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最強小村民趙子龍沈欣然 > 第1744章这人绝对有问题
    “趙老闆,如果你不想給錢,就直說,何必搞這種偷偷摸摸的事,居然把很多家村民種植的草藥給燒燬了。”

    村民愤怒的说道。

    “全部烧毁?”

    赵子龙一愣,立刻道:“带我去看看。”

    “你干的事,你还需要看?

    装什么装。”

    “废什么话,带我去看看。”

    赵子龙板着脸道。

    “行,我倒要看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村民冷笑连连,前面带路。

    赵子龙和林晓萌等人一路跟随。

    来到田间地头。

    看见一大片焦黑。

    面积差不多有数十亩。

    仔細聞,隱約還能聞到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汽油味。

    “这一共是几家村民的田地?”

    赵子龙阴沉着脸问。

    “8家……還有其它人家的藥材也被醺的不同程度的受損。”

    村民恨恨的瞪着赵子龙。

    药材这玩意,十分金贵。

    對空氣,土質,氣候等等各種自然環境要素,要求很高。

    土木烧还好,损失的就是这一片药材。

    汽油燒,那味道對整個楊家溝村的藥材田都有影響。

    趙子龍陰沉着臉,掃視着數百位羣情激憤的村民,“是誰幹的,自動站出來,還有機會,否則一旦被我查出來,下場很慘。”

    “媽了個巴子,都這個時候了,還在演戲,不是你乾的是誰幹的。”

    “就是,分明是想耍赖,不想给钱。”

    “黑心奸商,不給錢不讓走……”“壞良心的東西,你怎麼下得去手,就算你不要,大夥也可以賣給別人,換點錢養活老婆孩子,現在臉吃飯都成問題了。”

    村民们显然认为是赵子龙干的。

    要不然這麼久都沒事,昨天他來計算藥材的品相和產量,半夜立刻就被燒了。

    “你們用腦子想想,若是趙大哥乾的,今天他還會來嗎?”

    林晓萌怒斥道。

    昨天晚上,趙大哥送她回去,很晚纔回家好不好。

    怎麼可能是趙大哥乾的,再說,他也不是那種人。

    “此地無銀三百兩,這正是他狡猾的地方,半夜燒了藥材,第二天假裝什麼都沒發生,讓村民懷疑不到他頭上,想把咱們都當成傻子,可惜大夥沒上他當。”

    有人冷笑连连。

    “對,咱們不會上當,廢話少說,必須給個說法,不然,今天別想走。”

    “把他们堵住,别让狗日的黑心奸商跑了。”

    村民们再次群情激愤起来。

    把赵子龙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爲什麼要走,林曉萌,統計一下剩下的全部藥材,叫車過來,今天全部採收。”

    赵子龙扭头吩咐道。

    “可是赵大哥,这些全部被污染了。”

    林晓萌一愣。

    “那也要收购,不能让村民们白忙活。”

    赵子龙说道。

    呃?

    他的表态让所有村民都是一愣。

    还有这么好的老板?

    被污染了还要?

    “大夥不要相信他的話,要見到真金白銀纔算數。”

    又有人喊。

    “我堂堂飛龍集團老闆,會差你們這點錢……許超,拿着卡去銀行,給我提一千萬現金過來,沒有密碼。”

    赵子龙掏出一张卡递给许超。

    啊?

    这……没有密码,那不是想取多少取多少?

    許超心裏砰砰亂跳,趙總可是百億富翁啊,就不怕我拿着錢跑了?

    这份信任让许超十分感动。

    “趙總,好像取現超過五十萬,要提前預約吧。”

    小玲好心提醒。

    “預約,在我這裏不存在,只管去取,開我的車,速去速回。”

    秦守把卡递给许超。

    “是。”

    许超拿了钱,开上车,就直奔银行。

    见赵子龙来真的。

    在場的村民瞬間安靜下來,都不可思議的看着趙子龍,還從來沒見過這麼霸氣的老闆,難道昨晚上真不是他乾的?

    “那这几家被烧毁的怎么算?”

    又有村民提意见了。

    “这几家是谁家的药材田?

    站出来。”

    赵子龙问。

    “我家的。”

    “还有我。”

    “我……”从人群中站出来八个人。

    “你们报个数,按照中等质量给你们赔钱。”

    赵子龙说道。

    “报数?

    随便报?

    你就不怕我们报个天文数字?”

    八个村民一愣。

    “只要你們幹開口,我就敢賠,不就是錢,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赵子龙淡淡地道。

    天呐。

    赵总好霸气哦。

    我好喜欢啊怎么办。

    几个女人眼里全是星星。

    林曉萌吃味了,警惕的盯着幾個閨蜜,趙大哥是我的,誰都別想搶。

    赵子龙的确很霸气,很爽快。

    爽快的讓那八個村民十分佩服,豎起大拇指讚道,“趙老闆是個規矩人,既然你仁義,咱們也不幹缺德事,實事求是的講,我家被燒燬的藥材品相也就是中等,產量沒有具體計算過,我家種的是白芷,畝產大約一千斤左右,五畝地就算五千斤……”“林曉萌,記下來。”

    赵子龙命令道。

    “是。”

    林晓萌赶紧登记造册。

    “我家種的是黃芪,也是五畝地,大約產量能有個九千斤左右……”“我家種的是也是白芷……”八個人一家家的報出產量,沒有一個誇張虛報,都在合理範圍之內。

    “你还有什么话说?”

    趙子龍指着那個一直對他挑刺,起鬨的村民問道。

    “怎麼,幹了這種喪良心的事,還不讓說不成。”

    那村民脖子一梗道。

    “說話要有證據,要真是趙大哥乾的,他閒的沒事,燒了再賠錢給你們。”

    林曉萌對這個一而再再而三污衊趙子龍的傢伙很是不爽,氣呼呼的說道。

    “這些藥材都被污染了,他還收購,不是黑心商人是什麼。”

    那村民冷笑。

    “你这是胡搅蛮缠,赵大哥收购,你说黑心。

    不收购,你也说黑心。

    反正怎么做都不对。

    我看你这人有问题,故意来搅局的吧。”

    林晓萌指着那名村民道。

    “對,別人都沒說什麼,就是你一直揪住趙總不放,沒問題見鬼了。”

    “大夥自己說,趙總是收還是不收,給個統一說法,免得趙總裏外不是人。”

    其它几女也不爽了,指着那个村民冷声道。

    “楊娃子,你想幹啥,趙老闆做的夠意思了,沒你的事,你跟着瞎摻和啥。”

    “就是,該說不是你家的藥材被燒了,站着說話不腰痛。”

    “这几个小姑娘说的对,我看你很有问题。”

    村民們紛紛開始指責起一直在挑刺趙子龍的村民。

    這人絕對有問題……趙子龍悄悄的摸出手機,打給了王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