒。”

    林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又疑惑道:“那你之前說的詛咒之物,又是什麼東西?”

    小手指沒有動靜了,過了很久,在林陌以爲肚子裏的小傢伙不會回答的時候,才見那小手指緩緩寫道:

    “我只是一個還沒出生的寶寶,讓我休息一下可以嗎?”

    林陌有点无语,但还是点头道:“行吧。”

    他也拉下衣服,蓋上被子,很快便沉沉睡去,明天還要見那位‘僕從’呢,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呢?

    ……

    ……

    一夜过去。

    次日清晨,林陌被肚子裏的小傢伙給戳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掀開被子和上衣看去,只見小巧的手指寫了兩個字:

    “来了。”

    来了?

    什么来了?

    林陌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是肚子裏這小傢伙的僕從要來了。

    他纔剛準備下牀去洗漱,就聽到敲門聲響起,打了個哈欠,揉了揉頭髮,便走過去開門了。

    開門後,門口正站着一個約莫十八九歲的長髮女生,她穿着略顯樸素老氣的藍黑色運動服,一頭長髮簡單的紮在背後,臉上戴着一副碩大的黑色粗框眼鏡,鏡片足有瓶底那麼厚。

    此時她正微垂着頭,輕咬着下脣,雙手抓着運動服的衣角,似乎很是緊張侷促的樣子。

    這妹子……是僕從?林陌愕然,仔細打量了她一下,怎麼看都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而已。

    那妹子發現門開後,也沒有擡頭,反而恭敬地低下了頭,有些結巴地說道:“您、您好,很榮幸見、見到您,今後,您、您的生活,將由我來照、照料。”

    也不知道是緊張的緣故,還是她本來就結巴,就這麼幾句話,竟然結巴了好幾次。

    我還以爲是什麼大人物呢……林陌撓了撓臉頰,咳嗽一聲,說道:“你好,怎麼稱呼?”

    那結巴妹子聽到林陌的聲音之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猛地擡頭看向了林陌,微微張大了嘴巴,似乎有點傻眼,呆滯了幾秒之後,忽然彎下腰,滿臉歉意地說道:“對、對不起,我、我好像找錯房、房間了!抱歉!”

    她結結巴巴地說完,便鞠了一躬,連忙逃命般地轉身離開了。

    “……什么鬼?”林陌错愕地望着她的背影。

    好吧,原來是認錯了,我就說這個明顯來歷不凡的小傢伙,怎麼會有這麼普通還結巴的僕人呢……他有些好笑地搖搖頭,便伸手將門關上了。

    这时,肚皮上传来一丝触感。

    他掀开上衣看去,只见那小巧的手指写道:

    “就是她。”

    “啊?她就是你的僕從?”林陌頓時一怔,問道:“那她怎麼說她找錯了?你昨晚不是託夢給她嗎?沒說是1206號房間嗎?”

    “布吉岛。”小手指卖了个萌。

    “算了,要不我去叫住她?”

    林陌正準備換個衣服出去呢,卻是聽到敲門聲又響了起來,開門一看,赫然是那個結巴的女生又回來了。

    只見她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口,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房間號,然後紅着臉打量了林陌一下,怯怯地問道:“您、您好,這裏是1206號房、房間吧?”

    “是啊。”林陌點點頭,感覺有些莫名其妙,難道這孩子不識字?

    結巴妹子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但滿臉緊張和侷促,遲疑了一下,才鼓起勇氣般地咬了咬嘴脣,結巴地問道:“那個……您、您女朋友是不是也、也在裏面?我、我有事想、想見見她,您、您能答應嗎?”

    兩句話說完,她已經臉紅如血,似乎和陌生人說話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氣一般。

    林陌好久沒見過這麼容易害羞的妹子了,不由得笑了,靠在門口,說道:“可是,我沒有女朋友啊,房間裏只有我一個人。”

    “啊?”結巴妹子不由得一愣,咬了咬嘴脣,擡頭又看了一眼房間號,確認了之後,臉上頓時多了一抹委屈,“可、可是我明明……”

    說了一半,她又住口了,不敢透露這件事,憋得小臉更紅了。

    “你不信的話,要不進來看看?”林陌笑眯眯地看着她,忽然發現這妹子還挺可愛的。

    結巴妹子剛準備開口答應,發現林陌正笑吟吟地打量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頓時像是受驚的小鹿一般,連忙向後退了幾步,擺着雙手拒絕道:“不、不用了,可能是我記、記錯了吧。”

    “哈?”林陌莫名其妙地看着她,這麼怕我幹嘛,我長得像壞人嗎?

    那結巴妹子向後退了幾步,正準備轉身離開呢,卻是聽到林陌在她背後沒好氣地喊道:

    “等等,你是它的僕從吧?你沒記錯,你要找的人就是我。”

    結巴妹子一愣,小心翼翼地轉過身看向林陌,視線集中在他的腹部,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地說道:“可、可是您不是男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