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提刀向北 > 第9章 天池
    “师姐,天池在山顶吗?”

    “是的。”

    “多大一个池子?”

    “去了就知道。”

    兩人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一步一步向山頂攀登。

    又走了一會,段春紅擡頭看了看陰雲密佈的天空,自言自語的說道:“好像要下雨了……”

    徐扬说道:“要不、明天一早再去吧?”

    “不行!九轉還魂丹藥性極強,若不及時醫治,你熬不過今天晚上。”

    “哦,这样啊……去山顶没有登山车吗?”

    “山頂除了天池,就是仙霞宮禁地,平時很少有人上來,沒必要安裝登山車。”

    “禁地又是啥?”

    “這還不好理解嗎?顧名思義,禁地當然是嚴禁進入的所在。”

    “是不是每一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禁地?”

    “那倒不一定……”

    徐揚嘴上搭着話,眼睛一刻也沒離開段春紅曼妙的身姿,尤其是惹人遐思的山巒起伏之處,更是免不了要多看兩眼。

    段春紅對此渾然不覺,若不是一路上有些過分親密接觸,對這個比自己小四歲的師弟,她從來只當一個小孩子看待。

    唯一不同的是,從前的徐揚謙恭有禮文質彬彬,現在則是恰恰相反,給人的感覺似乎根本完全就是兩個人。

    “師姐,師尊算是武林第一高手了吧?”爲了儘快拉近關係,徐揚開始沒話找話。

    段春紅略一思索,說道:“師尊時常告誡我們,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卻不可一味妄自尊大。”

    “那个赤焰真君很厉害吗?”

    “此人縱橫西域三十載,從未遇到過敵手,獨門絕技地煞掌更是令人聞風喪膽。”

    “西域……”

    這是徐揚穿越之後,聽到的第一個熟悉地名:“那、他和師尊誰更厲害?”

    段春紅微微一笑:“兩年前,赤焰真君不知天高地厚,竟敢來仙霞宮登門挑戰,結果被師尊在十招之內擊敗,從此再也沒有在江湖中露過面。”

    徐揚挑起大拇指,讚道:“這麼說起來,師尊才稱得上是當世第一高手,其他人都只配給師尊提鞋。”

    “那是自然……不過,也不能因此就小覷了天下英雄,就譬如,號稱天下第一劍客的張仲堅、白雲觀上清派的陶天師、飲馬山莊莊主葉承岷,飛刀門的千手人魔,神風鏢局總鏢頭李天風,很多很多,他們的武功路數自成一派,各有千秋,很難說誰比誰更強。”

    “那、少林派呢?”

    “少林派?是新崛起的武林門派嗎?我沒聽說過。”

    “………”

    前方出現一個岔路口,一塊巨石橫在左側,山石上用紅漆寫了兩行大字:仙霞宮禁地,擅入者死!

    崎嶇狹窄的山路本就異常難走,巨石像是一座小山,把山路擋的嚴嚴實實,如果沒有外力幫助,普通人很難翻過巨石。

    段春紅停下腳步,伸手指了一下巨石上的字,說道“師弟,七重天哪裏都可以去,唯獨禁地不可以,別說是外人,即便是本門弟子,哪怕是不小心進入禁地,同樣難逃一死!”

    徐揚笑道:“我猜,裏面肯定是師尊這些年攢下的金銀財寶,怕被外人偷了去,所以才下了這樣一道命令。”

    段春紅正色說道:“師弟不要胡說,師尊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早已勘破紅塵,怎麼可能對身外之物如此看重呢?”

    徐揚想了想:“師姐,我有一個小小疑問……師尊既然對錢財不看重,修建這麼大一座道觀,錢是從哪裏來的呢?”

    段春紅說道:“師尊譽滿天下,信徒衆多,自然有人甘願捐錢捐物。”

    “那可需要很大一笔钱啊?”

    “當初,聽說師尊要建造仙霞宮,玉林郡陳大善人立即送來萬兩黃金,數日後,更是親率家族數百名青壯男丁日夜施工,趕在道德天尊華誕日之前,仙霞宮終於落成竣工。”

    “陈大善人是什么人?”

    “陳大善人名叫陳景洪,乃是玉林郡首屈一指的積善之家,陳家世代信奉三清祖師爺,對師尊建造仙霞宮鼎力支持……”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山顶。

    在山頂蒼松翠柏之間,修建了一座小涼亭,一張石桌,四周擺放着四個石凳。

    段春红伸手一指:“师弟,那就是天池。”

    居高臨下看得很遠,大約在百米開外,一汪水呈現在徐揚眼前,水邊還建造了一棟石屋。

    之所以用“一汪水”來形容,是因爲所謂的天池實在是太小了,目測之下,面積大概有五十平方米左右。

    在徐揚的認知裏,天池應該是火山口形成的天然湖泊,哪曾想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這也就相當於普通游泳館的池子。

    “这、就是天池?”

    “对呀。”

    “………”

    “石屋內有水有食物,還有乾淨的換洗衣物,事不宜遲,快去吧。”

    “師姐,你不去啊……我的意思是說,你去哪兒?”

    段春紅臉色微微一紅,說道:“我哪也不去,在這裏爲你護法。”

    本以爲一個和師姐獨處的機會,現在這麼一看,完全沒有可能,徐揚只好出了涼亭,怏怏不樂的朝天池方向走去。

    來到天池邊上,徐揚算是徹底明白了,所謂的天池根本就是一個蓄水池,池水倒是清澈見底,應該是日積月累下來的雨水。

    邁步走進石屋,屋內佈置的十分簡單粗獷,沒有任何裝飾裝修,唯一亮點是一張觸手光滑的白玉牀。

    一甕清水和一些乾糧放在石桌上,石屋沒有門窗四面通風,這些食物本身都經過處理,起碼能夠保持十幾天不腐爛。

    一套淺棕色的葛布麻衣掛在牆上,不知道用了什麼高級香料,很遠就能聞到淡淡的花香味道。

    徐揚也沒換衣服,脫了外套長衫內衣內褲,赤果着從石屋出來,先在池邊做了幾個不得要領的擴胸運動,然後大叫了一聲跳進水中。

    涼亭上的段春紅聽到叫聲,立刻站起身舉目向天池眺望,剛好看見一個毫無個性的屁股,而屁股的主人顯然發生任何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