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9章战袍

    吃完了紅果羅碧回去繼續煉製,既然楊再驤不中用,那就看她和朱興炙的。

    蔣藝昕跑過來,看看羅碧又瞅瞅爐鼎,嘴上道:“羅碧,你如果能煉製出可以出任務的裝備多好,我們也不貪心異獸,挖一些野菜也好。”

    羅碧探出精神力,在爐鼎中一掃而過:“我儘量,這一爐很快就煉製完成了。”

    這個很快又用了一個小時,朱興炙先一步煉製完成,小孩撤了小火球去一邊歇息。這次煉製持續了將近六個小時,可把小孩給累壞了。

    湯紹走過去,羅碧喊道:“先別打開朱興炙的爐鼎,我馬上就煉製完成了,我們倆的爐鼎一起打開。”

    行吧,湯紹等着,秦奕朗和鳳凌等人陸陸續續不煉製了。大家都很好奇,用了六個小時的時間煉製,這次應該是裝備了吧!

    過了幾分鐘,羅碧才煉製完成,精神力一撤,搞定。

    “行了,打开炉鼎吧!”罗碧闪到一边。

    羅傑沒用湯紹動手,他拿了乾淨毛巾走到爐鼎跟前,其餘人呼呼啦啦湊過去。羅碧也在一邊瞧着,朱興炙打起精神走過去,小孩眼中帶了期待。

    如果是装备,他们可以试着出任务。

    羅傑墊着毛巾打開爐鼎,打眼一瞧,入目皆是月白色。羅傑莫名看着眼熟,上手一摸,手感柔軟細滑,上面還有印花,滿滿一大爐子。

    等看清是什麼,羅傑的臉當即就綠了,呵笑兩聲不知道說什麼好。

    “怎么了?”文耀问。

    罗杰把位置让出来:“呵,自己看。”

    羅碧疑惑的仔細一瞅,尼瑪,她還以爲是啥裝備,沒想到是給勺子做戰袍的七乐彩玩法,你說煉製一把低級璧翡劍也比七乐彩玩法好呀!

    這七乐彩玩法和給勺子做戰袍用的七乐彩玩法還不一樣,勺子穿的七乐彩玩法含有能量,這一爐七乐彩玩法顯然沒有能量。

    谁稀罕这个呀!穿着好看呀?

    文耀、秦奕朗幾個瞧明白了,只覺得好笑,裝備變七乐彩玩法,不得不說羅碧在煉製方面一直都是出其不意。

    可惜,锦缎也是一般锦缎,着实没啥用处。

    那邊蔣藝昕把朱興炙煉製的爐鼎打開,不出所料,也是一爐子七乐彩玩法。

    得,没啥新意,众人散开洗手吃饭。

    羅碧想了想,把煉煉器鼎裏的七乐彩玩法都拿了出來,她數了數,她煉製的一共五塊七乐彩玩法,顏色偏差不大,都比較清雅淡然。

    朱興炙用的是小爐鼎,體型不大,故而煉製了一塊七乐彩玩法。

    咦?

    羅碧看到爐鼎中的綵線玉石,呵笑,還挺全乎。

    此時,羅碧望着七乐彩玩法忽然心思一動,將六塊七乐彩玩法仔細整理一番,收了起來。洗了手跑去吃飯,折騰到這個時候才吃飯,衆人快速吃完,繼續煉製。

    羅碧不煉製了,拿了七乐彩玩法去朱家找朱夫人做戰袍,朱夫人驚訝了一下應了。

    忙活了两天,做出来五件战袍。

    “羅碧,多花些心思購置食材吧!”朱夫人嘆氣:“戰袍這些東西不中吃,沒必要把心思放到這上面,這個冬季不好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