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喬樑葉心儀 > 第1784章 赴任松北
    蘇妍在楚恆家裏呆了接近半個小時,從楚恆家裏出來後,蘇妍鬆了口氣,對楚恆的連番質問,蘇妍剛剛都完美地應付了過去,如此一來,楚恆對她和喬樑的關係暫時也不會起疑。

    乘坐電梯到地下車庫,蘇妍坐進自己的車後,從車上的扶手箱裏翻出一包女士香菸,抽出一根點了起來,坐在車裏吞雲吐霧。

    蘇妍平時並不怎麼抽菸,但每當精神壓力大的時候,蘇妍也會借煙緩解自己的緊張情緒。

    一根烟抽完,苏妍这才启动车子,离开小区。

    回到自己家裏,蘇妍衝了個冷水澡,拿出手機給喬樑打了過去。

    電話這頭,喬樑似乎早就猜到蘇妍會給自己打電話,電話一接通,喬樑就問道:“從他家裏出來了?”

    “嗯,回我自己家了,剛洗完澡。”蘇妍點頭道。

    “真快,我還以爲他會留你下來做點什麼事呢。”喬樑呵呵笑道。

    “你什麼意思?”蘇妍臉色一下難看起來,“你不就想說我髒嗎。”

    “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着他叫你過去,看到你這樣一個大美女,難保不會產生點啥想法。”喬樑笑着解釋了一句,“主要還是你太美了。”

    “算你這個解釋勉強過關。”蘇妍哼了一聲,“我可以明確告訴你,自從我和你假扮男女朋友關係後,我和他就沒再做過那事。”

    喬樑聞言嘴角抽了抽,你就算和楚恆做過那事也跟我沒關係,你倆以前早都做過不知道多少次了。

    沒再糾纏這個話題,喬樑知道把這女人惹急了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識趣地岔過這個話題,問道:“他找你過去是不是問讓咱們結婚的事。”

    “沒錯,而且他還問咱倆做過沒有。”蘇妍點了點頭,道,“我想着咱們交往也挺久了,要是跟他說沒做過,他難免起疑,我就編了個藉口,說你那方面不行,回頭他要是問起,你記得把話圓好,別露餡。”

    “靠,你說我那方面不行?”喬樑瞪大了眼睛,“你編啥理由不好,偏偏編這個理由?萬一這事不小心傳出去,你讓我臉往哪擱?”

    “那有啥辦法,不想讓他懷疑,只能編個靠譜的理由,正好這個理由一併將咱倆不想結婚的事給搪塞過去了,他沒再追問。”蘇妍笑了起來,“這你可不能怪我,我這也是爲了咱們的合作着想,要是他起疑了,咱倆有好果子吃嗎?所以爲了不讓他懷疑,我只能放個大招了。”

    “我看你是故意的,存心埋汰我。”喬樑哼了一聲,“敢說我那方面不行,你試過了沒有?信不信我讓你求饒?”

    “來呀,有膽子你現在就來,我等着你,不來的是小狗。”蘇妍笑嘻嘻道,還有意無意地刺激着喬樑,她巴不得喬樑來。

    聽到蘇妍的話,喬樑撇撇嘴,看來鬥嘴是沒辦法從蘇妍身上佔便宜了,他也知道蘇妍的想法,但他就是不想碰蘇妍,一想到蘇妍和楚恆做過,喬樑就覺得索然無味。

    想及此,喬樑也懶得再說什麼,道:“沒什麼事,我就先掛了。”

    “我跟你說的事,你得記住了,回頭別露餡。”蘇妍又強調了一遍。

    “放心吧,我知道了。”乔梁点头道。

    掛掉電話,喬樑坐在沙發上沉思着,楚恆這人陰險狡詐,一直想要控制他,他也不能坐以待斃,只是楚恆生性多疑、處處謹慎小心,想要抓到楚恆的把柄卻又十分艱難,一想及此,喬樑有些氣餒,他之前讓老三的徒弟王笑調查過楚恆,結果一無所獲,可見楚恆謹慎到了什麼程度,對方絕非沒有違法違紀的把柄,只是隱藏得太深了,讓人無處下手。

    回頭還是得讓老三想辦法盯着楚恆。喬樑默默想着。

    一晚上的時間很快過去,次日,喬樑先去拜訪了一下張海濤和徐洪剛,吃過午飯後,下午,喬樑坐着馮運明的車子一起前往松北。

    對於張海濤,喬樑心裏無疑是感激的,之前的班子會議,喬樑從柳一萍那裏得知了班子會議上的情況,知道張海濤也幫他說了話,所以這次他的破格提拔,張海濤也是出了一份力的,哪怕張海濤起的不是決定性作用,但他無論如何都要領這份情。

    至於徐洪剛,喬樑知道徐洪剛在班子會議上沒爲自己說話,但喬樑顯然也不能因此就埋怨徐洪剛,不管怎麼說,徐洪剛都曾是他的老領導,在他落難時拉過他一把,所以這次回來,喬樑覺得自己理所應當應該去拜訪一下徐洪剛。

    在徐洪剛辦公室裏,喬樑前後也就呆了不到二十分鐘,不知道爲什麼,喬樑總覺得徐洪剛現在跟他之間隱隱有一層隔膜,兩人好像突然都變客氣了,不再像之前那般隨和隨意,而徐洪剛對他的態度,則是客氣中又帶着幾分疏遠。

    從徐洪剛那離開後,喬樑也琢磨着要不要去市長郭興安那一趟,他知道自己這次能夠破格提拔,在市裏邊起關鍵作用的是市長郭興安,沒有郭興安的力挺,他這次想當上松北縣長顯然是夠嗆,但他和郭興安素不相識,擔心自己冒昧過去有些不妥,最後喬樑乾脆給安哲打了個電話,徵詢安哲的意見。

    電話裏,安哲告訴喬樑,讓喬樑儘管過去,於公於私,他去拜訪一下郭興安,向郭興安表示下謝意都是應該的,尤其是他今後在松北縣工作,以後肯定少不了需要郭興安的支持,提前拜一下郭興安的碼頭是有必要的,因此,和安哲打完電話後,喬樑又去了趟市大院,結果被告知郭興安下去視察調研了,今天白天都不在辦公室,聽到這個結果,喬樑也就作罷,心想回頭來市裏再去拜訪郭興安也不遲,而且他今天去過,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估計也會告訴郭興安的。

    坐在馮運明的車子裏,喬樑一邊看着外面的風景,一邊和馮運明聊着天,市區到松北的距離並不是很遠,上高速後也就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這段不長的路程,喬樑之前走過多次,但沒有一次像現在這次這麼激動。

    道路兩旁的景觀依舊是那些,但經過的人心境卻是不一樣了。

    以前喬樑都是作爲隨從跟着領導下來,這一次,喬樑卻是要以主人翁的心態前往松北,擔任松北的縣長,心態的不同,也讓喬樑的心情變得格外不一樣。

    馮運明似乎看出喬樑的激動,笑道:“小喬,就要走馬上任了,有什麼感想?”

    “感想就是要努力工作,不辜負組織對我的期望。”喬樑笑道。

    “沒說實話。”馮運明笑着指了指喬樑,又頗爲感慨道,“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好像是副科吧,當時就覺得很了不起了,沾沾自喜,妄自尊大,現在想想,那會的格局太小了,就跟井底之蛙一樣,和你一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第一個地下,唉,時間過得太快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吶,不知不覺我也老了……”

    “馮部長,您可別這麼說,我覺得您還年輕呢。”喬樑道。

    “我都半老頭子一個了,何來年輕?”馮運明笑了起來,“小喬,你這馬屁拍得不對。”

    “冯部長,那您是老当益壮。”乔梁又笑。

    馮運明聞言笑了笑,說他老當益壯倒沒錯,雖然他年紀不小,但身體卻還是十分健朗,有時候連續加班熬一兩個通宵也不會覺得累,論身體素質,市裏邊這些跟他差不多年紀的領導,恐怕沒人能比得過他,只可惜他這個年紀才走到副廳的層次,將來想要再往上一步也幾乎不大可能了,對此,馮運明也經常覺得無奈,因爲組織裏對幹部提拔有很嚴格的年齡限制。

    兩人有說有笑,到達松北縣大院時,苗培龍已經帶着班子成員在大院裏迎接馮運明的到來。

    馮運明一下車,苗培龍就滿臉笑容迎上來:“馮部長,歡迎您到松北來。”

    “培龍書記,我這一趟是送喬樑同志到松北上任的,咱們今天的主角是喬樑同志。”馮運明笑着指了指從另一旁下車的喬樑。

    苗培龍轉頭看了喬樑一眼,勉強笑道:“嗯,歡迎喬樑同志到松北工作。”

    “苗书记好。”乔梁笑着和苗培龙打招呼。

    此時看到苗培龍,喬樑心裏不由有些激動,還有些親切,畢竟兩人曾經親如兄弟,畢竟在喬樑眼裏,苗培龍一直是他的苗大哥。

    但看到苗培龍淡淡的表情和有些發冷的眼神,喬樑立刻回到了現實,知道自己和苗培龍的關係已經不再是從前,知道苗培龍還在爲過去的誤解對自己耿耿於懷。

    這讓喬樑心中涌出難言的苦楚,這苦楚讓他不由暗暗嘆息。

    “好了,咱們就不浪費時間了,直接去會議室開會,我今天完成給喬樑同志保駕護航的任務,還得返回市裏呢。”馮運明笑道。

    “馮部長,這麼急?晚上我們縣裏已經準備了晚宴,您不留下來吃飯?”苗培龍挽留道。

    “不了,以後有的是機會,最近工作比較多,待會開完會我就直接回去了。”馮運明笑着擺手。

    苗培龍聞言眼裏閃過一絲失望,沒再多說什麼。

    接下來,喬樑和縣裏的班子成員一一打招呼,這時候,喬樑也注意到了站在苗培龍身後的許嬋,見許嬋也在注視他,喬樑不動聲色朝許嬋投去了一個眼神。

    在大院裏寒暄了片刻,一行人很快前往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