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魔王不必被打倒 > 907 来自世界的庇护
    王都,郊外。

    與昨日一般,這裏依舊佈滿着一道道由騎士團構築起來的防線,以及一羣羣從四面八方而來的難民。

    煉魔的身影時不時的出現,讓王都郊外的某一角亦隨時都有可能響起騎士與煉魔廝殺的聲音。

    雪還在下,將大地鋪成白色,卻也沒過多久又有一些地方染上了刺目的紅。

    今天的王都便一如既往的在備戰及對煉魔的防衛戰中度過,可能未來的一段時間都不會改變了。

    而除了極爲少數的一部分人以外,沒有人知道,就在今天,負責坐鎮王都的勇者悄無聲息的離開。

    “唰!”

    在淡淡的破空聲下,希恩的身影出現在了離王都有一段距離的郊外。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王都。

    “希望我回來的時候,這裏的一切都能相安無事吧。”

    希恩便默默的这么想着。

    那座城市如今對他而言已經不再是陌生的地方。

    裏面有着諸多他的友人、他的熟人乃至他的愛人。

    單憑這一點,希恩就沒辦法對它的安危置之不理。

    “這種狀況,要是被大半年前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的我知道,一定會五味雜陳吧?”

    希恩难免有些失笑和怀念。

    那個時候,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希恩對一切都不熟悉,亦對一切都很少感興趣,只想默默的在暗中發育,再找個機會刺殺掉魔王,解決自己被召喚的使命,然後深藏功與名,在這個世界裏展開不收任何束縛的第二人生。

    誰曾想,所有的發展都是來的那麼的措手不及。

    猶記得,剛開始的時候,知道魔王已經被討伐,勇者更是不被這個世界需要的時候,希恩的心情有多麼的複雜。

    可現在,他不僅在這個世界上有了牽掛,還真的以勇者的身份在這個世界上嶄露頭角,乃至是聲名大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这一切,都才过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而已。

    “應該沒有哪個轉生到異世界的人跟我一樣,短短一年就擠出了這麼多事吧?”

    當然,一定要計較的話,某個萬年小學生是可以光榮入圍的。

    集數都破千了,人家還是小學五年級,這一年簡直漫長到能懟破次元壁。

    但人家也不是轉生到異世界,而是縮水了而已吧?

    没有可比性啊...

    “算了,我想那么多干啥?”

    希恩搖了搖腦袋,停止慣性的腦洞風暴,最後再看了王都一眼。

    “有莉妲斯、阿妮瑪、莉莉絲以及洛茜在這裏坐鎮,加上尤琳、梅莉卡、蒂耶兒、薇薇安她們的輔助,即便新生【原初惡魔】大舉來犯,王都都能相安無事。”

    希恩一邊說服自己,一邊轉過視線,看向北方。

    “我就尽情的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說着,希恩灑脫一笑,不再感傷,亦不再矯情,一個瞬間移動,離開了這裏。

    他的目的地很明确,也一点都不陌生。

    大約半年前,他纔去過那裏,從那裏帶回了莉莉絲。

    世界的夹缝就在那个地方。

    王都的北邊,與拉格納帝國接壤的斯特林姆公爵領的邊境都市――――科斯莫斯。

    那,就是希恩此行的目的地。

    ......

    同一時間裏,在一處無人能夠窺視的祕境之中,一個獸人正走在一條有些陰冷的迴廊裏。

    獸人身着笨重粗陋的漆黑鎧甲,身上長滿了毛髮,臉上只有一隻獨眼,身上散發出來的氛圍與其說是充滿了野性,不如說是充滿了魔性。

    他的每一步都讓鐵靴重重的落在地板上,發出沉重的撞擊聲,讓旁觀者都有種聽了心頭壓抑的感覺。

    獸人卻是對此無動於衷,臉上掛着肆意妄爲似的表情,一步一步的走在陰冷的迴廊裏。

    最终,他来到了一个房间前。

    “砰!”

    沒有任何猶豫及躊躇,獸人重重的推開了自己面前的房間的房門。

    “呜...”

    房間裏,一個受到了驚嚇,卻刻意壓制下來的驚呼聲變成了咽嗚聲的響起。

    獸人好像很享受這個聲音一樣,帶着放肆的冷笑,走進了房間中。

    房內,只有一個身披絨毛制的法衣,長着狐耳及狐尾的獸人族少女。

    “我又来看你了哦,圣女大人。”

    獸人看着眼前的這個狐人少女,語氣變得柔和了起來。

    只是,他的表情還是那麼的兇悍,配合那隻陰冷的獨眼,不僅讓人無法感受到他的溫柔,更讓人覺得渾身泛起一陣涼意。

    至少,伊莉丝就是这样的感觉。

    本就比較膽小怯弱的狐人少女,看着肆無忌憚的闖進來的獸人族王者,下意識的從牀上站起身,並退了好幾步。

    “你...你走!”伊莉絲鼓着勇氣的呵斥道:“我不想看到你!”

    畢竟,眼前這個獸人不僅是人族的背叛者,還是在她們前來救援獸人族的時候趁機偷襲,把她們全部俘虜的陰險小人。

    理所當然,既然是陰險小人,那就不會被伊莉絲的呵斥給嚇到。

    “可我想看到你啊,聖女大人。”格烏拉裝模作樣似的道:“我可是專門給你準備了這個房間,讓你能夠脫離那些暗無天日的牢房的人,別人可沒有這番待遇,你難道不應該感激我嗎?”

    “感激你?”伊莉絲氣急了,忍不住大聲的道:“明明就是你害我們變成這樣的!”

    “不!”格烏拉咧嘴一笑,道:“我是在拯救你們,將你們這些愚蠢的神職者和信徒從神族的手中救出來!”

    這厚顏無恥的說法,讓伊莉絲渾身都開始顫抖。

    可惜,她根本说不出多少反驳的话来。

    不是她不想反驳,而是她不会反驳。

    她知道,自己和對方是處於兩條平行線上的人,註定不會相交,自己說再多,對方都只會不屑一顧。

    所以,伊莉絲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對格烏拉進行微弱的反擊。

    “別以爲你能一直這麼得意!”伊莉絲瞪着格烏拉,道:“你用這種手段俘虜我們,俘虜獸人族,與世人做對,遲早會遭到報復!”

    “是嗎?”格烏拉對伊莉絲的瞪視視若無睹,甚至還反過來掃了伊莉絲一眼,視線極爲露骨且充滿着貪婪的道:“可惜,在我遭到報復之前,你會先成爲我的人。”

    “你...!”伊莉絲只覺得心頭一顫,渾身都開始發寒。

    她不是第一次听到格乌拉说这样的话。

    格烏拉之所以會對她特殊對待,讓她成爲唯一一個可以脫離牢房,擁有自己的房間,還吃好喝好穿好的人,就是因爲自己是這個人的獵物。

    “我其实早就在注意你了,圣女大人。”

    格乌拉便缓缓的朝着伊莉丝的方向走去。

    “你是獸人族裏極其稀少的狐人,即是生命女神的使者,還是我等獸人族的聖女,生來地位崇高,身份高貴,被我等視爲獸人族的第一美女。”

    “很多人都視你爲不可褻瀆的神聖存在,即使所有的獸人都在憧憬着你,愛慕着你,他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追求你。”

    “可惜,我不在此列。”

    格乌拉冷笑了起来。

    “早在還沒見過你,只是聽說你的存在的時候,我就決定,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按在我的身下。”

    “生命女神的使者兼獸人族的神官團的聖女,把這樣的你徹底征伐,那應該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吧?”

    “更別說你人長得還這麼美,又是狐人族,作爲我的伴侶,倒也夠格了。”

    “既能對高高在上的女神還以報復,又能得到你這麼美的一個人,加上你的地位那麼特殊,一旦你成爲我的人,那整個獸人族應該就會乖乖的聽我的話,奉我爲王了吧?”

    “所以,我早就在等着这一天到来了。”

    说着,格乌拉朝着伊莉丝的方向伸出了手。

    “别过来!”

    伊莉絲已經退到了牆邊,眼看着格烏拉的手朝着自己的方向伸來,終於發出了哭泣般的吶喊。

    就在这一瞬间里,异象发生。

    “轰!”

    伊莉丝身周的魔力突然变得混乱了起来。

    那不是伊莉丝自身的魔力。

    伊莉丝的魔力已经被禁锢,无法再调动。

    混乱起来的是大气里的魔力。

    大氣中的魔力就沒有任何徵兆的混亂了起來,掀起驚人的衝擊氣浪,轟在了格烏拉的身上。

    “嘭!”

    格烏拉被狠狠的轟飛,撞在房間的牆壁上,將牆壁撞得粉碎。

    “可恶!又是这该死的魔力...!?”

    格乌拉发出了吃痛的怒吼声。

    這些天裏,格烏拉已經不是第一次妄圖對伊莉絲動手動腳了,卻每一次都像這樣,被突如其來的混亂大氣魔力給轟飛。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明明這女人的魔力已經被禁錮了!她身上的祝福也應該被這裏的環境給壓制了纔對的啊!”

    格烏拉一邊從牆壁裏掙脫出來,一邊恨欲狂般的大吼大叫。

    他實在是想不通,爲什麼這裏的大氣的魔力會庇護伊莉絲,庇護這個生命女神的祝福者。

    这里不是世界的缝隙吗?

    这里不是魔王留下的刻在世界上的伤痕吗?

    這裏不是能對所有神族的女神產生抑制的效果嗎?

    结果,为什么连这个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对啊?

    格烏拉一邊面容扭曲,一邊心中的疑惑也遲遲無法解開。

    這樣的格烏拉並不知道,他無意間的想法,還真對了。

    这状况,就是世界在跟他作对所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