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趙子龍沈欣然 > 第1733章揪出奸细
    已经是深夜。

    冷无涯两口子已经睡下了。

    被赵子龙一个电话给叫醒。

    “三更半夜的,你不休息别人也要休息。”

    冷无涯没好气地道。

    “不好意思啊冷叔,人命关天,耽搁不得。”

    赵子龙歉意地道。

    “是不是冷氏那个公司用车有消息了?

    那也只能等到明天啊,現在都下班了,讓我幫你也幫不成啊。”

    冷无涯说道。

    “那名司機已經查清了,叫楊志,不過人已經死了,被滅口了。”

    赵子龙说道。

    “什么?”

    冷无涯和蒙昭仪都是一惊。

    死人了,这对冷氏非常不利。

    “所以,我们又来打扰冷叔。”

    “需要我们做什么?”

    冷无涯表情凝重道。

    “事情是這樣的……”趙子龍就把跟王猛商量的揪出間奸細的計劃說了一變。

    冷無涯和蒙昭儀一聽,家裏出了奸細,那還得了。

    立刻无条件配合。

    把家里所有的下人全部叫醒。

    “这么晚了,老爷把咱们全部叫醒做什么?”

    “聽說家裏除了奸細,警察來查案子的時候,有人泄露了消息,咱們冷氏的一個叫楊志的司機被撞死了,撞人的兇手也被抓了……”“真的假的?

    太残忍了,怎么会有如此可恶的人。”

    “所以老爺和警察都氣的不行,把咱們全部集中起來,查手機,看看誰是奸細。”

    冷家一共三十来个下人,全部聚集在花园中。

    乱哄哄的聊天。

    其中有一個矮個子的下人,一言不發,一直在豎起耳朵偷聽其他人講話。

    随后。

    掏出手机,删除了通话记录。

    想了想,又把手机悄悄的扔进花盆里。

    做完这一切,也跟着其他人一起聊天。

    殊不知。

    這一切,全被站在樓上的趙子龍和王猛看在眼裏。

    兩人頓時興奮,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找到了奸細。

    “冷叔,那人是干什么的?”

    赵子龙问道。

    “如果我没记错,他应该是个花匠。”

    冷无涯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

    什么时候进来冷家的?”

    赵子龙又问。

    “好像叫阿峯,姓什麼具體不知道,這個得問靈靈,是靈靈引薦進家裏的。”

    蒙昭仪插嘴道。

    “灵灵引荐的?”

    赵子龙一愣。

    冷靈靈肯定不會在自己家裏安插奸細,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她被阿峰给欺骗了。

    “我把灵灵叫来。”

    蒙昭仪说。

    “这事先不急,先抓住阿峰再说。”

    赵子龙摇摇头。

    “现在就动手?”

    王猛问。

    “不。”

    趙子龍再次搖搖頭,“消息放出去了,還要用他釣出幕後嫌疑人。”

    “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就去打草惊蛇。”

    王猛点点头。

    手一招。

    属下跟着一起出现在花园里。

    立刻。

    乱哄哄的下人安静的了下来。

    “把手機統統交出來,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準離開。”

    王猛板着臉,警察的威嚴,這一刻完全顯露出來。

    三十个下人出奇的配合,没有任何不同声音。

    把手机全部收缴上来之后。

    立刻一个个检查。

    同時,技術人員已經跟電信部門取得了配合,同步調查這些手機的通話記錄。

    速度很快。

    仅仅用了半个小时。

    就查清了三十部手機今天晚上的所有通話情況。

    “隊長,在可疑時間段裏,一共有七個人對外聯繫。”

    “这几个人留下,其他人可以散了。”

    王猛摆摆手。

    包括花匠在内的剩下23名下人,解散离去。

    “你們七個人,必須交代清楚,今天晚上都跟誰聯繫了,通話內容是什麼,否則,不準離開。”

    王猛说道。

    花匠快步离开花园。

    一直走出上百米,這才鬆了口氣,摸出一個手機,嘿嘿一笑,“警察也是吃乾飯的,以爲多精明,還不是被老子耍的團團轉,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拿回了手機,都沒人發現。”

    得瑟完之后。

    花匠連忙用手機撥打了出去,“喂,告訴你一個消息,楊志死了,楊兵被抓了,警察懷疑冷家有內奸,又來調查,不過被我蒙哄過關了……謝謝老闆賞賜,放心吧,我一定再接再勵,不辜負您的重望。”

    哈哈。

    十万块钱又到手了。

    赚钱就是这么容易。

    花匠高兴的哼着小曲。

    “是嗎,警察沒你想象的那名蠢……”王猛忽然出現,攔住了花匠的去路。

    花匠扭头就跑。

    后面也有警察围了上来。

    “你们干什么?”

    花匠面露仓皇。

    “用你这个笨蛋钓鱼,你总算不负众望。”

    王猛冷笑一声,手一挥。

    警察一拥而上,将花匠扑到在地。

    然后夺走了手机。

    这时。

    赵子龙也赶来了。

    “赵总,要不要打回去?”

    王猛跃跃欲试道。

    “別,幕後嫌疑人很狡猾,這是現在唯一的線索了,先查一下這個電話號碼是什麼人持有,如果實在查不出來,就利用花匠把他給釣出來。”

    赵子龙说道。

    “還有,其它下人也還要繼續盤查,一來防止裏面還有奸細,二來給幕後嫌疑人一個假象,以爲咱們還沒有找到奸細,可以起到麻痹作用。”

    “那我先把花匠带回去审讯。”

    王猛点点头。

    “另外七個人也全部帶回去,做戲就做全套,萬一暗中還有奸細潛伏,以免暴露。”

    赵子龙说道。

    随后。

    王猛和屬下就押着花匠和另外七個下人,離開了冷家。

    趙子龍跟冷無涯蒙昭儀寒暄了幾句之後,也告辭了。

    至於冷靈靈哪裏,等救出佟佳佳之後,再問她,是怎麼把花匠給引薦到冷家的。

    “這個趙子龍,能白手起家,短短几年時間成長如此迅速,絕不僅靠運氣,智商出類拔萃,計謀百出,誰要是跟他爲敵,簡直就是噩夢。”

    冷无涯看着赵子龙离开的背影,唏嘘不已。

    “反正比冷战壕那个废物强多了。”

    蒙昭仪冷笑道。

    冷無涯眉頭一皺,沒有作聲,他明白妻子的意思,不就是說冷家年輕一輩,號稱才俊的冷戰壕,不及趙子龍萬一。

    他也一直明白,妻子想把冷家的家產,傳到女兒手裏。

    “昭仪,祖训摆着,奈何。”

    冷无涯叹息一声。

    “祖訓不也是人定的,要是靈靈繼承了家產,有趙子龍輔佐,絕對可以讓冷家更上一層樓。”

    蒙昭仪说道。

    “我何尝不想……”冷无涯无奈的摇摇头。

    他俩并不知道。

    暗中。

    冷战壕将他们的对话全部听了去。

    媽的,老子臉都不要了,恨不得跪着巴結你倆,居然想違背祖訓,把家主傳給冷靈靈。

    想都别想。

    既然你们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