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最強小村民趙子龍 > 第1736章小妖精,嘴巴抹了蜜一样
    佟佳佳获救。

    王猛鬆了一大口氣,“趙總,對不起,還是沒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線索,哪兩個轉移佟小姐的嫌疑人跟楊兵,花匠一樣,一問三不知……”“早在預料之中,幕後嫌疑人如此狡猾奸詐,做事幾乎滴水不漏,不可能會留下明顯破綻。”

    赵子龙点点头。

    “不過也不是毫無收穫,花匠這條線還可以繼續用,我讓花匠給那個手機號又傳遞了一條情報,說是趙總您已經發現了佟小姐的蹤跡,那個手機號的主人接了,我讓技術人員進行了追蹤,時間太短,無法定位,大致範圍顯示的就在省城黃金地帶商業圈這一帶。”

    王猛说道。

    隨後又道:“隨後,就有人給那兩名轉移佟小姐的嫌疑人發信息,但是手機號碼不是同一個號碼,我讓哪兩名嫌疑人打回去,已經關機了。”

    “目前爲止,只有花匠聯繫的這個號碼還處於可聯絡狀態。

    我有個想法,趙總您看可行不可行,就是把花匠給放出去,讓他當咱們的線人,繼續潛伏在冷家,釣出幕後嫌疑人。”

    “这个注意不错。”

    趙子龍表示贊同,“不過你得調教好花匠,要不然反而得不償失,驚動了幕後嫌疑人,一旦他徹底潛伏起來,就不好辦了。”

    虽然现在毫无头绪。

    但至少幕後嫌疑人會時不時冒出來,只要冒頭,就有破綻。

    一旦讓他徹底潛伏下來,那就不得不時刻提心吊膽,處處防備,活的很累。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這傢伙敢不老實,我有的是辦法收拾他。

    哦對了趙總,還有一件事,跟花匠聯繫的那名神祕人的對話,我錄音了,你聽聽看,認不認識。”

    王猛随后就给赵子龙播放了录音。

    所謂的對話,基本都是花匠在講,那個神祕人物只是嗯嗯啊啊的發出一些單音節。

    即便这样。

    趙子龍依舊聽出,跟那天他用楊志的手機撥打回去,傳來的聲音很像。

    都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裏聽過。

    “那看来只能放长线钓大鱼了。”

    王猛叹口气。

    ……跟王猛告别。

    赵子龙心里也十分窝火。

    不眠不休,這麼多人追查了40多個小時,居然一無所獲。

    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多少年不曾有过了。

    他在心裏,思索着可能的敵人,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但幾乎都被他幹掉了。

    除了章家和杨家。

    但是以章天豪的揍性,要對付他,從來都是大開大合,明着來,不會搞這種陰謀詭計小手段。

    而且,章天豪也没那个脑子。

    楊家更不可能,說白了,趙子龍跟楊家沒什麼深仇大恨。

    無非就是搶了揚大少所謂的未婚妻章惠,掃了楊家面子。

    而且楊家好歹也是政治家族,正要報復他,也是跟上次一樣,動用政治力量打壓,不會用這種江湖手段。

    這種江湖手段,更像是解決私人恩怨,小格局的人乾的。

    “会是谁?”

    赵子龙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范家?

    吴家?

    甘省张家?

    前两家不可能,已经被他整跨了。

    甘省張家倒是有可能,自從張臨那小子當上族長之後,性情大變,有點翻臉不認人的架勢。

    何況家族大會上,趙子龍還趁機敲了張臨幾個銀礦。

    这小子心眼小,倒是有可能进行报复。

    想到这里。

    赵子龙就给许久未联系的何丽丽打去了电话。

    聽到趙子龍的聲音,何麗麗都要哭了,“老公,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好久沒給我打電話了。”

    “对不起啊,太忙了。”

    赵子龙惭愧。

    是很忙,一直忙着泡妞賺錢,把老人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一句對不起就行啊,人家都想死你了,每天晚上做夢都是跟你……”何麗麗嬌媚的聲音百轉千回。

    趙子龍一下子腦子裏就浮現出跟何麗麗翻雲覆雨的畫面,哪火熱的嬌軀,勾魂攝魄的聲音,瞬間心頭一熱,“小妖精,等我有空就去看你,到時候好好收拾你。”

    “來啊,誰怕誰啊,沒聽過一句話嗎,只有累死的牛,沒有犁壞的田。”

    何丽丽妖媚地道。

    “小妖精,什么时候学会这些虎狼之词了。”

    趙子龍被何麗麗妖嬈的聲音給挑逗的心裏癢癢的,恨不得長了翅膀立刻飛過去,狠狠的蹂躪她。

    “誰叫你這麼久不來看人家的,人家想你嘛,只好用這些虎狼之詞勾引你了。”

    “咳,忙完这段时间就去看你。”

    “真的,不许骗人。”

    何丽丽大喜。

    “问你正事,张临最近怎么样了?”

    “這傢伙最近跟瘋了一樣,動不動就打罵下人,一天到晚就知道醉生夢死,荒淫無度,整個張家現在人心惶惶,一盤散沙,如果這個時候,給給張家致命一擊,張家很容易就垮掉。”

    何丽丽话里透着难以掩藏的野心。

    难道不是张临?

    赵子龙心里犯嘀咕,“张度呢,还被关着?”

    “聽說是的,很少有人看見他,應該還被關着。”

    “張臨現在把張家搞得烏煙瘴氣,不得人心,張度老兒會沉得住氣,不奪回族長之位?”

    赵子龙不太信。

    “倒是有不少傳聞,原來那些支持張臨的人都反悔了,最近開始密謀,想讓張度重新復位,不過老公啊,這事我覺得咱們得阻止,一旦讓張度復位,以這老傢伙的精明,咱們以後想打張家主意,就沒那麼容易了。”

    何丽丽说道。

    “呵,咱家麗麗很有長進嘛,知道提前佈局。”

    “那是,好歹跟你睡了這麼久,總得有長進,不能一直當花瓶,那樣早晚你得把我給踹了。”

    何丽丽撒娇道。

    “放心,只要你不給我戴帽子,這輩子不會踹了你。”

    “被你征服过的女人,还能看上别的男人?”

    何丽丽娇笑道。

    “小妖精,嘴巴抹了蜜一樣……”掛了電話,趙子龍鬱悶的心情大好。

    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是男人糟糕的生活裏最好的調劑品。

    管他幕後嫌疑人是誰,有本事別讓老子抓住把柄,否則,一定讓丫萬劫不復,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