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提刀向北 > 第6章 活神仙
    一名小道童迎了出來,躬身說道:“師尊正在待客,請大師姐、徐師兄到丹房等候。”

    清晨就有客人来访,这种时候并不多见。

    “来的是什么人?”段春红多少有些好奇。

    小道童说道:“听说是从京城来的官差。”

    “哦……”段春紅微微點了點頭,心想着可能是車騎將軍府的人。

    一般情況下,徐鐵虎若是派人到七重天,主要是詢問徐揚的近況,順便也捎來一些應用之物,雖說仙霞宮衣食住行齊備,但是在細節和品質上畢竟和京城相差甚遠。

    段春红不再多问,迈步沿着回廊朝丹房走去。

    自從進了仙霞宮,徐揚的一雙眼睛都不夠用了,看什麼都覺得新鮮有趣,遇到年輕漂亮的女弟子更是免不了流連張望一番。

    “段師妹……徐師弟,你們去了哪裏?”一名相貌英俊的青年男子站在迴廊下,目光熱切的望着段春紅,對徐揚只是匆匆一瞥。

    段春紅停下腳步,臉上不期然的飛起一抹紅暈,說道:“拜見周師兄。”

    然後對毫無反應的徐揚說道:“師弟,這位是仙霞宮掌門師兄周連城,還不過來拜見!”

    徐揚哦了一聲,大喇喇的抱拳拱手,說道:“周師兄,你好,小弟初來乍到,還請周師兄多多關照。”

    周連城心想,自己和徐師弟本來就認識,段師妹又何必介紹的如此詳細?

    這個徐師弟也透着奇怪,不僅一改往日謙恭有禮的樣子,而且臉色笑嘻嘻的全無敬意,還口口聲聲說什麼初來乍到……

    段春紅近前一步,低聲解釋着說道:“徐師弟頭部受傷,對以前的事情都不記得了,性子也大爲不同,言語中如有冒犯之處,還望周師兄見諒。”

    周連城皺了皺眉,說道:“是什麼人傷了徐師弟?”

    段春红把事情经过简单讲述一遍。

    周連城沉思片刻,緩緩說道:“在玉林郡境內,膽敢對仙霞宮弟子出手,對方的來頭一定不小……段師妹,這件事師尊知道了嗎?”

    “我正要去面见师尊。”

    “哦,那快去吧。”

    “是。”

    段春红答应着,从周连城身侧快步走过。

    徐揚跟着走了幾步,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周連城兀自站在原地,目光一瞬不眨的望着段春紅的背影發呆。

    “周師兄,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回吧。”徐揚嬉皮笑臉的說道。

    周连城一脸的尴尬,转回身匆匆离去。

    三轉兩轉,穿過一個月亮門,到了另一處跨院內,正房就是黃真人煉製藥物的丹房。

    丹房內有一股濃郁的中草藥味,東西兩側是兩排木製貨架,上面都是一些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瓶瓶罐罐,屋子中間擺放着一個足一人多高的煉丹爐。

    徐揚皺着眉頭提鼻子聞了聞,說道:“師姐,仙霞宮沒房間了嗎?師尊幹嘛要在丹房接見咱倆?”

    段春紅沉默了一會,說道:“師尊這麼做,必有緣故……”

    徐揚也就是隨口一問,他心裏暗暗盤算着,等見到那位活神仙黃真人,好歹求他教自己幾手功夫,免得將來遇到強盜還要別人幫忙。

    小道童送来茶点水果,躬身退了出去。

    徐揚一天沒吃飯,肚子裏早就飢腸轆轆,拿起點心試着嚐了一口,感覺十分的美味可口,立刻不管不顧的統統塞進嘴裏。

    見段春紅一臉的詫異,徐揚把最後一塊點心嚥下去,說道:“別見笑啊,你是不知道,我們中午才放飯,早晨我拉肚子,連口水都沒顧上喝……”

    段春紅說道:“師弟,等一會見到師尊,千萬不可言出無狀。”

    徐揚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吧嗒吧嗒滋味,說道:“茶味兒還行,就是苦了一點……噯,師姐,我要是沒猜錯的話,剛纔那位周師兄就是你心上人吧?”

    段春紅臉色微微一紅,隨即板起了面孔,正色說道:“我與周師兄乃是修道之人,怎能有男女之情,這種話以後休要再提。”

    徐揚哈哈一笑:“得了吧,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們兩個眉來眼去,肯定有事!”

    段春紅正要開口反駁,房門吱呀一響,一名身穿葛布麻衣鶴氅,慈眉善目的道士邁步走了進來,看他神態瀟灑脫俗,當真是一副仙風道骨的風采。

    段春红赶忙躬身施礼:“弟子拜见师尊。”

    道士便是仙霞宮主人,被尊稱爲活神仙的黃真人,他緩緩坐在太師椅上,上下打量了段春紅一會,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男女情愛,乃是修道者大忌,爲師早就說過,心魔不除,難成正果,望你好自爲之!”

    “師尊教訓的是,弟子受教了。”段春紅滿面羞愧垂手侍立。

    黃真人點了點頭,轉臉去看一臉好奇的徐揚,溫言說道:“揚兒,你的事情,爲師已經知道了,你不必過於擔心,這世上還沒有仙霞宮醫不好的傷。”

    徐扬腹诽着:吹牛吧你,癌症你能治啊。

    段春紅在一旁低聲說着:“師弟,還不快快拜謝師尊!”

    徐揚心裏很清楚,所謂的拜謝肯定是要跪倒磕頭,問題是,自己幹嘛要給一個素不相識的老頭子磕頭?

    見徐揚裝聾作啞紋絲未動,黃真人不禁皺起了眉頭,說道:“揚兒,近前來。”

    徐扬犹豫了一下,缓步来到黄真人近前。

    丹房內光線昏暗,等到了黃真人近前,徐揚忍不住脫口而出:“你……你是外國人?”

    黃真人的一對眼眸竟然是碧綠色,徐揚只看了一眼,就覺得有一種說不出恐懼感,彷彿陷入了夢魘一般,身子僵立當場絲毫動彈不得。

    段春紅呵斥道:“師弟休得胡言,師尊的馭仙術即將功德圓滿,此乃神功最高境界之必然異相。”

    徐揚雖然耳朵能聽,但是嘴裏卻發不出聲音,只能眼睜睜看着黃真人伸出手,在自己的頭頂輕輕撫摩。

    最可怕的是,他的行爲完全不受大腦控制,雙膝一軟跪倒在地,恭恭敬敬面向黃真人三拜九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