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喬樑葉心儀 > 第1786章 这就是缘分
    看到許嬋猶豫,苗培龍臉色一下陰沉起來,“怎麼,不願意?”

    苗培龍的反應讓許嬋心頭一顫,下意識脫口而出:“我願意。”

    “好,你願意就行,回頭我來安排。”苗培龍點了點頭。

    許嬋猶豫了一下:“苗書記,這事是不是需要先跟喬縣長通氣一下,畢竟他現在是縣長。”

    “不用,我是書記,組織人事調整我說了算,跟他通什麼氣?”苗培龍不以爲然地撇了撇嘴。

    許嬋聞言不敢再多說什麼,按說喬樑是縣長,縣府辦主任要換人,肯定得徵詢喬樑的意見,但苗培龍卻是專橫獨斷,擺明了不想徵求喬樑的意見,這分明是沒把喬樑放在眼裏,還有一點,那就是苗培龍現在明顯對喬樑有很大的敵意。

    想到今後可能面臨的處境,許嬋心裏默默嘆了口氣,她不知道苗培龍和喬樑的關係爲何會變成現在這樣,但兩人的矛盾越大,屆時她夾在中間肯定會更加難做人,而且苗培龍還要她盯着喬樑的一舉一動,這讓許嬋打心眼裏牴觸,但她又不敢違背苗培龍的意思,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位置,以後還寄希望於跟着苗培龍能更進一步,她現在只能按苗培龍的話去做。

    縣賓館裏,宴席已經快結束,今晚專爲喬樑搞的接風宴,除了苗培龍沒到場,縣裏的其他班子成員都到了,但恰恰是因爲苗培龍沒來,讓今晚的這場接風宴顯得不是那麼隆重,同時,也讓一些嗅覺敏銳的人隱隱察覺出那麼一點不對勁,苗培龍似乎對這位新來的喬縣長有那麼一點點不尊重?亦或者是不滿?

    晚宴結束後,衆人逐漸離去,喬樑將班子主要成員送走後,依舊站在原地。

    喬樑並不知道,不遠處的賓館停車場,一輛灰色的日產天籟上,一名男子正緊緊盯着他。

    “喬縣長,您還有什麼吩咐嗎?”站在喬樑身後的府辦主任徐陽出聲問道。

    “沒事了,徐主任,你先回去吧。”喬樑擺擺手。

    “那我先回去了,您有什麼事就打我電話,我手機24小時開機。”徐陽說道。

    “好。”乔梁点点头。

    看着徐陽離開,喬樑也並沒有返回宿舍,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沿着縣賓館旁邊的河堤路往下走,前邊大概五六百米處是一個小公園。

    就在喬樑走向公園時,剛剛在賓館停車場的那輛灰色日產天籟也啓動起來,慢慢跟在喬樑後邊。

    約莫走了小十分鐘,喬樑到了公園,在公園門口張望了一下,又拿出手機看了看,這時前邊不遠處有人探出頭來喊道:“喬哥。”

    喬樑聽到聲音,將手機收起來,走過去笑道:“我說怎麼沒看到你,原來在門後。”

    前边站在公园大门后的,赫然就是姜秀秀。

    看着喬樑走近,姜秀秀眼神裏帶着欣喜的神色。

    “走吧,咱们在公园里走走。”乔梁道。

    “好。”姜秀秀点了点头。

    喬樑和姜秀秀往公園裏頭走進去時,之前一直跟着喬樑的那輛日產天籟停下,車上下來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跟了上去。

    公園深處,喬樑和姜秀秀沿着公園的鵝卵石小路走着,這個時間點,公園裏的人已經不多,姜秀秀邊走邊道:“喬哥,真沒想到你會來松北工作,之前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都高興死了。”

    “我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會來到松北工作,人生的際遇真是十分神奇。”喬樑笑笑,轉頭看着姜秀秀,“或許這就是緣分。”

    “是啊,也许这就是缘分。”姜秀秀跟着笑。

    “秀秀,你現在工作還順利嗎?”喬樑關心地問道。

    “還行吧,反正就是得過且過,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無事一身輕。”姜秀秀自嘲道。

    “秀秀,怎麼能有這種想法?你現在還年輕,正是幹事業的時候,怎麼能如此消沉?”喬樑批評道。

    喬樑說完,想到苗培龍,眉頭一下皺了起來:“是苗書記在針對你?”

    姜秀秀沉默了起来,没有正面回答。

    看到姜秀秀的反應,喬樑立刻明白過來,知道自己沒有說錯,一定是苗培龍針對姜秀秀,才導致姜秀秀現在的日子不好過。

    心裏想着,喬樑有些生氣道:“這個苗培龍,怎麼能這樣?他堂堂一個書記,爲了一點過去的事耿耿於懷,針對你一個女人,他還有沒有一點胸襟氣度了?”

    喬樑此刻直呼苗培龍的名字,可見對苗培龍已然是十分不滿,苗培龍對他喬樑有意見,喬樑還覺得比較無所謂,但苗培龍針對姜秀秀一個女人,喬樑委實是覺得苗培龍太小家子氣,更何況當初姜秀秀那樣做本也沒啥錯。

    姜秀秀聽到喬樑的話,連忙道:“喬哥,慎言。”

    “我說的是實話,有啥好怕的?”喬樑冷哼一聲。

    “喬哥,你以後畢竟要和苗書記搭班子,我不想因爲我的事,讓你和苗書記產生隔閡和矛盾,那樣會影響你以後的工作。”姜秀秀低聲說道。

    喬樑聞言呵呵一笑,“就算我想和他好好相處,恐怕他也不願意。”

    “为什么?”姜秀秀疑惑道。

    “你不知道吧,今天晚上的宴席,苗書記並沒有過來參加,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心裏也同樣對我很不滿。”喬樑淡淡道,“而且他這麼做,一點顧全大局的想法都沒有,只會對外傳遞一些不好的信號。”

    “這……”姜秀秀很是驚訝,她沒想到苗培龍連喬樑上任第一天的宴席都不去參加,這無疑會讓別人察覺出一點什麼,正如喬樑所說,這的確是對外傳遞了很不好的信號,如此說來,苗培龍確實是一點胸襟氣量都沒有。

    想及此,姜秀秀不禁有些爲喬樑擔心:“喬哥,那你以後咋辦?和苗書記搞不好關係,怕是不利於你今後開展工作。”

    “還能咋辦,井水不犯河水唄,我的工作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嘛,只要苗書記不隨意干涉我的工作,我也懶得去管他的事。”喬樑說道。

    嘴上如此說着,喬樑心裏卻是還想着今後如果能儘量修復他和苗培龍的關係,那就得儘量去修復,畢竟只有兩人齊心協力的搭好班子,才能開創松北發展的新局面。

    兩人邊走邊聊着,突地,從草叢裏竄出一個人,喬樑和姜秀秀俱是嚇了一跳,尤其姜秀秀是女人,險些嚇得尖叫出來。

    “你是誰?”喬樑把姜秀秀拉到身後,警惕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喬縣長別誤會,我不是壞人。”男子急忙道。

    “你認得我?”喬樑盯着眼前的男子,眼神依然保持着戒備,特別是在聽到男子的話後,喬樑陡然反應了過來,“你跟蹤我?”

    “喬縣長,我不是故意跟蹤您,我只是想跟您反應問題。”男子連忙解釋了起來。

    “那你怎麼認識我?”喬樑盯着對方,今天才剛剛到松北來上任就有人認識他,喬樑還真有些奇怪。

    “喬縣長,要認識您很難嗎?前些天,報紙媒體上有不少關於您的報道,只要有心留意一下,都會認識您的。”男子說道。

    喬樑聞言,一下恍然,只要有去看新聞報道,確實是會認得他,當然了,那些平日裏不看報紙新聞的另當別論。

    “你說你要跟我反映問題?”喬樑再次看着對方。

    “對。”男子忙不迭點頭,接着主動道,“喬縣長,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魏雲成,之前是咱們松北縣醫院的副院長。”

    “你就是魏雲成?”這時,姜秀秀指着魏雲成突然出聲,一臉的驚訝。

    “你认识我?”魏云成看向姜秀秀.

    “我看過你的報道,你因爲騷擾女病人被衛生局開除了,還吊銷了你的醫師執業證。”姜秀秀看了魏雲成一眼,眼裏閃過一絲厭惡。

    “沒想到我在松北縣也算個名人了,只不過這個名聲卻是惡名,臭名昭著。”魏雲成自嘲地笑道。

    喬樑聽到姜秀秀說的有關魏雲成的事,對魏雲成的第一印象也變得不好起來,淡淡道:“你找我什麼事?”

    “喬縣長,我被開除,是被人故意栽贓陷害的,我根本沒有騷擾女病人。”魏雲成急忙說道。

    “你說你被人栽贓陷害,有證據嗎?”姜秀秀出於職業習慣,下意識就搶在喬樑面前開口,看着魏雲成道,“我可是看過咱們縣報紙採訪過那位女病人,人家聲淚俱下地控訴你騷擾她,還說你請了一些社會上閒散分子威脅她。”

    “那些都是無稽之談,是刻意編造的謊言,是他們故意往我身上潑髒水,無非就是爲了把我一棍子打到底。”魏雲成一臉激動道。

    “你說別人栽贓你,也不過是你的一面之詞,你如果沒有證據,那你的話也沒有任何說服力。”喬樑淡然道。

    “喬縣長,我有證據能夠證明他們是栽贓我,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整我,報復我,讓我不敢再對外出聲。”魏雲成着急地說着。

    喬樑看着對方的反應,眉頭微擰,他沒有想到剛上任第一天就會遇到這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