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喬樑葉心儀 > 第1787章 人在江湖
    沉思片刻,喬樑說道:“我們找個地方坐下說吧。”

    聽到喬樑的話,魏雲成有些激動,因爲喬樑的口氣顯然是願意聽他訴說,這至少給了他一個伸冤的機會。

    三人來到附近的一個小亭子,喬樑看着對方道:“你說你叫魏雲成是吧,說說你的情況。”

    “喬縣長,是這樣的,我原來是縣醫院的副院長,我們醫院正在興建一棟新的住院大樓,18層高,總投資近2個億,項目是從去年開始的,我無意中發現項目偷工減料,並且虛構工程服務項目,編制虛假財務報表……而這些,跟我們醫院院長季晨明都有關係,發現了項目的問題後,我就寫信給衛生局反映這些問題,本以爲衛生局會調查這件事,沒想到結果等來的卻是對我的開除處理……”魏雲成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說了起來。

    喬樑聽完,眉頭一下皺了起來:“按你的意思,是你們醫院的季院長對你進行打擊報復?”

    “對,而且連衛生局的領導都有問題,因爲消息肯定是從衛生局泄露出去的,否則季晨明如何知道我寫信向衛生局反映問題?並且衛生局的領導還明顯偏袒季晨明,季晨明明顯有嚴重的問題卻不調查處理,最後反倒給我扣了個騷擾女病人的帽子,把我開除了。”魏雲成一臉憤怒地說着。

    “你說的都是你的猜測,有證據嗎?”喬樑問道。

    “有,我有證據。”魏雲成說着話,從懷裏掏出一個本子,道,“這是我記錄的關於住院大樓項目的一些財務問題。”

    魏雲成說完,要把本子遞給喬樑時,突然猶豫了一下,握住本子不肯鬆手:“喬縣長,我能相信你嗎?”

    “你來找我,不就是因爲相信我嗎?”喬樑呵呵笑道,“你如果不相信我,那你找我有什麼意義?”

    魏雲成聞言,臉色掙扎了一下,他來找喬樑,就是從網上看到了喬樑的相關報道,相信喬樑是一個正直而又充滿正義的好乾部,所以纔會冒險找過來,眼下來都來了,他除了信任喬樑,又有什麼選擇?

    如此想着,魏云成松开手,把本子给乔梁。

    喬樑打開手機電筒照着簡單翻了一下,隨即把本子遞給姜秀秀,道:“你看看。”

    魏雲成見喬樑把本子遞給姜秀秀,一下急道:“喬縣長,您……”

    “不必着急,你知道她是谁吗?”乔梁笑问。

    “不知道。”魏云成摇了摇头。

    “她是咱們縣紀律檢查部門的副書記,所以你這事,其實應該找她纔對。”喬樑笑道。

    “啊?”魏雲成吃驚地看着姜秀秀,沒想到跟着喬樑的這個不起眼的女人竟會是縣紀律檢查的副書記,他還真是看走眼了,以爲對方只是喬樑的一個朋友罷了。

    姜秀秀也打開手機電筒照着看,她看得比喬樑認真,仔細看了魏雲成記錄的關於項目的財務問題後,姜秀秀擡頭問道:“既然你掌握了項目財務問題的證據,你沒向檢察部門或者是我們單位提交這份證據嗎?”

    “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我哪敢輕易把這份證據提交上去,我怕招致他們更嚴重的報復。”魏雲成苦笑了一下,“而且我也不是沒給縣檢察部門包括你們單位寫信反映過問題,但都無疾而終。”

    “哦?”姜秀秀驚訝地看了魏雲成一眼,“你還寫信給我們單位反映過問題?”

    “我寫過了,但都石沉大海,一點回應都沒有。”魏雲成搖頭,“不只是這些,我還給縣裏分管衛生的主管領導寫過信,結果也一樣,根本沒人重視。”

    “你不知道他給你們單位寫過信?”喬樑看着姜秀秀道。

    “我還真不知道這事。”姜秀秀搖了搖頭,又道,“不過也正常,我們單位分管信訪的是另一位副書記,他要是把相關的信件給忽略了也可以理解的,畢竟每天寄來的各種匿名信件很多,我們一般都比較看重有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又或者是不是連續有大量的信件反映同一問題,否則我們不會處理的,畢竟單位裏的人手就那麼一點點,要是每封信件都要去查證調查,那就算是給我們增加十倍的人手都不夠。”

    “这倒也是。”乔梁点了点头。

    “喬縣長,我這事,您會管的,對吧?”魏雲成滿臉希翼地看着喬樑。

    喬樑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姜秀秀,“這件事交給你處理,如何?”

    “可以,交给我吧。”姜秀秀点头道。

    “嗯,那就交給你。”喬樑笑了笑,看向魏雲成,“你這事就由姜副書記接手,我想她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

    “喬縣長,那您不管嗎?”魏雲成着急地問道。

    “我要是不管,還會把你這事交給姜副書記嗎?”喬樑笑了起來,“姜副書記是縣紀律檢查部門的副書記,把你這事交給她是最合適的。”

    “是啊,魏副院長,喬縣長是縣長,又不是直接負責查案的,你的事交給他,他也得移交給相關部門去查,其實都一樣的。”姜秀秀解釋道。

    “那好吧。”魏雲成無奈地點了點頭,眼裏依然閃過一絲擔憂,他終究還是信任喬樑多一點,覺得只有交給喬樑才放心。

    喬樑見狀不由笑道:“放心吧,你這事我時不時會過問一下,只要你反映的問題屬實,我可以給你保證,那些貪贓枉法的人一定都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喬縣長,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魏雲成聽到喬樑的話,踏實了不少,想到自己的事,連忙又問道,“喬縣長,如果最後證明我是被人栽贓陷害的,能不能恢復我的職務和行醫資格?”

    “放心,会的。”乔梁点了点头。

    “好,我相信您。”魏雲成飽含希望地看着喬樑。

    看到魏雲成的目光,喬樑心頭突然有些觸動,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沉甸甸的責任,他身爲縣長,不只是肩負着松北發展的重擔,還肩負着全縣老百姓的信任,無論是哪一項,都是對他喬樑的考驗,他不能辜負上級領導和組織對他的期望,更不能辜負老百姓的信任。

    “喬縣長,那我先走了。”魏雲成完成了自己的事,準備離開,臨走前,魏雲成遲疑了一下,期期艾艾地看着喬樑,“喬縣長,您……能不……能……”

    “能什么?”乔梁疑惑地看着对方。

    “能不能把您的電話號碼給我一個?”魏雲成壯着膽子說道。

    “就這事啊?當然可以。”喬樑笑了笑,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報給對方。

    得到喬樑的電話號碼,魏雲成露出了高興的笑容,這是他今晚第一次笑得如此開心,喬樑願意把電話給他,說明喬樑不是在敷衍他,同時也讓他今後要聯繫喬樑方便了許多,以後他要找喬樑,不用再像今天這麼辛苦蹲守,而且以後也未必會有像今天這麼好的機會,現在有了電話號碼就方便了。

    看着魏雲成高高興興離開,喬樑搖頭道:“沒想到我剛來松北上任第一天,就會遇到這樣的事。”

    “其實天底下哪裏都有不平事,只不過有的人有機會伸冤,有的人卻是連伸冤的機會都沒有。”姜秀秀深有感觸道。

    “看不出你现在还挺感慨。”乔梁笑道。

    “幹這一行久了,看到的事情多了,自然就有很多感觸。”姜秀秀嘆了口氣,“有時候我其實也會經常生出一種無力感,想做點什麼,卻無能爲力。”

    “很正常,就像應了那句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咱們身在體制,又哪能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即便是上面的大領導,又何嘗不是有很多顧慮。”喬樑說道。

    兩人繼續走了一會,看到時間不早了,喬樑道:“秀秀,今晚就到這吧,該回去休息了,明天還得早起上班,反正以後我們都在松北,有的是碰面的機會。”

    “好。”姜秀秀点了点头。

    從公園裏出來,姜秀秀是開車過來的,見喬樑走路,姜秀秀道:“喬哥,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走回去也就是十來分鐘的功夫,就當散步了。”喬樑道,“你直接回去吧,免得讓人看到了影響不好。”

    “那好吧。”姜秀秀有些失望地點頭,她其實有些想和喬樑再續前緣,自從當初喬樑去西北掛職前在黃原的那一夜之後,兩人再也沒有做過,但看到喬樑沒有那方面的意思,姜秀秀也不好意思主動,而且她知道喬樑也是爲了她好,畢竟自己和前夫復婚了,委實不該再和喬樑那樣。當然,那次在黃原的一夜,似乎是個情有可原的例外。

    但姜秀秀心裏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她和前夫復婚只是爲了孩子,兩人就算是復婚了,也是各過各的,姜秀秀從來沒有再讓丈夫碰過自己,而她作爲女人,卻是也有自己的生理需求,有時候夜深人靜,姜秀秀其實也是充滿渴望的,如今喬樑來了,看到喬樑對她沒有那方面的意思,姜秀秀心裏的失落可想而知。

    默默注視着喬樑的背影,良久,姜秀秀輕輕嘆了口氣,開車往自己的住所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