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提刀向北 > 第4章 七重天
    一路上,自己這一世的相關情況,徐揚也大致瞭解了一些。

    他本是大燕國車騎將軍徐鐵虎之子,不知出於何種原因,十幾歲的時候便被父親送去七重天仙霞宮,拜仙霞宮主人活神仙黃真人爲師。

    說起七重天仙霞宮,在江湖上稱得上是威名赫赫,黃真人道法玄妙已臻化境,座下弟子三千更是高手如雲。

    “七重天?是一座山嗎?”徐揚繼續扮演着神志不清的傻小子。

    玉羅剎眉頭緊鎖:“師弟,你連七重天也不記得了?”

    “好像、有点印象。”

    “你在七重天生活了十幾年,即使傷的再重,也肯定會有一些印象。”

    “师姐,你再给我说说七重天的情况,”

    “七重天本是無名山,三十年前,師尊雲遊至此,見此山巍峨雄偉聳立雲端,不禁歎爲觀止,便在斷崖處寫下七重天三個大字,爾後修建了仙霞宮,廣收門徒度化衆生……”

    徐揚心想,自己沒聽過“七重天”也很正常,或許經過數百年變遷改了名字也不一定,要是用谷歌搜一下肯定會有答案……哦,不對,我上不了谷歌,只能上尋醫問藥的度娘。

    谈谈说说,不知不觉中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吁!”

    書童停住了騾車,聲音歡快的說道:“公子大師姐,我們到了!”

    徐揚掀開簾子,當先從車上跳下來,回身殷勤的說道:“師姐,慢一點、小心腳下。”

    玉羅剎心中暗想,師弟自從受了內傷,性格似乎也變了許多,怎麼感覺他的神情之間有些輕浮呢?

    尤其是那一對賊兮兮的眼睛,總是有意無意瞟着自己的胸……

    “師姐,一直忘了問,玉羅剎是你的綽號吧?”

    “嗯。”

    “那你本來的名字叫什麼?哦,芳名、芳名。”

    “……段春红。”

    “師姐,玉羅剎是你的綽號吧?你本來叫什麼名字?”

    “……段春红。”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徐揚搖頭晃腦背誦了一遍李煜的相見歡,然後說道:“唔,春紅,好名字,很有內涵。”

    “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段春紅喃喃重複着,一雙美目隱約間有了淚光。

    看到這一幕,徐揚很容易就能揣測到,段春紅肯定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唉,這麼漂亮的師姐,不知道便宜哪個孫子了。

    一旁的書童趕忙從車裏拿出筆墨紙硯,手忙腳亂的一邊研墨一邊問道:“公子,你再說一次,我記不住。”

    徐扬愕然:“说什么?”

    “公子,我腦子笨,您別罵我了……”書童低聲哀求道。

    段春紅已平復了心情,微笑着說道:“師弟,你想必是忘記了,每次詩興大發,你都要徐來執筆記下來,免得過後遺忘。”

    “原來是這樣……”徐揚很快反應過來,南唐有可能距現在百八十年,段春紅和書童自然是沒聽過李煜的詩詞。

    他转脸看了看书童:“哦,原来你叫徐来。”

    徐來一咧嘴:“公子,這個名字還是您給的呢……”

    “徐來,清風徐來……”徐揚嘆了一口氣,說道:“百無一用是書生,看起來,這個徐揚果然是一個十足的書呆子。”

    段春紅說道:“師弟不可妄自菲薄,師尊他老人家常說,假以時日,師弟若是去參加科考,定然能夠狀元及第。”

    徐揚對讀書毫無興趣,當年參加高考,分數線距離二本還差着十幾分,本打算在影視圈闖出一番事業,哪曾想稀裏糊塗穿越了。

    徐来说道:“公子,大师姐,我们上山吧。”

    順着徐來手指的方向,徐揚舉目遠眺,晨光中一座高山拔地而起,目測之下最高峯至少有數千米,山頂處雲霧繚繞仿若仙境一般。

    “七重天這個名字倒是很貼切……”徐揚喃喃着說道。

    山腳下有一座客棧,這裏是仙霞宮專門設立的驛站,主要是接引到訪的客人,車馬之類上不了山只能存放於此。

    他們都是仙霞宮的人,自然無需客棧派人引路,三人沿着山路徑直朝山上走去。

    走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天光已然大亮,徐揚直起腰手搭涼棚向山頂眺望,嘴裏碎碎唸叨着:“啥時候能走到頭,到了山頂怕是累吐血了個屁的……”

    跟在身後的徐來說道:“公子,您彆着急,一會兒就有車坐了。”

    “啥車?難不成是纜車?”徐揚回身瞥了一眼,徐來肩上挎着一個巨大的包裹,臉上神情卻是很輕鬆,絲毫看不出身負重傷的樣子。

    對這個捨命保護自己的小書童,徐揚心中很是掛念,說道:“徐來,你後背的傷好些了嗎?”

    徐来笑道:“早就好了。”

    “別硬挺啊,疼的忍不住就哼哼幾聲,沒人笑話你,那麼重的傷,怎麼可能一宿就好了……”

    “您看。”

    徐來轉過身,把自己的後背朝向徐揚,傷口處已然結疤,看情形用不上三兩天就會徹底痊癒。

    徐揚驚訝的目瞪口呆:“這也太神奇了……師姐,你給徐來用的啥藥?”

    段春红说道:“生肌散。”

    “这个生肌散这么有效啊?”

    “当然。仙霞宫圣药无往不利。”

    “……那个、师姐,你有药方吗?”

    “啊?”

    “药方,哦,就是生肌散的配方。”

    “藥方乃仙霞宮不傳之祕,只有師尊他老人家知道。”

    “哦,我明白了,跟可口可樂一樣,配方概不外傳。”

    “师弟,你问这个干嘛?”

    “唉……”徐揚嘆了口氣,說道:“將來要是有機會回去,我估摸着,把文物帶回去不太現實,再說了,帶回去也不敢賣,正府分分鐘查水錶,如果能得到生肌散藥方……俗話說的好,劫道的不如賣藥的,我先開一家外科診所,賺到錢之後擴大規模,弄一個全球連鎖外科診所,真要是夢想成真,那可就發財了……”

    見徐揚兩眼放光,在那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段春紅更加的擔心,師弟的內傷似乎越來越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