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王不必被打倒 > 904 背叛者的所在地
    “人质?”

    當莉妲斯和阿妮瑪說出這樣的話時,希恩先是愣了一下下。

    紧接着,希恩才反应过来。

    “你们说的是伊莉丝她们吗?”

    希恩连忙询问。

    “沒錯。”阿妮瑪點了點頭,神色有些鄭重的道:“伊莉絲和她的神官團,以及一個月前跟着她們一起去支援獸人族的女神,都被格烏拉爲首的獸人族叛徒部落給俘虜了,我們現在總算找到了他們的下落。”

    说到这里,阿妮玛自己的心情也很复杂。

    格烏拉這個人,阿妮瑪是一點都不感到陌生的。

    他確實有能力,也有潛力,本來是可以得到自己的祝福的,乃是什麼時候成爲獸人族真正意義上的王者都不足爲奇的一個人。

    他的存在本身也很特殊,不屬於哪一個類型的獸人,又擁有着所有獸人的特長,這種混合了整個獸人族的特性的特殊生命,能夠誕生在世界上,在阿妮瑪看來,都算是一個奇蹟。

    本來,對於格烏拉的誕生,阿妮瑪是挺驚喜的。

    但那個人的性情卻很兇暴,對生命絲毫不尊重,爲人亦很陰暗冷漠,即使是自己的父親都敢弒殺,目的僅是奪走他的部落長之位,成爲部落的首領。

    这种性情,不是阿妮玛所喜的。

    所以,阿妮瑪不但沒有賜予格烏拉祝福,甚至做出了比較苛刻的評價。

    現在,格烏拉竟是壓着整個獸人族一起背叛了神族及人族,加入了新生【原初惡魔】的陣營,這從某種程度來說,即讓阿妮瑪感到驚愕,又沒有讓她感到驚訝。

    她本來就是心中有數的,認爲這個獸人族的混合種遲早有一天會做出錯事。

    就是沒有想到,他做的錯事,竟是如此嚴重而已,還涉及到了自己真正的祝福者。

    这种事情,确实让阿妮玛感到心情复杂。

    希恩可就没想那么多了。

    “既然你們發現了伊莉絲她們的下落,那爲什麼不出手營救呢?”

    希恩皱起了眉头。

    這一個月裏,獸人族及矮人族背叛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被全世界所有人所得知。

    可在這樣的情況下,莉妲斯及阿妮瑪卻遲遲都沒有採取行動。

    不,應該說,她們沒有針對獸人族及矮人族做出行動。

    明明這兩族都背叛了,爲什麼不直接出手清剿呢?

    就算起了什麼慈悲之心,想給自己的孩子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那也應該出手鎮壓吧?

    獸人族和矮人族又不像新生【原初惡魔】的其餘傢伙,行蹤不定,根本找不到人。

    他們的族羣就在人界,他們的領地就在人界,想找到他們,以神族的能力,應該是輕而易舉的纔對吧?

    但莉妲斯、阿妮瑪乃至是娜杜菈都遲遲沒有拿獸人族和矮人族開刀,着實讓不少人費解。

    要說她們在防備新生【原初惡魔】的兩個魔人級別存在,她們又巴不得那兩人跳出來,別再隱藏。

    要說她們擔心那裏有陷阱,可阿妮瑪確實有些顧慮,莉妲斯卻是不止一次橫行無忌的到處亂闖,也不見她遇到點什麼。

    這樣一來,這兩個女神的行動就有些令人在意了。

    其实...

    “这是有原因的。”

    阿妮玛开始解释了起来。

    事情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

    神族及王國之所以不對獸人族及矮人族動手,是因爲這兩族的領地比較特殊。

    別的不說,獸人族的習性就已經是世人所知的特殊了。

    “獸人族沒有固定的領地,甚至都沒有聚集在一起,而是以部落的形象分佈在世界各地,且時常都會遷移。”

    阿妮玛如此说着。

    “格烏拉雖說是鎮壓了整個獸人族,帶着獸人族一起反叛出了人族,但實際上,除了一部分獸人族以外,其餘獸人族的部落之所以會不得不被他支配,只是因爲部落的重要人物都被他給帶走了而已。”

    這些重要人物裏,有的是部落的首領,有的是部落首領的兒女,有的是部落裏德高望重的長輩元老,有的是部落未來的繼承人。

    格烏拉將這些人帶走,那獸人族的一個個部落自然只能淪落到受制於人的地步,不得不對格烏拉言聽計從。

    加上獸人族的各部落都分散在世界各地,難以聚集,阿妮瑪在瞭解了狀況以後,方纔遲遲都難以對獸人族出手。

    领地分散,即便是阿妮玛都难以全部顾及。

    獸人族的各族部落都有難言之隱,那阿妮瑪就更難因此斷定他們有罪。

    说到底,不少人都只是受害者罢了。

    獸人族終究是人族中人口數量僅次於人類的大族,且對阿妮瑪的信仰非常堅定,不可能全部都選擇背叛,大部分都只是無可奈何而已。

    因此,阿妮瑪纔沒對獸人族出手,只是專心的尋找着格烏拉及其麾下的部落的所在地,打算從他的手中拯救出人質,以此來解放獸人族。

    而矮人族又是另外一种状况。

    “矮人族和其餘各族都不同。”莉妲斯接過了阿妮瑪的話,這般道:“他們的領地不在地上,而是在地下。”

    “地下?”希恩怔了一怔。

    “沒錯。”莉妲斯肯定了希恩的說法,道:“他們在地底建造了一座鋼鐵的城市,在那裏形成了一個矮人族的王國,除了非常有限的幾條通道以外,想抵達他們所在的地下王國,會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這樣的矮人族在決定叛出人族以後,將那幾條通往他們所在的王國的通道都給徹底封死了。

    這造成了神族及王國即使是想對矮人族出手,那也沒辦法出動大規模的軍隊。

    莉妲斯和阿妮瑪等人倒是可以通過各種手段抵達地下的矮人族王國,可她們這般存在,若是在深不見底的地下出手,怕是整個地下都得坍塌,把整個矮人族王國都給活埋。

    这不是她们想看到的。

    要知道,矮人族裏,可是有着很多無辜的平民。

    那些平民是決定不了任何事的,或許也根本不想叛出人族。

    他們只能聽從於身爲矮人族國王的納茨的命令,即使是敢怒也不敢言。

    如此一來,莉妲斯及阿妮瑪自然也受限於這些一般的平民的安危,不敢肆無忌憚的對矮人族出手。

    “尤其是娜杜菈,她一直很想知道,矮人族爲什麼會想背叛。”阿妮瑪如此說道:“格烏拉會背叛,我是一點都不感到奇怪,但矮人族的背叛,娜杜菈似乎沒有想到的樣子。”

    矮人族和精靈族一樣,都是由娜杜菈進行引導的族羣。

    既然如此,娜杜菈自然會很想知道這個中的緣由。

    要不是那個女神現在得坐鎮精靈族,那她可能已經前往矮人族的王國了。

    綜上所述,獸人族和矮人族的狀況複雜,導致神族及王國都感到了束手束腳,只能暫時觀望。

    “真是麻烦。”

    希恩忍不住抓了抓头发。

    不是得顧忌這個,就是得顧忌那個,處處得爲他人着想,這或許就是正派人物的悲哀吧?

    什麼邪不勝正,正義必將戰勝邪惡,那只不過是喊着好聽的口號。

    真實的情況卻是,面對肆無忌憚又無所顧忌的反派,正派人士往往都非常的被動。

    即便最後勝利了,那也是因爲多方因素,或者乾脆就是故事的作者刻意定下的圓滿結局,而不是唯心的邪不勝正。

    這也是爲什麼前世很多人都開始痛恨起聖母,對主角的所作所爲都感到不爽的原因。

    歸根究底,就是因爲主角往往都太被動了,被反派各種騎臉,那樣的閱讀體驗簡直就是糟糕透頂。

    这甚至导致了许多人反而更中意一些反派。

    因爲,有逼格的反派秀起來,真的比看主角整天被動的跑來跑去精彩多了。

    可惜,那只能是在爽文里面看看而已。

    真實的現實裏,像現在這樣的狀況纔是屢見不鮮的。

    這也是希恩一直堅持自己不是英雄,不是主角,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原因。

    他是真的不想像這樣,被擺在棋盤上,被動的走步子,而是想要不被任何人注意到,隨心所欲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那人質呢?”希恩只能問道:“你們既然找到了,那爲什麼不直接出手把人救出來?”

    这个问题,阿妮玛回答了。

    “因爲,他們被格烏拉帶到了世界的夾縫裏去了。”

    此话一出,希恩都愕然了。

    “世界的夹缝?”

    希恩惊愕的看向阿妮玛。

    “你还记得莉莉丝是怎么被封印的吗?”

    阿妮玛这么提醒了一句。

    而希恩自然是记得的。

    “莉莉絲是在失控的狀態下,被你們這三大女神聯手封印在黑暗神殿裏,再放逐到世界的縫隙裏去的...”

    希恩下意識的說出了答案,緊接着立馬反應了過來。

    “難道,這個所謂的世界的夾縫,就是...”

    希恩想到了。

    莉妲斯肯定了希恩的答案。

    “就是那裏,曾經用來流放莉莉絲的神殿的地方。”

    莉妲斯一字一句的说了。

    “那裏本來就被我們託付給了獸人族,讓獸人族看管封印莉莉絲的黑暗神殿。”

    “千年前,魔王破壞了世界,讓世界變爲三個的時候,那裏出現了問題,導致黑暗神殿跑了出來。”

    “可兽人族一直都是知道那里的状况的。”

    “被稱爲獸人族王者的那個格烏拉便利用了那裏,把自己的軍隊乃至自己,連同所有人質一同轉移了進去。”

    “而那裏卻因爲封印的關係,有着能夠壓制住神族大部分力量的環境。”

    “我們沒辦法出手,所以纔會來和洛茜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