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喬樑葉心儀 > 第1782章 戏精
    喬樑在馮運明辦公室裏坐了一會便離開,從大院裏出來後,喬樑尋思片刻,拿出手機給蘇妍打了過去。

    電話那頭,蘇妍很快接了起來,喬樑開口就道:“蘇妍,你現在有空嗎?跟我去趟精神病院看章梅。”

    “啊……你……你回來了嗎?”蘇妍意外的聲音裏帶着驚喜。

    “嗯,今天回來的。”喬樑點了點頭,“我現在大院門口,你開車過來接我還是咱們在精神病院門口會合?”

    “我開車去接你吧,你稍等一會,我跟領導請個假。”蘇妍說道。

    “好,我等你过来。”乔梁点头道。

    約莫等了二十多分鐘,喬樑便看到蘇妍開着車過來,上了車,喬樑道:“你這過來的速度可夠慢的,廣電局離大院就那麼點距離,你讓我等了快半小時。”

    “領導正在開會呢,我總得等他開完會再請假吧。”蘇妍撇撇嘴,“我還沒說你呢,你每次回來,都是約我去精神病院,就沒見你約我去過別的地方,咱們就算是假冒的男女朋友,偶爾也得浪漫一下吧?”

    “你想跟我怎么浪漫?”乔梁呵呵一笑。

    “咱們可以去吃吃西餐,或者逛逛街啊,總之就是做一些情侶間做的事嘛,那樣裝着也纔像情侶,某人纔不會懷疑。”蘇妍道。

    “某人又不是24小時跟着我們,咱們做那些有意義嗎?”喬樑淡淡一笑,“只要我約你去精神病院,他就不會懷疑咱倆的關係。”

    “为什么?”苏妍不解地问道。

    “无可奉告。”乔梁干脆道。

    苏妍转头看了乔梁一眼,微微皱了下眉头。

    蘇妍自是不知楚恆在精神病院佈下了眼線,只要她和喬樑去看望章梅,楚恆很快都會知道,所以喬樑纔會如此有信心篤定楚恆不會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

    車子在馬路上開着,蘇妍偶爾會不自覺瞄喬樑一眼,捫心自問,蘇妍有時候也不得不承認在她和喬樑的這段假冒情侶關係中,她已然對喬樑動了心,尤其是喬樑現在破格提拔即將擔任松北縣縣長,眼看着前途一片大好,蘇妍也就更加心動,在她眼裏,喬樑是個巨大的潛力股,值得投資,因此,蘇妍萌生了假戲真做的想法,只可惜喬樑看起來對她一點意思都沒有。

    車子很快到了精神病院,喬樑和蘇妍一起上樓,到了病房外,喬樑看到照顧章梅的李姐,笑着打招呼:“李姐。”

    “来了。”李姐见是乔梁,笑吟吟点头致意。

    “李姐,章梅最近怎么样?”乔梁问道。

    “还是老样子。”李姐说道。

    “哦,辛苦李姐了。”喬樑點了點頭,眼裏閃過一絲失望,章梅這輩子難道就這樣一直瘋瘋癲癲下去不成?

    “你們進去吧,我去給她洗衣服。”李姐說道。

    “好。”喬樑點點頭,他看到李姐手上確實端着一盆衣服。

    走進病房,喬樑看到章梅呆呆坐在椅子上,兩眼無神,略顯憔悴,喬樑不由嘆息了一聲,本應該年輕貌美的章梅,如今卻變成了這樣,讓人痛心。

    “你難道真的恢復不了嗎?一輩子這麼長,你現在卻就已經……”喬樑看着章梅喃喃道。

    此時此刻,喬樑並沒有注意到,當他說話時,章梅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一旁,有些無聊的蘇妍拿出手機玩,她對章梅怎麼樣根本就懶得關心,章梅是死是活也跟她沒有關係,如果不是要跟喬樑演戲,她這輩子甚至都不可能踏進精神病院這種地方。

    喬樑繼續自言自語和章梅訴說着,蘇妍有些不耐煩道:“你跟她說那麼多有用嗎,她又聽不懂,你純粹是浪費時間。”

    “她聽不懂是她的事,我要說是我的事,你要覺得不耐煩,就出去外面等。”喬樑淡淡道。

    苏妍撇撇嘴没再说什么。

    這時,在辦公室裏的楚恆接到電話,知道了喬樑和蘇妍去精神病院看章梅的消息。

    拿着手機,楚恆微微沉思着,擡手看了下時間,然後給喬樑打了過去。

    精神病院,喬樑看着楚恆打過來的電話,眼裏閃過一絲瞭然的神色,默默接起電話。

    “小喬,回來了沒有?”電話那頭,楚恆笑着問道。

    “楚哥,我今天刚回来。”乔梁笑答。

    “我就猜你也該回來了,畢竟你都快到松北上任了。”楚恆笑了起來,“咱們也好久沒一起吃過飯了,這樣吧,晚上我做東,你把蘇妍一起叫上,我請你們吃飯。”

    “楚哥,就不用讓你這麼破費了吧。”喬樑笑道。

    “怎麼能叫破費呢,你從西北迴來,我給你接風洗塵是理所應當的嘛,再說了,我請下自己的兄弟吃飯,哪能叫破費。”楚恆呵呵一笑,“就這麼說定了,咱們晚上見,我待會將吃飯的酒店和包廂號給你發過去。”

    “行,那就晚上見。”喬樑挑了挑眉頭,沒有拒絕,既然要演戲,有時候也得演得像一點。

    喬樑掛掉電話後,旁邊的蘇妍迫不及待問道,“他說什麼了?”

    “他說晚上請我們吃飯。”喬樑看了看蘇妍,“晚上咱們一起過去。”

    “哦。”蘇妍下意識點着頭,對於楚恆的邀請,蘇妍也不敢生出拒絕的心思。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喬樑和蘇妍一起來到酒店,走進包廂時,楚恆已經在裏頭,看到喬樑和蘇妍牽手進來,楚恆眼睛眯了起來,臉上的笑容愈發濃厚,看着喬樑和蘇妍笑道:“你們倆這是小別勝新婚啊,過來吃個飯都要牽着手,看得我都有點嫉妒了。”

    喬樑聽到楚恆的話,呵呵一笑,兩人到了酒店樓下才刻意牽手,爲的就是讓楚恆看到。

    見目的達到,喬樑鬆開蘇妍的手,對楚恆道:“楚哥,虹姐還是沒有消息?”

    楚恒摇摇头,叹了口气。

    喬樑暗笑,接着道:“楚哥,既然虹姐都這麼久沒有消息了,那你何不……”

    乔梁故意做出含蓄的样子没有说下去。

    “算了,我和你虹姐感情深厚,哪怕她失蹤了,我也會一直等着她的,我相信早晚有一天她會回來。”楚恆目光一黯,神色低沉道。

    楚恆的話讓喬樑忍不住想嘔吐,王八蛋,戲精,明明是道貌安然的禽獸,卻裝地一往情深。

    “不提這事了,你們坐,看看要吃什麼,你們點菜。”楚恆笑道。

    乔梁点点头,和苏妍坐了下来。

    蘇妍面對楚恆時,明顯很拘謹,坐下來一言不發,似乎對楚恆很畏懼。

    楚恆目光在喬樑和蘇妍身上來回掃着,突然道:“小喬,如今你也回江州了,依我看你和小蘇可以把婚事辦了,這樣以後你也好個人照顧。”

    “啊?”喬樑愣了一下,沒想到楚恆會突然提這個,他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喬樑一時愣住,見楚恆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心念急轉,想着如何找個合理的藉口拒絕楚恆的提議。

    “怎麼,你不願意?我看你和小蘇的感情火候已經到了嘛,既然如此,那還不如早點把婚事辦了,小蘇可是電視臺的一朵花,追求的人不知道多少,你要是不抓緊,回頭小蘇被人搶走了,你哭都沒地方哭去。”楚恆看到喬樑的反應笑道。

    喬樑嘴角抽了一下,老子要是不知道你的安排,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

    腦袋裏的想法一閃而過,喬樑道:“楚哥,我現在主要精力都在工作上,暫時不考慮婚姻的事,再說了,章梅現在這樣,我也沒心思結婚。”

    “小喬,你和章梅已經離婚了,沒必要揹負任何心理負擔,你還這麼年輕,該追求自己的幸福。”楚恆道。

    喬樑笑了笑,不動聲色從桌底下踩了蘇妍一腳,蘇妍瞅了喬樑一眼,心領神會,看着楚恆道:“他說的其實也沒錯,現在我們都忙着工作,聚少離多,結婚是快了點。”

    “好吧,你們有自己的想法,那你們自己打算吧。”楚恆笑了笑,盯着蘇妍看了一眼,眼裏閃過一絲不快。

    松北县。

    县城中心的盛景花园小区。

    此刻,小區5樓的一戶居民家裏,一對中年夫妻坐在客廳裏,男子不停地吸着煙,女子則靜*在一旁,夫妻兩人都滿臉愁容,明顯遇到了什麼事。

    “我決定了,必須去縣裏告狀,不能就這樣認了。”男子突然掐滅菸頭,沉着臉說道。

    “有用嗎?你之前不是還寫信寄給了縣裏的相關領導,最後不是也石沉大海了嗎?”女子神色低落地說着,一點都不抱希望,又道,“何況對你的處分本就是縣裏的主管部門做出的決定,你去告狀有用嗎。”

    “沒用也得試試。”男子面無表情,“這次情況不一樣,我聽說縣裏馬上有新縣長有上任了,這個新縣長,我特地瞭解了一下他的情況,或許他會不太一樣。”

    “能成吗?”女子眼里闪过一丝希翼。

    “不試試又怎麼能知道?”男子苦笑了一下,“到了這份上,我也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了,豁出去跟他們拼了。”

    “可是新縣長上任,你能見到對方嗎?”女子遲疑道。

    “想見總有辦法見到的,小小的松北縣城就這麼大點,只要有心,難道連個縣長都見不到?”男子低聲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