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提刀向北 > 第8章 同名同姓?
    上官鳳梧說道:“公子可知,最近一段時間,京城發生了哪些變故?”

    “我在仙霞宮深居簡出,對外面發生的事一概不知。”徐揚現學現賣,把黃真人的話拿來用了一遍。

    “兩個月前,汝南王到皇覺寺上香還願,哪曾想,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刺客當街行刺,汝南王身負重傷,若非王府衛士捨命相救,後果不堪設想!本月月初,樑王在圍獵返京途中,突遭大隊蒙面人截殺,幸虧大將軍早有察覺,驍騎衛及時趕到驚走刺客……適才面見黃真人時,聽聞公子昨日在玉林郡遇險,我認爲,此事並非偶然……”

    “汝南王是谁?梁王又是谁?”

    “………”

    “上官統領,你可能還不知道,我的腦袋被強盜拍了一掌,雖說對身體並無大礙,但是卻因此失去了所有記憶,師尊說我得了離魂症。”

    “啊?竟有这等事?”

    “剛纔是段師姐提醒,要不然我根本不記得你是誰。”

    上官鳳梧愕然半晌,出言安慰着說道:“公子不必擔心,黃真人的醫術出神入化,定然能醫好公子的離魂症。”

    徐揚嘆了口氣:“唉,但願吧……行了,接着說事兒吧。”

    上官鳳梧心想,若不將人物關係講清楚,徐揚就不會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是說道:“是這樣,先帝共有五子一女,長子應王趙元熙、次子汝南王趙元竑、三子樑王趙元邾,四子寧王趙元晟,五子、也就是當今天子趙元徹,以及安陽公主趙珺。”

    徐揚想了想,說道:“既然應王是長子,爲啥是最小的孩子當皇帝?廢長立幼是大忌啊……”

    上官鳳梧說道:“趙元徹的生母乃是王莽之女,王莽位極人臣……”

    徐揚點了點頭:“這就合理了……哦,對了,我聽段師姐說,應王救過父親的命?”

    上官鳳梧說道:“當年,北海郡守張宗筌興兵作亂,應王奉旨前去征討,那張宗筌暗中勾結番邦相助,趁討逆大軍立足未穩,將討逆軍前鋒營團團包圍,大將軍左衝右突也無濟於事,危急時刻,應王率一隊精兵殺入重圍,這才救出了大將軍……唉,只可惜,三年前,聖上聽信讒言誣告,將應王一家兩百餘口滿門抄斬!”

    “親哥說殺就殺了?而且是滿門抄斬?這比金元帥還狠啊……”徐揚喃喃着說道。

    上官鳳梧聞言一愣:“公子,恕在下孤陋寡聞,金元帥是何許人也?”

    徐揚笑道:“哦,我順嘴一說,上官統領不必當真。”

    上官鳳梧也沒再深問,稍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在這種時候,衆家親王接二連三的遭遇不測,恐怕並非意外……現如今,太師王莽專權,凌駕於百官之上,若非對大將軍心存忌憚,這大燕國恐怕早就成了王莽的一言堂,大將軍擔心,正是因爲自己的剛正不阿,恐怕會因此給公子帶來禍事,所以纔派末將趕來仙霞宮……”

    徐揚知道,歷史上出過一個名叫王莽的牛人,在西漢時期權傾朝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即便如此,王莽仍然不知足,廢了六畜不識的太子劉嬰,自立爲皇帝,改國號爲“新”。

    不過,王莽當了皇帝之後的所作所爲,讓後世的史學家們頗有爭議。

    首先,王莽推行了土地國有化,不讓老百姓私自買賣,要知道土地國有化可是現代社會的產物,遠在幾千年前,居然能夠提出這項政策,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再後來,就是最令人驚訝的部分——推行計劃經濟!

    由朝廷控制物價,獲利都要上繳個人所得稅,根據史書記載,稅率爲十分之一,“除其本,計其利,十一分之。”這句話就是當時的稅收政策。

    再後來,王莽還實施了貨幣改革,用製作精美的物品替代金銀,可惜最終這項改革失敗了。

    不過,在改革過程中卻發明了一個新東西,就是遊標卡尺。

    要知道,當時的遊標卡尺比西方早了近2000年,根據出土的實物相比較,即便是現代的遊標卡尺和那時候也並沒有太大不同。

    綜上所述,王莽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和發明,非常符合現代社會的思維特質,實在不像是一個古人該有的行爲。

    很多史學家認爲,如果世界上確實存在靈魂穿越一事,王莽很有可能是一個從社會主意國家過去的穿越者。

    徐揚心中暗想,這位大燕國的王莽和西漢時期的王莽應該只是同名同姓,畢竟朝代和社會背景都大相徑庭,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對啊,這個大燕國到底是哪朝哪代?歷史上也沒有這樣一個國家啊?

    “公子,依我之見,您最好即刻啓程,以免夜長夢多!”上官鳳梧語重心長說了一大通,全然不知徐揚已經魂遊天外,後面的話根本連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公子?公子?”

    “啊?”

    “……我是說,您最好現在就走,有仙霞宮的人貼身護衛,一路之上應該不會有危險。”

    “让我去哪儿?”

    “当然是北海郡。”

    “北海郡?我去那干嘛?”

    上官鳳梧心裏嘆了口氣,這才知道剛纔這位公子爺走神了,於是說道:“北海郡郡守關守山乃是公子舅父,到那裏暫時住上一段時日,可保平安無事。”

    徐扬说道:“北海郡在哪?”

    “距此一路向北,差不多有千里之遥。”

    “这也太远了……”

    看了一眼不遠處花樹下的段春紅,徐揚心想,守着一個超級大美女,我幹嘛要千里迢迢去什麼北海郡?

    “上官統領,我是這麼想的,仙霞宮高手如雲,師尊他老人家更是神通廣大,我待在這兒,哪個不開眼的敢來害我?”

    “公子,北海郡兵多将广……”

    段春紅等的不耐煩,大聲問道:“師弟,說完了沒有?”

    徐揚忙不迭的說道:“好了好了,我這就過來。”

    他轉臉對上官鳳梧說道:“上官統領,實在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兒,就不陪你聊了。”

    說着話,衝上官鳳梧一拱手,轉身快步朝段春紅跑去,嘴裏說道:“師姐,我來了!”

    上官鳳梧欲言又止,心裏盤算着,既然公子腦袋不太清楚,這件事和他說了也白說,看起來還得去求黃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