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趙子龍沈欣然 > 第1738章还有什么比我更美味的吗
    花小雅正吃着烤串。

    一個賣氣球的小姑娘走過來,“姐姐,買個氣球吧。”

    可憐巴巴的樣兒,讓花小雅於心不忍,就買了一隻氣球。

    “謝謝姐姐,給你這隻……”小姑娘專門挑選了一隻心型的氣球遞給花小雅。

    “真好看。”

    花小雅很高興,今天是她的生日,小姑娘就給她一隻心型氣球,簡直太應景了。

    砰!就在这时。

    小姑娘忽然刺了气球一下。

    气球一下子爆了。

    一團閃亮碎彩條噴了花小雅一身,臉上也沾染的都是。

    “你干什么?”

    花小雅生气了。

    她好心買了氣球,好端端的被刺破了,還嚇她一跳。

    “姐姐,别生气,这个才是送给你的礼物。”

    小姑娘怯生生的把一個很小的心型氣球遞給花小雅。

    花小雅才知道,原來刺破的氣球裏面,還有個巴掌大的小心型氣球,正在漂浮在她眼前,氣球上面還墜着個首飾盒。

    “送给我的?”

    花小雅指了指自己鼻子。

    “對啊,今天你過生日,這是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小姑娘说。

    花小雅大感神奇,“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姐姐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小姑娘笑着跑开了。

    一臉疑惑的花小雅打開首飾盒子,一枚閃閃發光的鑽戒躺在紅絲絨盒子裏。

    啊!花小雅吃驚的張大嘴巴,擡頭看,小姑娘已經沒影子,倒是趙子龍捧着一束玫瑰花笑盈盈的走過來。

    “这戒指是你买的?”

    花小雅颤抖着声音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總的送你個什麼東西,我這個人比較俗,除了有錢,別的也想不出什麼浪漫招數,就買了這個戒指。”

    赵子龙笑盈盈的把玫瑰花递了过来。

    瞬间。

    眼泪流了下来。

    花小雅激動的捂着嘴,泣不成聲,淚眼婆娑的看着趙子龍,“老公,你給我戴上……”“戴上可就取不掉了。”

    趙子龍就把花遞給花小雅,然後拿出戒指,給花小雅戴上,“好看嗎。”

    “好看。”

    花小雅忽然跳進趙子龍懷裏,摟着他脖子,直接獻上了一記熱情的香吻。

    “好多人看着……”赵子龙尴尬道。

    他脸皮再厚,也不习惯在大街上亲热。

    “我不管,我就是想亲你。”

    花小雅已经娇喘吁吁,杏眼如丝。

    “我还没吃饭呢,吃完饭回去好好亲亲。”

    “还有什么比吃我更美味的吗。”

    花小雅咬着赵子龙耳朵,娇媚地道。

    “你可真是越來越小妖精了……”趙子龍大呼受不了。

    刚从家里出来不久。

    不得不掉头回家。

    这一天。

    两人就没下过床。

    吃饭叫的外卖。

    其他時間,都是在花小雅柔軟火熱的身體和勾魂的呻吟中度過。

    第二天。

    赵子龙下床的时候,险些栽倒。

    以他身体素质的强悍,居然感到脚步发飘。

    难怪都说温柔乡是无底洞,吞的骨头都不剩。

    运转了伏羲传承,疲劳瞬间一扫而空。

    花小雅大概累惨了。

    赵子龙离开,她都没任何知觉。

    趙子龍本來打算去一趟集團駐省城項目部,想想還有件事沒辦,就打電話給文輝。

    老大相召,文辉跑的比曹操还快。

    開着那輛拉風的跑車十分鐘不到就出現在趙子龍面前,“老大,啥時候來的省城,也不說一聲,好給你接風。”

    “有的是机会,你先去给我办件事。”

    “老大你说啥事?”

    “去給我租個房子,要稍微好點的,然後把鑰匙給我公司的一個叫佟佳佳的公關部經理,但是別大張旗鼓的說是我租的,低調點。”

    赵子龙说道。

    “嘿嘿,明白,老大這是要金屋藏嬌,免得被正牌嫂子發現。”

    文辉音猥琐一笑。

    “滚。”

    “好的。”

    文輝又開上他那輛拉風跑車,一溜煙了跑沒影了。

    办完这件事。

    赵子龙就前往医药公司。

    因爲查出違禁藥物的事,醫藥公司現在還被封着。

    而且,楊大少爺好像跟閒着沒事幹,就咬着這件事不放,時不時的報紙上就會報道一下醫藥公司的事,順帶着牽扯上趙子龍。

    整個東山省,誰不知道趙子龍是飛龍集團老闆。

    因此。

    飛龍集團的股價就像過山車一樣,爆出一波新聞,立刻暴跌,過幾天,又暴漲。

    趙子龍甚至猜測,章天豪跟楊大少爺是不是玩上癮了。

    利用醫藥公司的事,操控飛龍集團的股價漲跌,來收割韭菜。

    趙子龍倒是無所謂,他也是高端玩家,趁機不割韭菜,都對不起這麼好的機會。

    像他這樣的高端玩家都賺錢了,自然有人虧錢。

    亏的是那些自不量力的小玩家和散户们。

    不过。

    医药公司的事终究还是要解决。

    郑莉的失踪,目前还是毫无音讯。

    除非宣佈醫藥公司破產,否則趙子龍作爲股東,就得承擔起相應的責任,比如上萬戶跟醫藥公司簽訂了種植藥材合同的農民的損失。

    如果換個沒良心的資本家,最好的辦法就是宣佈破產,可以減少很多損失。

    但是趙子龍自己都是農民出身,他幹不出來那種沒腚眼的事。

    驱车来到医药公司。

    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门上,还贴着封条。

    但是仓库还有人在。

    趙子龍來到位於公司大樓後面的倉庫,老遠就看見許超躺在門口的躺椅上,曬太陽。

    “怎么就你一个人,林晓萌呢。”

    赵子龙问。

    啊!許超掀開蓋在臉上的報紙,見是趙子龍,連忙站起來,“趙總,你怎麼來了?

    林晓萌去郊区种植户家里解决纠纷去了。”

    “什么纠纷?”

    “公司目前處於封停狀態,之前鄭總跟農戶簽訂的藥材收購合同,都到期了,農戶們種植的藥材都已經到了收購期,沒有辦法履行合同,農戶們都吵翻天了,這段時間,已經來了好幾次,搶着搬倉庫裏的物資,甚至還揚言再不兌現收購合同,就要燒廠房砸機器,林曉萌沒辦法,只能去談判。”

    许超说道。

    “你怎麼能讓她一個女人去,你爲什麼不去?”

    赵子龙怒道。

    “林曉萌不讓我去,讓我看着倉庫,免得有人來偷,還說,她一個女人去了,別人不會拿她怎麼樣,我去了就不一定了。”

    许超说道。

    “糊塗,人一旦脾氣上來,什麼事都乾的不出來,快帶我去。”

    赵子龙赶忙叫上许超,朝郊区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