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喬樑葉心儀 > 第1785章 纠结
    會議室裏,縣直各部門的負責人,包括各鄉鎮街道的主要領導都已經在會議室等候,隨着馮運明等人進來,衆人都紛紛起立鼓掌。

    今天的會議主角是喬樑,馮運明宣讀了市裏的任命,任命喬樑同志爲松北縣副書記,同時提名喬樑爲松北縣縣長候選人。

    随后,则是乔梁上台做表态发言。

    喬樑發言後,緊接着是苗培龍講話,苗培龍拿着講話稿,照本宣科讀了一通,對喬樑的到來表示歡迎,對今後的工作做了展望……

    會議開完後,馮運明隨即返回市裏,馮運明並沒有發現喬樑和苗培龍有些貌合神離,不過即使發現了,馮運明也不可能幫上喬樑什麼,因爲這種事需要靠喬樑自己去克服解決,需要喬樑今後在和苗培龍搭班子的過程中,穩妥地處理好雙方的關係,這其實也是對喬樑的考驗。

    喬樑和苗培龍一起將馮運明送上車,目送着馮運明離去後,喬樑轉頭看了看苗培龍,準備和苗培龍說說話,不曾想,苗培龍直接揹着雙手,徑自轉身就走了。

    喬樑愣了一下,無奈地站在原地,他看出來了,苗培龍分明是直接在向他表達冷淡和不滿。

    許嬋原本跟在苗培龍身旁,見苗培龍直接走了,許嬋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許嬋朝喬樑投去了一個歉意的眼神,小跑跟上了苗培龍。

    看來他對我的意見還是很大,喬樑注視着苗培龍的背影默默想着。

    此時,喬樑突然很難過,心中隱隱作痛,這難過和心痛不知是爲再也回不來的曾經,還是爲無奈而又令人嘆息的現實。

    “喬縣長,我先帶您去辦公室吧。”這時府辦主任徐陽出聲道。

    “好。”乔梁点点头。

    徐陽小心翼翼在前頭帶路,他原先是盛鵬擔任縣長的時候提拔起來,如今隨着盛鵬倒臺,徐陽在縣裏邊也不得不夾起尾巴做人,尤其是喬樑這個新縣長到來後,徐陽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對待,因爲徐陽很清楚,接下來他的命運就掌握在喬樑手裏,一旦喬樑不滿意,隨時都會將他這個辦公室主任給撤換了,因此,徐陽在對待喬樑的態度上顯得分外小心。

    帶着喬樑來到辦公室,徐陽道:“喬縣長,這是盛鵬縣長以前的辦公室,我已經安排人給您重新收拾打掃過了,您看有什麼不滿意的,我馬上給您安排。”

    “不必了,就這樣吧,挺好。”喬樑環視了辦公室一圈,對辦公室整體的佈置和環境還算滿意,也懶得再折騰。

    “好。”徐阳忙不迭点头,心里悄然松口气。

    很快,徐陽又想到宿舍問題,連忙道:“喬縣長,我在縣賓館給您安排了一間宿舍,待會我帶您過去看看,您看看對宿舍是否滿意。”

    “行,吃完晚饭后过去看看。”乔梁点头道。

    見喬樑提到晚飯,徐陽不由道:“喬縣長,晚上縣裏正好也在縣賓館給您安排了接風宴,可以一並過去。”

    “那敢情好,待會傍晚下班的時候,我們就直接過去縣賓館。”喬樑笑道。

    “嗯,那沒別的事,我就先出去了,喬縣長您要是有什麼事喊我就行,我就在隔壁。”徐陽笑道。

    “你去忙吧。”乔梁挥挥手。

    等徐陽離開,喬樑轉身走到辦公桌後面那寬大的老闆椅坐下,伸手摸了摸那嶄新的扶手,上面沒有一絲痕跡,很顯然,這張椅子是新換的,沒有一點被人坐過的痕跡,像這樣一張真皮的老闆椅,市面上沒幾千塊都買不到,包括桌上的電腦,喬樑一看也是新的。

    打量着眼前的一切,喬樑暗暗點頭,徐陽這個辦公室主任也算是費了點心思。

    仰頭靠在真皮座椅上,喬樑一臉愜意,他感覺自己坐的不是椅子,而是象徵着身份、地位和權力的座椅,一路摸爬滾打走來,今天他喬樑坐在了縣長的寶座上,這一切彷彿一場夢一般,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發生了,倘若誰在之前說他喬樑以後會當上縣長,他一定會覺得對方是個神經病,但現實就是這麼魔幻,曾幾何時,他還在和葉心儀爭報社副總編的位置,爲此,自己還被紀律檢查部門的人給抓了,但現在,他喬樑卻已經是一縣之長。

    過往的一切在喬樑腦海裏一幕幕回放着,連喬樑自個都覺得不可思議,他永遠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能當上縣長。

    盯着天花板怔怔出神,不知道想了多久,喬樑慢慢回過神來,重新整理了下思緒,臉色也變得鄭重起來,因爲他清楚,當了縣長後,他接下來要面對的考驗纔剛剛開始,他來松北當縣長,是來幹事業的,不是來享受的,既然來了,如果不幹出一點名堂出來,那他喬樑都對不起自己的名字,更對不起對他寄予厚望的領導。

    一晃到了晚上,喬樑跟着徐陽來到縣賓館,今天喬樑的主要任務就是熟悉工作環境和生活環境,還沒有開始正式工作,因此喬樑也顯得比較放鬆。

    縣裏給喬樑安排的宿舍位於縣賓館的頂樓,這一樓層平時並不對外開放,主要用來接待上面下來考察的領導,而喬樑的宿舍就在靠近走廊邊的一間,是由兩個房間打通改造而成,弄成了兩室一廳的格局,一間臥室帶一個小書房,裝修得很有檔次,喬樑看了之後很滿意。

    不過喬樑很快想到自己今後長期住在這裏會不會引起別人的非議,而且縣賓館這邊人來人往的,住在這裏其實缺少隱私,想及此,喬樑看向徐陽問道:“縣裏邊那些外地來的幹部,通常都是安排住在哪裏?”

    “這個不一定,有的住在老幹部小區那邊,有的想要自己租房住,就由縣裏報銷租房的費用。”徐陽回答道。

    喬樑一聽,不由道:“這樣吧,這兩天我先住在這裏,回頭你給我外面找找房子,租一套合適的,我就搬出去。”

    徐陽聽到喬樑的話一下愣住,問道:“喬縣長,這宿舍您不滿意嗎?”

    “滿意是滿意,不過住在這邊不方便。”喬樑呵呵一笑,“你按我交代的去做就好了。”

    “好。”徐阳闻言点头,也不敢多问。

    這時徐陽的手機響了起來,徐陽接起來一聽,便轉頭對喬樑道:“喬縣長,樓下的晚宴已經準備好了,縣裏邊的領導也都過來了,咱們可以下去了。”

    “那就下去吧。”喬樑點頭道,畢竟是縣裏給他搞的接風宴,他作爲今晚的主角,顯然不能遲到。

    喬樑和徐陽下樓,今晚的接風宴設在賓館二樓的宴客廳,喬樑一到場,大家便都紛紛起立歡迎,喬樑笑着揮手示意,嘴上說道:“大家都坐……”

    很快,喬樑走到了中間主桌的位置落座,看了一圈同桌的人,都是班子裏的領導,但唯獨少了一人,那就是苗培龍。喬樑眉頭不自覺皺了一下,朝徐陽問了一句:“苗書記晚上不來嗎?”

    “我打个电话问问。”徐阳连忙道。

    徐陽走到外面打電話,一會回來,附在喬樑耳旁輕聲道:“喬縣長,我問過苗書記身邊的工作人員了,苗書記晚上不過來了。”

    聽到徐陽的話,喬樑臉色微微一變,但顧慮到此刻的場合,喬樑臉上很快就恢復了笑容,但心裏頭卻是一片陰鬱,喬樑沒有想到苗培龍在他剛上任首日的接風宴上就直接缺席,苗培龍這是什麼意思?向外傳遞他苗培龍對他喬樑不滿的信息嗎?

    心裏頭有些不滿,喬樑臉上卻是隻能裝作若無其事一般,該怎麼做還得怎麼做,苗培龍可以不講大局,他喬樑卻是不能,尤其是他剛剛新官上任,更要顧忌一些負面影響。

    喬樑不知道的是,此刻讓他不滿的苗培龍,正在酒店裏享用自己的私人晚餐,偌大的豪華包廂裏,只有苗培龍和許嬋兩人,桌上擺放着帝王蟹、紅斑魚等名貴海鮮,足足有七八盤菜餚,而吃的人卻是隻有苗培龍和許嬋兩人。

    許嬋這會正剝着蟹殼,將蟹肉喂到苗培龍嘴裏,苗培龍一邊吃一邊騰出一隻手毫不客氣地在許嬋身上游走着,弄得許嬋滿臉通紅。

    時間會改變一個人,現在的苗培龍已經不是以前的他,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投靠了駱飛的苗培龍,在駱飛周圍圈子的影響下,隨着自己在松北位置的穩定和權力的鞏固,慾望逐漸膨脹,逐漸放鬆了對自己的學習和要求,開始學會了享受,不僅享受美食,還享受女人。

    而享受女人,最方便最得心應手的自然是身邊的許蟬,在幾次含蓄的暗示之後,作爲委辦副主任的許蟬知道一旦苗培龍看上自己,自己是逃不掉的,加上自己一直想在仕途上更進一層樓,這自然離不開苗培龍的提攜,如此,大家各取所需,何樂不爲?於是,在仕途上頗有野心的許蟬半推半投入了苗培龍的懷抱。

    因爲苗培龍的老婆不在松北,因爲許蟬的老公對女人沒有興趣,加上許蟬是委辦副主任,隨時都可以以工作的名義跟在苗培龍身邊,誰都說不出什麼,所以,兩人在一起是很方便很放心的。

    苗培龍頗爲享受地喝了一口紅酒,道:“小許,我打算把你安排到縣府辦當主任,你想不想去?”

    “啊?”許嬋驚喜地看了苗培龍一眼,沒想到苗培龍會這麼快提拔自己,猶自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苗書記,真的?”

    “自然是真的,不過我安排你過去,你是有任務的。”苗培龍不緊不慢道。

    “什么任务啊?”许蝉看着苗培龙眨眨眼。

    苗培龍神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沉聲道:“我要你給我盯緊喬樑,隨時給我彙報他的一舉一動……”

    “啊!”許嬋大吃一驚,心情從剛剛的驚喜瞬間變得發涼,沒想到苗培龍竟然是要她去監視喬樑,這讓許嬋一下子陷入兩難,雖然她現在是苗培龍的人,但捫心自問,她不想做對不起喬樑的事,因爲自己畢竟從心裏喜歡喬樑,而且和喬樑發生過一次那種關係,雖然那次喬樑是被動的迷糊的,雖然喬樑未必真正喜歡自己,但那次卻給自己帶來了巨大的歡愉和長久的懷想。還有,喬樑畢竟幫過她,沒有喬樑,她不可能從鄉鎮調到縣裏,也不會有今天,只是……

    許嬋偷偷瞄了苗培龍一眼,她現在一身前途都繫於苗培龍身上,許嬋很清楚,苗培龍能提拔她,也能立刻就擼了她,如果她不答應,幾乎肯定會招致苗培龍的不滿,到時候怕是連現在的位置都保不住。

    一時之間,許嬋陷入矛盾和糾結中,這對她來說,這是一個痛苦的選擇,此時此刻,許嬋深切感受到了一句話:在體制裏,小人物永遠是沒有選擇權的。她想進步,但除了攀附迎奉領導,似乎又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这是一种悲哀,一种无奈而又可怜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