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王不必被打倒 > 902 “你在干嘛?”
    在進入王宮之前,希恩便瞥了一眼王宮的旁邊。

    在那裏,本來與王宮一起,作爲湖心島中唯二的兩座建築物的神殿已然是化作廢墟,輝煌不再。

    許多的神職者以神殿廢墟爲中心,正在兜兜轉轉,並議論紛紛,似乎是在商量着該怎麼重建神殿的樣子。

    神殿废墟的一旁,还有一座临时达成的宅邸。

    那不是神职者们居住的地方。

    神職者以及被迫留在人界裏的女神們現在是居住在王宮裏,包括沒有外出時的莉妲斯和阿妮瑪。

    那座宅邸的用途則是類似於診所,專門提供治療、回覆的服務。

    這是本來的神殿的職責之一,在進入戰爭時期的現在,這種職責的重要性更是遠遠超出平時。

    因爲只有神職者們才能學會神聖系、回覆系的魔法的關係,他們的存在可以說是無數傷者們都渴求的。

    就像現在,很多受傷的人都在騎士的搬動下及隨同下,一一進入治療所,尋找能夠使用回覆系魔法的神職者,爲他們進行治療。

    值得一提的是,莉雅這位王國的第一公主平時也經常到那裏去幫忙。

    這位勇者密特拉的後裔,在世人的眼中,名聲似乎不像洛茜那麼響亮,亦沒有洛茜那麼優秀,讓希恩一度以爲她天賦不怎麼好,直到最近一段時間,希恩才知道,這位公主殿下竟是從小就進入了神殿修行,所學的正是回覆系的魔法,乃是一名學會了上級的回覆系魔法的治癒師。

    按照洛茜的說法,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好像是因爲莉雅自身的要求。

    “莉雅姐從小就認爲在戰鬥這方面,自己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超過我,加上母妃的身體一直很不好,非常需要神殿的回覆系魔法進行調養及治癒,受此影響,莉雅姐提出了想進入神殿修行回覆系魔法的要求。”

    这是洛茜的原话。

    有鑑於此,莉雅是一個手法極爲高超的治癒魔法師,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在這種重要時刻卻是不得不挺身而出,使用上級的回覆系魔法,不知道治好了多少傷者。

    拜此所賜,莉雅最近的名望是越來越響亮了,加上安西有意培養她上位,一直在爲她造勢,隱隱間,莉雅的名望已經快能夠和洛茜比肩,甚至和身爲勇者名聲大噪的希恩比肩了。

    這也算是這段時間裏,唯一一個比較好的消息了吧?

    “就是不知道,等她當上女王的時候,戰爭結束了沒有就對了。”

    帶着這樣的想法,希恩不再觀察神殿那邊,一個瞬間移動,進入了王宮。

    ......

    王宫,洛茜的寝宫。

    來到王宮以後,希恩直接來到這裏,已經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而沒有了洛茜在背刺,希恩的瞬間移動自然不會再出現什麼問題,非常順利的就進入了這兒。

    但,和過去進入這裏的時候不同,守在這裏的聖劍騎士團的女騎士已經是少了很多。

    在王都戰役的時候,侵入王宮的【原初惡魔】的大軍,就是以聖劍騎士團的女騎士們爲首的人出手,將它們攔下來的。

    王都戰役過後,因爲人手緊缺,各貴族家麾下的私人騎士團都在王國的授命下,與王國騎士團一起,負責守衛王都,在王都城外建立起一道道的防線。

    孛茲圖特家同樣有接到授命,蒂耶兒才能天天帶着騎士團出征,到城外去屠殺煉魔。

    聖劍騎士團也受到了洛茜的指派,除了少數的一部分人被其留在身邊護衛,其餘的都被派了出來,組成了衆多防線中的一道。

    那道防線剛好就在孛茲圖特家的騎士團防線旁邊,兩者可以互相照應。

    估計,洛茜也是考慮到以後兩家會合並,聖劍騎士團遲早會跟着自己一起嫁進孛茲圖特家,方纔會刻意這麼安排,先讓兩家騎士團進行磨合吧?

    聖劍騎士團的女騎士們好像心裏也有數,因而在戰場上時,都會接受蒂耶兒的安排。

    換言之,蒂耶兒在外不僅是孛茲圖特騎士團的帶領者,更是聖劍騎士團的指揮官。

    對此,洛茜好像還感到挺滿意的,不知道是滿意兩家的騎士團能這麼融洽,還是滿意自己一直在意的過去的好友能指揮自己麾下的騎士團。

    於是,希恩一路來到了洛茜的房間,到了這裏才見到幾個站崗的女騎士。

    “侯爵大人!”

    女騎士們順利的發現了希恩,立即向着希恩單膝跪下,鄭重的行禮。

    那礼节,比过去都郑重了不少。

    想來,希恩在這些女騎士們心中的地位也是越來越高了,女騎士們更是已經認識到希恩是自己以後的主人,因而纔會這麼鄭重的吧?

    “殿下在吗?”

    希恩姑且询问了一句。

    和以前天天在房間裏摸魚的狀況不一樣,戰爭時期,洛茜亦是變得繁忙了許多,經常不在寢宮內,不是在安西那邊和王國的高層開會商議,就是在神族的女神那邊負責交接及溝通,讓希恩這一個月裏都不知道有幾次沒有碰到洛茜在家了。

    所以,他才会问上这么一句。

    幸好,希恩今天的运气还不错。

    “殿下在房内。”

    一名女骑士便恭敬的回了一句。

    “不過,殿下昨夜並沒有回來休息,現在可能正在就寢。”

    闻言,希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我进去看看。”

    留下了這句話,希恩輕輕的推開了洛茜房間的門。

    女骑士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均没有出声反对。

    要是換做別人,哪怕是國王,都不能在沒有通報的狀況下進入公主殿下的房間,更別說公主殿下還在休息了。

    只有希恩,雖僅是洛茜的未婚夫,兩人還沒正式成婚,但作爲曾在這裏聽過房內各種各樣不可描述的動靜的人,女騎士們絲毫不認爲,在希恩的面前,洛茜還能有什麼是需要避嫌的。

    因此,女騎士們是眼觀鼻,鼻觀心,讓自己進入寢不言食不語的狀態。

    在希恩進入洛茜的房間,與洛茜單獨相處的時候,不管房間裏有什麼聲音,都當做沒聽見,這是聖劍騎士團內的所有人的共識。

    畢竟,勇者大人和公主殿下不要臉,她們這些黃花大閨女還要臉呢。

    不知道這些女騎士在想什麼的希恩自顧自的進入了洛茜的房間,並將房門給關上。

    房间里,一片寂静在弥漫。

    希恩转动视野,看向了床铺的方向。

    只見,在那裏,公主殿下確實如同女騎士們所說的那般,正在休息。

    “呼...”

    伴隨着些微的呼吸聲,洛茜躺在被窩中,側着身的熟睡着,睡得那叫一個香甜。

    阳光刚好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其身上。

    微風亦是輕輕從窗外拂來,讓窗簾以及牀簾都蕩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紋。

    容貌舉世無雙的公主殿下在陽光及微風的包圍下熟睡的場景,堪稱夢幻般的唯美一幕。

    要是有手機的話,希恩真想將這一幕拍下來,留作壁紙,或者是待機畫面。

    反正,看着這一幕,希恩的心情是很溫暖,很不可思議的寧靜下來的。

    希恩也沒有打擾洛茜,就這麼輕手輕腳的來到她的牀邊,坐在牀沿上,靜靜的看着。

    看着看着,希恩又忍不住伸出手,爲洛茜撫平亂掉的頭髮。

    “呜...”

    洛茜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卻沒有醒來,只是蹙了蹙眉,發出一聲輕嗚。

    那有如小動物般的行爲,讓希恩不禁感慨了一句。

    “要是平時能這麼安靜,不那麼跳脫和鹹魚,那該有多好?”

    這樣的話,自己也能老老實實的寵她疼她了,不至於每一次都跟着這丫頭的氣氛走,變得像是在玩在鬧。

    雖說那樣也不失爲一種溫馨及相愛的方式,在別人眼裏,這樣的希恩和洛茜應該亦是和在秀恩愛沒什麼兩樣,可希恩自己總有些沒好氣。

    都鬧騰得自己得去辦退婚手續來嚇她,她才肯善罷甘休的地步了,難道還能有好氣嗎?

    “就你這性格還想當正宮,怕是全家的畫風都會被你帶歪吧?”

    希恩点了点洛茜的小鼻子。

    “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希恩便在洛茜熟睡的當下,說了一些平時不會跟洛茜說的心裏話。

    當然,希恩也能看見洛茜眉間的些許疲憊之色。

    想必,這丫頭昨天晚上應該確實一宿沒睡,纔會累成這樣的吧?

    “明明就是個平時只想說摸魚的公主,但該做的事情,你還是會好好做。”希恩呢喃道:“就是因爲你這樣,喜歡你的人才會對你欲罷不能吧?”

    可惜,有幸能夠看到洛茜這一面的人只有一個。

    所以,這個“喜歡你的人”是誰,也是不需要言語的事情。

    “辛苦你了,好好睡吧。”

    希恩柔和的撫了撫洛茜的臉頰,並低下頭,往洛茜的額頭所在的位置湊去。

    就在这时...

    “......你在干嘛?”

    一個即像好奇,又像疑惑,即像警惕,又像險惡的聲音從旁邊響了起來。

    希恩动作猛的一顿,慢慢的看向旁边。

    在那裏,一個女神不知何時出現,正緊緊的盯着希恩,有如在盯着一頭餓狼。

    “......”

    希恩默然。

    “......”

    莉妲斯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希恩猛看。

    希恩就维持着准备亲洛茜的姿势,僵在那里。

    久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