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王不必被打倒 > 900 不请自来之人
    吃過早餐之後,衆人在餐廳裏閒聊了一陣子,然後便當場散隊,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了。

    別看衆人現在這麼悠閒的在這裏吃着早餐,其實,因爲戰爭的關係,大家都變得很忙。

    例如已經不在這裏的蕾莉,就是回到了拉扎哈德家裏,幫助自己的父親管理冒險者公會,爲冒險者們重新制定委託,盡力處理因戰爭的出現而混亂不已的冒險者行業。

    誰讓王都外面現在是到處都充滿着煉魔及隨時有可能出現的魔人幼體呢?

    在這樣的情況下,冒險者們根本無法順利外出執行任務。

    不过,需要冒险者的地方到处都是。

    像是接納難民,對難民們進行引導,還有確保各種物資,確保王都民衆的生存所需,以及必要的時候外出殲滅煉魔乃至是魔人幼體,這些工作都需要人手。

    王國自然不會放過冒險者這麼一大機構裏現存的戰力及人手,因而拉扎哈德家現在可謂是相當的忙碌,每天都需要和王宮交接各種工作,再製成委託,讓冒險者們去完成。

    薇薇安同樣天天都有去拉扎哈德家,幫拉扎哈德家及冒險者公會總部的忙。

    蒂耶兒則天天都帶孛茲圖特家裏的騎士團外出,和煉魔的大軍互相廝殺。

    露米雅的實力比較不濟,卻也以自己的方式在努力,不是跟着薇薇安去冒險者公會總部,就是跟着蒂耶兒一起出城,連心愛的妹妹們都拜託菈夏幫忙照顧了。

    至於梅莉卡,她更是被神族的女神們視爲重要的戰力,與尤琳一起組成了極限級的二人小隊,在莉妲斯及阿妮瑪的拜託下,每天都會飛出城外,到比較遠的地方殲滅威脅性極大的魔人幼體。

    梅莉卡的自然魔法雖無法殲滅魔人幼體,卻有封印的能力,可以將魔人幼體封印在大地的深處,讓它們永遠無法重見天日。

    尤琳的龍息對魔人幼體的殺傷力極大,能夠突破一切防禦,即便是具備半實體的特性,一旦有魔人幼體捱了尤琳的吐息,那必定是連一塊肉片都留不下來的結果,想靠虛實的轉換來轉移傷害,重新復活,那將會很難很難。

    兩人一起組合,加上同爲極限級的強者,這一個月裏每逢遭遇到魔人幼體,都能確實的將對方給消滅。

    所以,爲了儘量減輕王國境內的城市及民衆受到無法抵抗的魔人幼體的威脅,兩人是已經成爲了神族及王國都極爲看重的戰鬥力,擁有着堪比阿里迪亞的特權,可以自由行動,一旦發現王國境內有人族背叛,那不管對方地位多高,都能先斬後奏。

    要不是兩人都是希恩的人,王國甚至都想給她們爵位了。

    反倒是希恩和莉莉絲,兩個超脫級別的戰力,反而沒有什麼事情。

    兩人唯一的任務就是鎮守王都,以王都的最強戰力威懾新生【原初惡魔】這個勢力。

    這便導致兩人除非特殊狀況,不然就是整個王都裏最閒的人。

    希恩還好,時不時的都會出城,殺殺來襲的魔人幼體。

    莉莉絲則是徹底的閒了下來,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要麼吃,要麼睡,要麼黏着希恩,要麼黏着菈夏,完全不像超脫級別的存在。

    而將莉莉絲交給菈夏以後,希恩也變得無所事事了起來。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地方可以去。

    “去王宫吧。”

    希恩很乾脆的做了這樣的決定,並一個閃爍,瞬間移動離開。

    這樣的希恩不知道,在孛茲圖特家外,一道黑影似黑煙般從地底鑽了出來。

    “这就是饲养着邪神莉莉丝的猪圈吗?”

    來者眺望着孛茲圖特家的方向,低語中透露出來的是滿滿的惡意。

    然後,黑煙般的存在輕飄飄的進入了孛茲圖特家。

    目的地,正是莉莉丝的房间。

    ......

    同一時間裏,在莉莉絲的房間中,菈夏正在哄着莉莉絲入睡。

    莉莉絲一直都是那副睡眼惺忪的模樣,好像永遠都睡不夠的樣子,讓希恩都在前陣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肯定是跟艾依學壞了”這樣的話。

    然而,在莉莉絲即將入睡的時候,她突然睜開了眼睛。

    “莉莉丝小姐?”

    菈夏微微一怔。

    就在這一瞬間裏,於菈夏的背後,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惡意襲來。

    “啊啊,果然被人類給圈養了呢,真是極爲丟份的一件事情。”

    有些毒辣的聲音就從菈夏的背後傳來,讓菈夏猛的轉過頭,看向了身後。

    下一秒鐘,菈夏才發現,房間裏,竟是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團黑煙。

    黑煙呈現人型,卻僅有人的輪廓,沒有人的皮膚、血肉及五官,像是一道不斷燃燒着的影子一樣。

    它的身上,惡意就像是被實質化了一般,源源不斷的涌出。

    它给人的感觉,除了诡异,就是邪恶。

    面對這股實質般的惡意,菈夏的感覺就像是被看不見的壓力給襲擊了一樣,差點無法呼吸。

    可下一个瞬间,压力又消失不见了。

    因爲,莉莉絲閃身到了菈夏的面前,擋住了那股撲面而來的惡意。

    “嗯?”

    小小的少女歪着腦袋,看着飽含惡意的黑影,一副很是好奇的模樣。

    她没有对这突如其来的存在动手。

    原因無它,只是因爲對方身上那股惡意,讓莉莉絲感到了親切。

    身爲司掌邪惡及混亂的女神,莉莉絲並不會反感他人的惡意,反而會對此產生興趣。

    那表现,让黑影毒辣的口吻缓和了不少。

    “看來,即便是被圈養了,邪神依舊是邪神。”黑影佩服般的道:“能在我等之中都被稱爲最強,顯然不是沒有理由的啊。”

    這句話,莉莉絲或許聽不懂,緩過氣來的菈夏卻是不會不懂。

    “我等之中?”菈夏目光一凝,看向了黑影,道:“你是邪神?”

    此话一出,菈夏立即浑身战栗了起来。

    黑影轉過視線,對上了菈夏的視線,然後就給菈夏帶來了近乎窒息的壓迫感。

    就在这一刻里,菈夏本能的理解到。

    对方,对自己产生了杀意。

    仅仅是因为自己开口说话了。

    是的。

    对方只因菈夏说了一句话,就想杀了她。

    或許,在對方的眼中,從頭到尾都沒有菈夏的存在,現在陡然被菈夏質問,對方立即感到不快,感到不悅,方纔對菈夏產生了殺意吧?

    只因心情不好,便想杀人。

    对方便是如此存在。

    幸好...

    “感謝莉莉絲就站在你的面前吧,女人,不然,你現在已經死了哦?”黑影低笑着吐露着惡意滿滿的話語,隨即頓了一下,道:“仔細一看,你這女人還有點眼熟,像極了曾經讓我感到恐懼的那個存在。”

    说到这里,黑影饶有兴致般开口。

    “我说,你该不会就是那个魔王素体吧?”

    闻言,菈夏沉默了。

    可黑影却高兴的笑了起来。

    “原來你在勇者這邊啊,看來我能給那個男人帶一個好消息回去了,不,你乾脆就跟莉莉絲一起,和我一塊走吧?”

    黑影竟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跟你走?”

    菈夏眼眸波动了起来。

    她明白了。

    眼前這個貌似邪神的存在,是衝着自己及莉莉絲而來的。

    它本來的目的只有莉莉絲,直到見到自己以後,才把自己也算了進去。

    如果不是莉莉絲就站在它的面前,它可能已經動手了吧?

    畢竟,對方給菈夏的感覺,完全不像是個能夠講道理,甚至不像是個能夠對話的存在。

    事实也是如此。

    黑影單方面的這麼宣告了以後,又轉向了莉莉絲。

    它向着莉莉丝伸出了手。

    “好了,跟我走吧,莉莉絲。”黑影如此說道:“你應該是我們這邊的人,身爲最強的邪神,我等邪神之首,不該被勇者圈養,站在神族及人族這邊。”

    說着,黑影向前一飄,靠近了莉莉絲及菈夏一步。

    “回想一下吧,莉莉絲,像我們這樣的邪神,自古以來便不受到同族的待見,被她們視爲不應該出現的存在,被她們排斥,被她們抗拒。”

    “就比如你,一出生便受到了鎮壓,受到了封印,原因只是把一塊大陸化作地獄,化作邪惡滋生的所在地而已。”

    “这明明没什么吧?”

    “我們是邪神,本就該散播邪惡,蹂躪世人,這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不是嗎?”

    “我们追求的是混乱。”

    “我们追求的是绝望。”

    “我們和那些女神不應該是同一陣營,而是必須敵對的存在。”

    “爲此,我以及我的同伴們纔會離開神界,離開神族,因爲我們已經受夠了被約束,被視爲不該出現的事物了。”

    黑影的话语逐渐变得狂热。

    “你是最強的邪神,生來就揹負着將世界化爲地獄的使命。”

    “我們也一直在期盼着,期盼着像你這樣的存在,可以帶領我們,一起蹂躪這個世界。”

    “讓我們告訴那些女神,邪惡纔是這個世界的本質吧。”

    话音落下,黑影也是来到了莉莉丝的面前。

    其被黑煙所裹住的手,已然伸出,搭在了莉莉絲的肩膀上。

    莉莉丝对此毫无反应。

    她只是靜靜的看着黑影,良久以後,方纔歪了歪腦袋。

    “?”

    一个大大的问号,印在了她的脑门上。

    她,根本沒有聽懂黑影那熱情無比,又狂熱不已的話。

    “......”

    黑影顿时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