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王不必被打倒 > 903 大型的社死现场?
    希恩现在很想打人。

    如果不是不能確定自己能不能打得過對方的話,他一定不介意直接A上去。

    他就這麼緩緩的擡起自己湊向洛茜的腦袋,面無表情的看向莉妲斯。

    “你怎么会在这里?”

    希恩语气极其的不善。

    “哼!”莉妲斯表情更不善,道:“如果我沒在這裏的話,你是不是要對我的洛茜做什麼壞事?”

    說這句話的時候,莉妲斯表現得就像是正在堤防着準備拱掉自家白菜的豬一樣,就差沒有直接把掃帚趕人了。

    當然,希恩看着這個不識時務的女神的眼神也沒有好到哪裏去就對了。

    “我要做什麼關你屁事?”希恩翻了翻白眼,直接站了起來,對着莉妲斯道:“說吧,你在這裏幹什麼?”

    “哼!”莉妲斯又是冷哼了一聲,等到看到希恩目露兇光,一副要過來敲自己腦殼的樣子以後,方纔連道:“我本來就在這裏,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

    “你騙鬼呢?”希恩挑起眉頭,道:“你要是一直在這裏,我還能沒發現?”

    自己進來的時候,這裏明明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洛茜躺在牀上睡覺。

    希恩可以肯定,那個時候,在這個房間裏,自己沒有看到哪怕一個的人。

    除非...

    “我用權能消除了氣息和身形。”莉妲斯不無得意的道:“畢竟我家小洛茜最近很忙很累,我可不想打擾到她休息。”

    只有这样,希恩才会发现不了莉妲斯的存在。

    操縱命運的力量,哪怕是現在的希恩都還沒有強大到能夠無視它。

    如果是直接作用在希恩的身上的話,那還能憑藉着【至高神的祝福】將其免疫,可若不是直接作用在自己身上,那希恩估計就沒轍了。

    所以,只要莉妲斯操縱命運,將「沒有人能夠發現自己」這樣的命運給固定下來,那即便是希恩,在遭到對方攻擊或者是感受到對方的敵意之前,都發現不了對方。

    也就是說,莉妲斯真的一直在這裏,且還親眼看到了希恩從外面走進來,連同希恩在洛茜牀邊的自言自語以及所作所爲,都被其盡收眼底。

    啊这...

    “......我從進來到現在所做的一切,你都看到了?”

    希恩脸都僵硬了。

    而对手却连一丁点的仁慈都没有给他。

    “看到了。”莉妲斯很是直截了當的道:“不僅我看到了,阿妮瑪也看到了。”

    “阿妮玛?”希恩怔了一怔。

    这时,一个弱弱的声音才从希恩的背后响起。

    “我在这里...”

    聲音的突然傳來,讓希恩心臟一抽,脖子如同上了發條一樣,發出嘎嘰嘎嘰的聲音的扭向身後。

    在那里,阿妮玛确确实实的出现了。

    而且,脸色莫名的尴尬。

    “......你又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希恩声音都忍不住变得沙哑了起来。

    阿妮瑪頓時不着痕跡的移開視線,像是感到不好意思一樣,又像是不想刺激到希恩一般,小聲的說了一句。

    “我和莉妲斯一樣,都是一開始就在這裏,等着洛茜露絲緹殿下醒來...”

    恐怕,這個生命女神也和莉妲斯一樣,靠着莉妲斯的權能,完全隱藏了身形及氣息吧?

    “......”

    希恩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晕厥过去。

    一想到自己那些自言自語及對洛茜做的柔和動作都被兩個女神睜大着眼睛的看了去,在人家的眼皮底下做了那些肉麻的事情,希恩就有種極度羞恥的感覺。

    这算什么?

    大型的社死现场?

    你們告訴我,我究竟是哪得罪了你們,你們才能昧着良心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希恩心态都崩了。

    而這個時候,熟睡中的洛茜還翻了一個身,夢囈似的嘟噥了一句。

    “禽獸...人家都說不要了...還這麼對人家...”

    此言此语,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是极为清晰。

    “......”

    “......”

    “......”

    希恩、莉妲斯、阿妮玛三人都沉默了。

    莉妲斯看着希恩的眼神充满着忿恨和鄙夷。

    阿妮瑪的眼神則顯得無比怪異,像極了在說“你們平時都玩這麼野的嗎?”的吃瓜羣衆。

    希恩更是恨不得当场扭头就走。

    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要这么惩罚咱...?

    希恩都快自闭了。

    最後,還是比較有良心的阿妮瑪連忙出聲,岔開了話題。

    “抱歉,在你進來的時候沒有現身告訴你。”阿妮瑪主動給了個臺階,連道:“我們是有些事情想和洛茜露絲緹殿下商量一下,進來以後看到殿下正在休息,莉妲斯才主動提出在這裏等一下,順便護衛殿下的。”

    這樣的話,倒不難理解這兩個女神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了。

    虽然很难令希恩接受就对了。

    “你們找洛茜幹嘛?”希恩收拾了一下複雜的心情,然後才道:“難道是有什麼好消息了嗎?”

    當下,莉妲斯和阿妮瑪同樣屬於很忙的人,要做的事情一大堆。

    比如,对新生【原初恶魔】进行调查。

    比如,想办法和神界及魔界进行联系。

    再比如,构思不同世界的通道的重建方案。

    再加上還得安置留在人界的女神,以及尋找被新生【原初惡魔】俘虜的同伴,這兩個女神的任務可謂是相當繁忙。

    至少,這一個月的時間裏,這兩個女神留在王都的時間就沒有多少。

    現在,她們突然回來了,且還來到洛茜這裏,那有什麼大事發生的可能性很高。

    “難道是神界和魔界那邊有消息了?還是通道的重建有着落了?”

    这是希恩最想看到了两件事。

    這兩件事,甚至比找到新生【原初惡魔】更重要。

    只要有和神界及神界取得聯繫,瞭解了現狀,衆人才能擬定具體的對戰策略。

    尤其是神界裏有司掌戰爭的軍神,魔界裏亦有賽拉這個出了名的智者,若是能和她們取得聯繫,讓她們出謀劃策,那也許能一舉改變現狀。

    而且,希恩也很在意,被困在魔界的艾依及夏芙涅究竟怎麼樣了。

    只可惜...

    “很遺憾,和神界及魔界的聯繫還沒有恢復,重建通道的事情亦沒有多少的着落。”

    阿妮玛叹了一口气的泼下了冷水。

    “是嗎?”希恩不禁有些失望,忍不住轉向莉妲斯,道:“就連堪稱最接近全能的你都沒有辦法?”

    对此,莉妲斯是苦笑不已。

    “你也說了,我只是最接近全能,不是真的全能,就像之前說的一樣,三大世界是經由至高神歐姆妮絲之手創建出來的,我想憑藉自身力量進行干涉,很難很難。”

    以前就說過了,莉妲斯的權能對規格外的那兩位存在的力量是起不了作用的。

    至高神是神族起源,創造了包括莉妲斯在內的所有女神的存在,莉妲斯的力量可以說就是來自於那位女神,想靠這力量來影響那位女神的力量,那是很難做到的事。

    魔王就更不用說了,連至高神的力量都對她無效,莉妲斯只是接近全能,自然不可能對魔王的力量產生什麼作用。

    拜此所賜,莉妲斯連直接操縱身爲魔王的女兒的魔人們的命運都辦不到,想操縱被至高神創造出來的世界本身的命運,那更是行不通。

    要是行得通的話,莉妲斯或許已經找到達納斯了也說不定。

    可能就是因爲達納斯已經成爲了魔人,那個新生的魔人又用了什麼力量影響了麾下的友軍,莉妲斯才一直找不到他們。

    “目前,我們已經把麾下剩餘的女神都派了出去,讓她們去尋找重建神殿用的特殊素材,爭取早日和神界取得聯繫,至於魔界那邊,只能靠諾爾德、薇爾特、詩爾蒂三人了。”

    莉妲斯也很是不甘心的样子。

    连阿妮玛都感慨了。

    “真沒想到,失去了赫利米斯的【原初惡魔】展現出來的威脅反而更大了,那個叫達納斯的新魔人或許已經超越了他的父親,頭腦更是完全不下於我族的軍神和那位魔族至尊。”

    这是阿妮玛对达纳斯的评价。

    希恩也覺得,和赫利米斯比起來,那個叫達納斯的大少爺無疑更難對付。

    至少,對赫利米斯,希恩和魔人們一樣,都是鄙夷居多。

    只有那個叫達納斯的大少爺,隱藏極深,所作所爲已經是讓他人都不得不產生佩服了。

    連那個神祕的大靈體及各族的強者都被他拉攏,這足以說明他的能力之大。

    莉妲斯倒不是很想承认这一点。

    “要不是他在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突然發難,採取了那麼多極爲突然和突兀的行動,我們怎麼可能會被逼到這個地步?”

    莉妲斯狡辩着。

    阿妮玛却是摇了摇头。

    “確實,敵人在我們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突然發難,以及我們對他們的輕視和不瞭解是導致了現在的局面出現的最重要因素,但若是在過去,我們怎麼可能會遲鈍到被敵人發了那麼多的難還沒反應過來呢?”

    阿妮玛的这句话,莉妲斯是反驳不了了。

    没办法,她们的反应确实太慢。

    “千年的和平給我們帶來了太多的美好,卻也讓我們對戰爭的嗅覺變得遲鈍及緩慢了起來。”阿妮瑪感嘆道:“我們已經習慣了和平,忘卻了戰爭帶來的危機感,想必,月魔知道了這件事,都會嘲笑我們吧?”

    赛拉完全无话可说。

    希恩可沒心思聽這兩個上了歲數的女神多愁善感。

    “那你们来这里到底是有什么事啊?”

    希恩这么问了。

    莉妲斯和阿妮玛互相对视了一眼。

    旋即,两人齐齐开口。

    “人质的下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