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提刀向北 > 第1章 跑龙套的徐扬
    “徐扬!徐扬!死哪去了!”群头四处喊着。

    “來了來了!”徐揚提着褲子,一溜兒小跑着過來。

    羣頭怒氣衝衝的說道:“我說徐揚,哥就問你一句話,能演不能演?要是嫌錢少不想演,我立馬換人!”

    徐揚忙不迭繫好了褲帶,陪着笑臉說道:“李哥,別介啊,我不是演的挺好的嗎?”

    “能演是吧,那你說說看,你是多大的腕兒啊,讓所有人等你?啊?”

    “今天拉肚子,多跑了兩趟廁所……我保證,下次一定改正!”徐揚歪七劣八敬了一個軍禮。

    “行了行了,赶紧换衣服,马上开拍了!”

    “李哥,今天啥戏?”

    “笑傲神雕。”

    “武侠剧啊,都拍多少遍了,咋又拍了呢?”

    “你是投资人啊,操心累不?”

    “累。”

    “別臭貧了……哦,對了,別說李哥不關照你,今天這場戲,你有一句臺詞。”

    “真的?”

    “騙你有啥前途,要不然,跑龍套的還不好找,我幹嘛非得找你?”

    “谢谢李哥,谢谢李哥。”

    徐揚心中暗自竊喜,有臺詞就意味着有正面鏡頭,對於跑龍套的羣演來說,這是極其難得的演出機會。

    換好了服裝,徐揚一邊走一邊打量着自己和其他人,說道:“這是啥衣服?太監?”

    旁邊一個羣演笑道:“一看你就是接戲太少,啥太監,這是道服!”

    “道士?”

    “笑傲神鵰,全真教嘛,這場戲就叫全真七子大戰小龍女。”

    “哦,对对对……”

    羣頭帶着包括徐揚在內的十幾個羣演來到導演跟前,點頭哈腰的說道:“風導,都來了。”

    風導用鼻孔嗯了一聲,四處看了看,喊道:“那個誰,你過來一下,給他們幾個說說戲,五分鐘後正式開拍!”

    “那個誰”是一個胖乎乎的中年男子,梳着一絲不亂的大背頭,看着頗有幾分領導氣質。

    大背頭快步走過來,不放心的問羣頭:“這幾個行嗎?”

    “哥,我親哥,您把心放肚子裏,這幾個都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拍過戲,有經驗,肯定誤不了事。”

    “這可是你說的啊……”大背頭看了一眼手錶,說道:“戲很簡單,女主角一出場,大夥兒衝上去把她包圍,拿着劍圍着她轉圈,她只要一揮手,你們立刻死,被車撞了那種死法,怎麼誇張怎麼來,能聽懂嗎?”

    “听懂了。”

    “懂。”

    “懂了。”

    群演们纷纷点头。

    大背头问道:“有台词的是谁?”

    徐扬赶忙举手:“我。”

    大背頭看了他一眼:“臺詞就一句,女主角一亮相,你就喊,妖女,受死吧!”

    徐扬嘴里重复着:“妖女,受死吧……”

    “对,就这句,千万别搞错了!”

    “您放心,肯定没问题。”

    “你先练习一遍。”

    “妖女,受死吧!”

    “语气一定要狠……”

    風導等的有些不耐煩,對大背頭催促着:“那個誰,好了沒有?”

    “風導,好了好了,隨時可以開始。”大背頭轉過臉低聲說道:“開工兩個多月了,還假裝記不住我名字,真特麼能裝比……噯,那個誰,記住了,語氣一定要狠!”

    風導拿過一個擴音器:“全體都有了啊,所有工作人員就位,咱們現在正式開拍,爭取一遍過,各部門準備,預備――action!”

    ――女主角衣袂飘飘,吊威亚从天而降。

    扮成道士的羣演們一擁而上,徐揚大喝道:“妖女,受死吧!”

    女主角目光凌厲的瞪過來,伸出手輕輕一揮,動作輕盈曼妙無比。

    按照劇本要求,羣演們用盡全身力氣向後摔出去,他們不用擔心會因此受傷,道具早早鋪好了海綿墊子,後期都會用技術手段把海綿墊子P掉。

    徐揚身體落地後,並沒有感受到柔軟的海綿,頭部似乎撞到硬物般的疼痛難忍,然後眼白一翻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徐揚慢慢甦醒過來,摸着隱隱作痛的後腦勺,嘴裏喃喃自語着:“管道具那個二筆,存心玩我……噫?”

    他忽然發現不對勁,拍戲的時候是白天,現在卻是黑夜,而且自己竟然置身於荒郊野外,這、這是腫麼回事?

    “公子,您沒事吧?”一個面帶驚喜的腦袋湊了過來。

    這個人的年齡在十五六歲上下,扮相看上去像是古裝電視劇裏小書童,只不過造型顯得更加立體,有一種不加修飾的年代感。

    書童伸手扶起徐楊,聲音帶着哭腔,哽咽着說道:“公子,剛纔都嚇死我了,還以爲你讓強盜殺了呢……”

    徐杨一脸懵逼。

    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是串场了?

    會不會看自己暈倒了,導演心裏不落忍,臨時給自己加了一場戲?

    可是,其他人都去哪了?

    爱装比的风导呢?

    再者说了,镜头也没跟上啊……

    正胡思亂想之際,一個蒙面人突然衝了過來,舉刀朝徐楊砍了過來。

    書童哎呀大叫了一聲,飛撲在徐楊身上,看來是要發揮捨己爲人的大無畏精神,用身體擋對方這一刀。

    “铮!”

    一道寒光閃過,鋼刀被一粒飛來的石子盪開,即便如此,刀尖還是在書童後背劃了一下。

    “小师弟别怕,师姐来也!”

    隨着一聲嬌聲呵斥,一個容貌俏麗的女子凌空落下,手中長劍一橫,擋在了徐揚和書童身前。

    徐楊前後左右地的看,心裏覺得奇怪,女子從這麼高跳下來,怎麼沒看到她身後的鋼絲繩?

    吊威亚都用隐形钢丝绳了?没听说过啊……

    書童哼哼着,顫聲說道:“公子,你沒事吧?”

    “沒事……”徐楊話一出口,趕忙伸手掩住嘴巴,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自己演的一個嚇傻的公子哥,亂說臺詞是要捱罵的。

    蒙面人退了兩步,上下打量着俏麗女子,沉聲說道:“來人可是仙霞宮的玉羅剎?”

    女子冷冷的说道:“正是。”

    蒙面人牙關一咬:“很好,聽聞玉羅剎一身武功,已盡得仙霞宮真傳,某家今日就領教領教!”

    說着話,他向身後一招手,從暗影裏慢慢走出六七個蒙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