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提刀向北 > 第11章 狗急跳墙
    看着水中一絲不掛的徐揚,田寶成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段春紅始終背朝天池方向,這種畫面哪個姑娘敢直視

    “真是天赐良机啊……”田宝成喃喃自语着。

    他非常自信,憑着自己的身手,悄無聲息殺死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簡直易如反掌。

    最关键的是,还不会惊动段春红。

    作爲一名游泳館年卡持有者,徐揚的水性非常好,不僅能熟練展示各種泳姿,甚至可以在水下閉氣長達十分鐘之久。

    剛剛在天池遊了幾圈,感覺有些累了,正準備休息一會,不經意間一低頭,發現池水中出現一個男子的倒影。

    “你誰呀?”徐揚嚇了一跳,趕忙回過身問道。

    田寶成心裏也很吃驚,想不到竟然被對方發現了,難不成這小子其實會武功,之前都是故意裝傻充愣?

    想到這,他不敢掉以輕心,躬身說道:“公子,在下奉了上官大人的將令,特來給您送一封信。”

    徐揚哦了一聲,原來是上官鳳梧的手下,於是說道:“信呢?”

    田寶成近前兩步,從懷中掏出一個信封,雙手遞了過去。

    徐揚沒去接信封,擡頭看了看天空,說道:“下着雨呢,怎麼看信……你幫我送屋裏去吧,放在桌上就行。”

    田寶成嘴裏答應着,身子卻是紋絲未動,目光在徐揚的頭上看來看去,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徐揚有些莫名其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說道:“咋了?髮型不夠帥嗎?”

    田寶成說道:“聽上官大人說,公子被強盜打了一掌而毫髮無損,在下斗膽問一句,莫非公子練過鐵頭功?”

    “我又不是賣大力丸的,練那玩意兒幹嘛……”徐揚話說一半,忽然停住了話頭。

    “說的也是,仙霞宮武功出神入化,對那種粗淺的雕蟲小技,自然不會放在眼裏。”田寶成隨聲附和着。

    徐揚從水裏站起來,自言自語的說道:“感覺有點涼了,我進屋拿件衣服。”

    田寶成心中暗喜,如果在石屋動手,那是最好不過了,可以最大限度避開段春紅的耳目。

    即便徐扬会些武功,也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太冷了太冷了,我得趕緊穿衣服……”徐揚嘴裏碎碎念着,一溜小跑進了石屋。

    田宝成随即跟了过去。

    徐揚連一秒鐘都沒耽誤,順手抓了一件衣服,踩着桌子從後窗跳了出去,他一邊把衣服胡亂系在腰間,一邊聲嘶力竭的叫道:“師姐,救命啊!有人要殺我!”

    田寶成這才明白,自己不小心露出了破綻,被人家看出來了。

    這小子也太鬼了,明知道沒幫手必死無疑,居然還能不慌不忙,跟自己玩了一招金蟬脫殼!

    不管怎樣,今天必須殺了徐揚,否則沒辦法向上面交待。

    田寶成凌空躍起,幾個起落就追上了徐揚,倉啷一聲拔出斬馬刀,惡狠狠的說道:“姓徐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的腦殼能不能擋住這把刀!”

    寒光一闪,斩马刀挂着风声劈向徐扬后脑。

    天池距離涼亭還有一段距離,即便聽見了呼救聲,段春紅也沒辦法及時趕到。

    眼見田寶成抽出斬馬刀,徐揚就要命喪當場,段春紅情急之下大喊道:“師弟,蹲下!”

    斩马刀落下。

    徐扬往地下一蹲。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几乎是同时做出的动作。

    斩马刀一掠而过,砍掉了徐扬头上的发簪。

    徐揚要是稍微慢一點,這條小命就扔這了,他頭都沒敢回,連滾帶爬繼續狂奔。

    田寶成也看出來了,這個徐揚確實不會武功,只不過反應還算迅速,居然能躲過這一刀。

    前面就是那個岔路口,一邊通向山頂涼亭,另一邊通向巨石攔路的仙霞宮禁地。

    如果徐揚朝山頂跑,結局只有一個,用不了幾秒鐘,就會變成田寶成的刀下鬼。

    生死攸關,容不得徐揚多想,他拼盡全身的力氣,加速衝向那塊巨石。

    都说狗急跳墙,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

    對死亡的恐懼,激發了徐揚的潛能,他手腳並用一通忙活,居然奇蹟般的爬上了巨石。

    知道煞星就在身後,徐揚沒有半點猶豫,縱身跳了下去。

    田寶成如影隨形,一刀劈在徐揚剛剛站立過的地方。

    “就差一步!”田寶成懊惱之餘,緊隨其後跳上巨石。

    正常來說,對一個不會武功的人而言,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去,就算不死也得摔成重傷。

    幸運的是,巨石緊鄰一棵松樹,徐揚先跳到樹杈上,然後順着樹幹滑下去。

    此刻,光着屁股的徐揚癱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氣。

    田寶成舉目一看,前面是萬丈深淵,根本無路可走,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說道:“徐揚,我看你還往哪裏逃!”

    他正要飛身跳下去,身後傳來一聲斷喝:“仙霞宮禁地,擅入者死!”

    段春红手持长剑,沿着山路飞奔而来。

    來的時候,田寶成看到了巨石上的字,他根本也不在乎,當務之急是先殺了徐揚,然後再想辦法脫身。

    不等段春红追到近前,田宝成也跳了下去。

    危急時刻,能躲一時是一時,看準身側一米多高的雜草,徐揚手忙腳亂的矮身鑽了進去。

    田寶成看了看,雜草堆放在石壁周圍,除非徐揚是穿山甲成精,否則也只能藏在雜草裏。

    在杂草内胡乱了捅了几刀,并没有刺中徐扬。

    这是怎么回事?

    按说不可能啊?

    难道说这小子真的变穿山甲了?

    田寶成氣運丹田,大喝一聲拍出一掌,偌大一堆雜草被掌風震的漫天飛舞,就連地上的碎石都滾落山崖。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本該躲在雜草中的徐揚竟然蹤跡不見。

    田寶成愕然片刻,很快就反應過來,石壁上一定有機關,徐揚肯定躲到石壁裏面去了。

    石壁上有一處凸起的部分,看上去比其他地方要光滑,田寶成試着伸手用力一按,一道石門緩緩向一側滑開。

    這時候,段春紅已經趕到,她飛身躍上巨石,剛好看到田寶成閃身進了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