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喬樑葉心儀 > 第1789章 最信任的人
    姜秀秀從高君卓辦公室離開,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姜秀秀將門關上,神情嚴肅地走到椅子上坐下。

    剛剛被高君卓訓斥,姜秀秀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因爲這樣的事並不是第一次發生,高君卓是苗培龍陣營的人,所以對方刻意刁難她,姜秀秀完全能理解,真正讓姜秀秀感到意外的是高君卓對於她想調查縣醫院魏雲成一事的態度,高君卓的反應似乎有些過激。

    在辦公桌前默默坐了一會,姜秀秀拿出昨晚魏雲成給她的本子,裏頭記錄了縣醫院新建住院大樓項目的一些財務問題,姜秀秀再次認真看了起來。

    憑姜秀秀從事紀檢工作多年的直覺和經驗,姜秀秀是相信魏雲成的,而今天通過高君卓的反應,姜秀秀隱隱又感覺這事或許比她想的還要複雜。

    思忖片刻,姜秀秀看了下時間,拿出手機給喬樑打了過去。

    電話打通,姜秀秀道:“喬哥,晚上有空嗎?一起吃晚飯。”

    “行啊,你對松北熟,地點你定,待會把吃飯地址給我發過來就行。”喬樑道。

    兩人通完電話,喬樑繼續看手頭的資料,剛剛許嬋已經離開。

    約莫過了二十分鐘,喬樑手機收到短信,看了下信息,喬樑將辦公桌收拾了一下,走出辦公室。

    姜秀秀定的飯店就在縣賓館附近,這裏距離縣大院也不遠,喬樑看了下手機導航,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離,便索性不坐車子,直接走路過去,正好可以多熟悉下松北縣城。

    雖然松北縣在江州排名靠後,但論發展程度,無疑是甩了涼北幾條街,走在松北縣城,和涼北縣比起來,感受不同的第一點就是熱鬧!

    偌大的涼北縣只有七萬多人,地廣人稀,而松北縣常住人口則是足足有七十萬人,縣城的人口也不少,因此,縣城裏可以說是充滿了煙火氣,熱鬧非凡。

    喬樑邊走邊看着地圖導航,往姜秀秀定的飯店走去,這時不遠處傳來吵鬧聲,喬樑擡頭望去,發現不遠處有一夥人正拿着砍刀鐵棍在街道上追逐,雙方似乎在打羣架,直接在街上大打出手,街上的行人紛紛躲開,有一些不怕事的則站在路邊看熱鬧。

    喬樑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松北的民風啥時候這麼剽悍了?

    見路邊好些個男子不僅沒報警,還不嫌事大地大聲起鬨,喬樑走了過去,問其中一男子:“老兄,你們咋不報警,這樣打架可是會出人命的。”

    “哈,老弟你是外地來的吧?一看就知道你不是常住本地的人。”男子聽到喬樑的話,轉頭看了喬樑一眼,笑呵呵道。

    “为什么这么说?”乔梁皱眉道。

    “你要是常住本地的人,對這種事就見怪不怪了,這些人打架雖然狠,但都有分寸,哪裏會真的打死人。”男子笑道。

    “老兄,聽你這意思,這種事難道經常發生嗎?”喬樑眉頭一下皺得老高。

    “可不,你要是呆久了,就會經常看到了,特別是夜市大排檔那邊,那些混社會的小年輕,經常喝高了就尋釁滋事,打架鬥毆是常有的事。”男子笑道。

    “聽你這麼一說,這松北的治安不太好嘛。”喬樑再次皺眉。

    “也還好吧,正經人只要不去惹那些社會上的小流氓也不會有啥事。”男子說道。

    喬樑聽到對方的話,眉頭微擰着,對方說的輕鬆,喬樑心裏卻是輕鬆不起來,這分明說明的松北的治安很一般。

    喬樑正沉思間,聽到了警笛聲,不知道誰報的警,警車已經朝這邊過來了,那兩幫打羣架的人瞬間散去。

    看到這一幕,喬樑搖了搖頭,這會的所見所聞,喬樑記在了心裏。

    走到飯店,喬樑來到二樓姜秀秀定的包廂,對方已經先一步到達。

    “喬哥,你點菜吧,今晚我請客,就當是我個人給你搞的接風宴。”姜秀秀滿臉笑容地將菜單遞給了喬樑。

    “這麼客氣幹嘛,咱倆又不是外人。”喬樑笑道。

    “不管怎麼說,我作爲東道主,總得請客吧。”姜秀秀跟着笑。

    “行,那今晚就讓你請客。”喬樑笑着點頭,拿起菜單隨意點了四個菜。

    兩人等着上菜的功夫,喬樑隨口問道:“秀秀,松北的治安怎麼樣?”

    “還好吧,你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姜秀秀疑惑地看着喬樑。

    “我剛剛過來的路上,看到兩夥人在街上打羣架。”喬樑把剛剛的所見所聞說了一遍。

    姜秀秀聞言道:“這個確實存在,那些在社會上混的小年輕,就是社會治安的不穩定因素,夜市大排檔那邊我也聽說過,是亂了點,不過我很少過去那一片。”

    “這說明縣裏的綜治工作還是搞得不到位啊。”喬樑撇撇嘴,“綜治工作容不得半點馬虎,必須三百六十度全方面無死角覆蓋,才能給老百姓營造一個和諧安寧的生活環境。”

    “這個我沒太大的發言權,畢竟我不在相關部門工作。”姜秀秀苦笑,不敢隨意發表評論。

    喬樑見狀,也沒爲難姜秀秀,不過對這事,喬樑卻是悄然上了心。

    “對了,喬哥,昨晚那個魏雲成的事,我恐怕是無能爲力。”姜秀秀無奈道。

    “怎么,连你都查不了?”乔梁惊讶道。

    “我這都還沒開始查呢,就被高書記訓斥了一通,不准我插手這事,所以我現在根本就做不了什麼。”姜秀秀解釋道。

    聽到姜秀秀的話,喬樑不由皺眉,他雖然剛上任,但對縣班子的成員卻是已經熟記於心,姜秀秀口中的高書記是縣紀律檢查部門的一把手,此刻聽姜秀秀這麼一說,喬樑對高君卓的第一印象便有些不太好。

    “你有將魏雲成提供的證據給高書記看一下嗎?”喬樑問道。

    “没有。”姜秀秀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给他看?”乔梁追问道。

    “魏雲成這事,看似只是牽涉到醫院的工程問題,但誰知道里頭的水有多深呢,在對情況有全面瞭解之前,我也不敢貿然把他提供的證據給高書記看。”姜秀秀解釋道。

    “這麼說來,你對高書記也沒太大的信心?”喬樑若有所思地看着姜秀秀。

    姜秀秀無奈地笑了一下,算是默認了喬樑的話。

    “秀秀,如果讓你評價高書記這個人,你會怎麼評價他?”喬樑忍不住問道。

    “喬哥,這個我不好說,我畢竟在高書記手下,我對他的評價可能會帶入我的主觀情緒,有失偏頗,以後你和高書記多接觸,應該會逐漸瞭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姜秀秀說道。

    “你倒是謹小慎微,當着我的面也這麼小心。”喬樑搖頭笑道。

    “不是,可能是我從事紀律工作久了,不太喜歡背後議論評價別人,尤其是我的上級。”姜秀秀說道。

    乔梁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强求姜秀秀。

    “那魏雲成這事,你這邊看來是沒辦法查了?”喬樑接着道。

    “我倒是想查,可我怕回頭高書記大發雷霆,高書記原先就不太待見我,這要是發現我又違揹他的意思,恐怕他該發飆了。”姜秀秀語氣的充滿了無奈。

    “高君卓为什么不待见你?”乔梁问道。

    “高書記和苗書記的關係很密切。”姜秀秀簡單說了一句。

    無需姜秀秀說太多,喬樑一聽便明白了,原來是這個原因!

    想及此,喬樑對苗培龍的觀感愈發不好,苗培龍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子?跟他之前熟悉的那個正派積極、清正磊落的苗大哥完全不是同一個人。

    難道自己以前認識的苗培龍,只是他在相應的態勢和環境中表現出來的相應一面,而現在,隨着江州上下大環境的改變和他自身位置的穩定穩固,他的心態和思維也發生了某些改變,以前隱藏在深處的某些東西不由自主釋放或者展露出來了?換句話說,難道這纔是真實的苗培龍?

    如此一想,喬樑不由有些感慨,又有些沮喪和惆悵。

    “唉,沒想到你在單位裏的日子也不好過,秀秀,委屈你了。”喬樑心疼地看着姜秀秀。

    “沒事,習慣了就好。”姜秀秀無所謂地笑笑。

    看到姜秀秀豁達的樣子,喬樑突然有些感慨,環境真的能改變一個人,姜秀秀現在變得比他印象中堅強了許多。

    “喬哥,魏雲成的事,我是幫不上忙了,不過咱們昨晚答應人家了,也不好食言,我倒是有個人選可以推薦給你,對方一定能幫上忙。”姜秀秀說道。

    “哦,你說的這個人是誰?”喬樑一下來了興趣。

    “是咱們縣檢察的一把手,凌宏偉,他可是查案的一把好手,而且爲人剛正不阿,是個很正直的人。”姜秀秀說道。

    “聽你這麼說,你對他的評價很高嘛。”喬樑笑道。

    “對,我曾經因爲工作跟他接觸過幾次,對他頗有些瞭解,而且他之前曾經敢爲了案子頂撞盛縣長和苗書記,也正是因爲如此,他很不討縣裏那兩位主要領導的喜歡,因此,苗書記和之前的盛縣長也都有意打壓他,他這個一把手,如今可以說是有名無實,幾乎被架空了。”姜秀秀跟喬樑解釋起來,又道,“喬哥,你要是去找他,他肯定很高興。”

    “好,你說的這個凌宏偉我記下了。”喬樑暗暗點頭,打算回頭去找一下這個凌宏偉,他對姜秀秀的話還是信任的,對方可以說是他目前在松北最信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