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娛樂圈餐飲指南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无名之辈》
    時間這東西,說快不快,說慢不慢,眼看着就到了5月底6月初。

    《唐探》從2月底的春節一路延長祕鑰,硬是播滿了3個月才終於下畫,票房也最終止步在了25億之前。

    隨着電影下畫,一衆親朋好友……嗯,主要是好友們又來了一波祝賀。

    這其中最有意思的是還在拍攝《藥神》的徐爭,他來祝賀的,張步凡卻表示感到遺憾,因爲只差了一點點,《唐探》的票房就能超過《泰囧》整整一倍了。

    面對這種赤果果的顯擺和嘚瑟,徐爭當時氣的就掛了電話,據後來寧皓的電話說,那貨氣的那天拍攝狀態都不好了。

    當然,畢竟是個小玩笑,不會真的影響到彼此間的感情。

    因爲佟麗亞的意外懷孕,張步凡的一系列行程都被推後了,比如《無名之輩》的籌備,還有那一部因爲《嚮往的生活》或者說是棒子國版的《三時三餐》而獲得靈感的“電影”。

    不過,這樣的情況也並沒有持續太久,隨着6月的到來,《僞裝者》的拍攝已經過了差不多四分之三,作爲一部“男人戲”,佟麗亞的戲份沒那麼多,所以提前迎來了殺青。

    這一天,《僞裝者》劇組罕見的休息一天,由劇組方面出錢擺了幾桌子,慶祝佟麗亞殺青。

    爲了一個演員的戲份殺青擺桌子的事情以前沒發生過,這次也算是開了先河了,實在是情況太過特殊。

    先是威亞事故,緊跟着查出佟麗亞受傷的時候居然已經有了身孕,換成別人,發生這樣的事情早跟劇組鬧起來了,怎麼着也得讓劇組狠狠出點血。

    但是人佟麗亞卻是沒人和廢話,不但沒有爲難劇組,而且僅僅簡單的休息了兩天之後,就帶着傷再次迴歸拍攝,除了必須要用到替身的動作戲份之外,其他的依舊親自上陣,專業程度讓劇組裏的其他幾個大老爺們都爲之讚歎。

    光是這樣就已經值這幾桌了,更何況佟麗亞已經定了會是正當午陽光下一部電視劇的女主角,而且張步凡這個投資者和合作者還在邊上。

    總而言之,這一場酒說是慶祝佟麗亞的戲份順利殺青的,但實際上裏面遠不止這點東西,說白了,還是“人脈”和“關係”而已。

    一場殺青酒,作爲主角的佟麗亞因爲孕吐之類的緣故,在簡單的舉着裝了白開水的杯子和大家幹了一杯之後就早早離席,剩下張步凡和劇組的其他人觥籌交錯交杯換盞。

    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參加殺青宴卻不知道說什麼,只是老老實實坐在那裏酒到杯乾的張步凡了。

    現在的他,面對各種各樣的人,一杯又一杯的酒,談笑風生,好不輕鬆。

    第二天下午,張步凡和佟麗亞踏上了回京城的高鐵,這次沒坐飛機,因爲佟麗亞最近這幾天的孕吐尤其嚴重,張步凡擔心坐飛機出什麼意外。

    一路平穩又快速的順利到達京城,張步凡又一次在不經意間見識到了祖國的強盛。

    京城南站,佟爸佟媽早早的就等着了,佟麗亞懷孕的消息可以瞞外人,但當然不可能瞞着佟爸佟媽,兩老早就知道自己女兒懷孕了,只是當時佟麗亞還在拍《僞裝者》沒法回來,他們也不好跑去劇組,只能每天通過電話視頻來緩解思念,但那也只能緩解,這不,一知道女兒要回來了,兩老立刻急不可待的就來接了。

    接人是他們來接,但車還是張步凡來開,目標,佟家。

    其實張步凡他們的房子早就裝修好了,而且已經晾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已經達到了入住的標準,但是考慮到佟麗亞懷孕需要人照顧,所以還是決定回佟家去,佟爸佟媽時刻在身邊照顧着,張步凡才放心。

    孩子,作爲生命的延續,天然的就具備了一些十分特殊的意義,而自從佟麗亞懷孕,她的肚子就立刻成爲了這個家庭的重中之重,從那個時候開始,這個家庭的一切似乎都開始圍繞着那個還沒出世的小傢伙運行了起來。

    在佟家安心的當了三天的伙伕,順便把佟麗亞最近的飲食習慣和生活習慣全部告訴了佟爸佟媽之後,張步凡正式復工。

    也是同一天,身爲《藥神》監製的寧皓離開了金嶺《藥神》劇組,返回京城。

    倆人碰面是在餐飲指南新的辦公地點,因爲公司的高速擴張,以前的辦公地點已經不夠用了,於是搬到了現在這個地方,也算是完成了張步凡剛建立個人工作室的“小願望”,正式和大冪冪的歡瑞做起了鄰居。

    “嚯,這裝修,氣派啊。”寧皓是第一次來這個新公司,一邊四處打量,一邊習慣性吐槽,“果真是家大業大啊,啥時候接濟接濟我這個窮朋友?”

    “你特麼還叫窮,那咱國家沒幾個有錢人了。”張步凡瞟他一眼,當先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新的老總辦公室當然也比以前的那個要豪華大氣上檔次的多,高檔的辦公桌上擺着兩臺電腦,一臺用來辦公,另一臺用來玩遊戲……沒錯,就是玩遊戲,張步凡要求的,不過可惜,他來公司的時間都少,玩遊戲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電腦裏安了《魔獸世界》統共也沒打開過幾次。

    两人也不废话,各自坐下,迅速进入正题。

    “劇本你已經看了?什麼想法?”張步凡問道。

    “我人都在這兒了,還能有什麼想法?”寧皓一攤手說道:“這兩天金嶺那邊下大雨,飛機停飛,我特麼可是坐了一夜的火車坐回來的,你覺得我這麼趕是爲了啥?這種問題你居然還好意思問?”

    “嘿,我這不是怕耽誤你麼。”張步凡才不在意,壞笑道:“你看,《心花路放》、《唐探》再到《藥神》,再然後是這個《無名之輩》,你這可是差不多兩年多的時間都搭在我這裏了。您老是誰?那可是搞出了《石頭》、《賽車》和《無人區》的天才導演,結果連着三年沒有自己的作品,傳出去會不會不太好?”

    “傳出去?傳哪兒去?誰會覺得不太好?”寧皓眼睛一瞪說道:“我告訴你啊,少他麼和我扯犢子啊,就你這本子,除了我,還特麼誰能拍的好?”

    “嘿,就等你这句话呢。”张步凡一乐。

    其實倆人之前的話確實都是扯犢子,張步凡弄這個劇本的時候,想到的最佳人選就是寧皓,而寧皓在張步凡把劇本給他的時候就確定了,這部電影,他拍定了。

    張步凡把一小疊紙拍在寧皓面前,“劇本你看了,我就不廢話了,這裏是我選定的幾個演員,我選人眼光怎麼樣不用說了吧?剩下的就全交給你了!”

    《无名之辈》正式开始筹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