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 > 第1780章 乔梁的困惑
    葉心儀不知道徐洪剛此時的心思,更不知道因爲對自己的喜歡,徐洪剛會間接恨上喬樑,並且這種恨意讓徐洪剛幾近要喪失理智。

    眼裏閃過一絲陰鷙,徐洪剛咬着牙道:“果真是小喬回來了,他對你還真是好嘛,回來了先來見你,也沒見他給我這個老領導打個電話。”

    葉心儀眉頭微蹙,感覺徐洪剛這話怪怪的,葉心儀不由解釋了一句:“喬樑是跟安祕書長吃飯,只是順便把我叫上了而已。”

    聽到這話,徐洪剛臉色稍緩,但一想到喬樑和葉心儀的關係親密,甚至還讓他親眼看到兩人有一些親熱的動作,徐洪剛的臉色就再次陰鬱起來,心裏對喬樑產生了強烈的厭惡。

    “心儀,現在時間還不是很晚,咱們找個時間坐坐吧。”徐洪剛收起自己的情緒,眼神熱切地看向葉心儀。

    “不了,我要回去休息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葉心儀婉拒道。

    “你難道連跟我坐一會都不肯嗎?”徐洪剛一臉失落,“你知道的,我爲了你離婚了,我之前還滿心歡喜地以爲離婚後可以和你光明正大在一起,沒想到……”

    “徐書記,您這話從何說起?您離婚是您自己的事,怎麼說成是我的原因了?”葉心儀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打斷徐洪剛的話,她沒想到徐洪剛竟然把離婚的原因算在她頭上,葉心儀堅決不能認領這個,她從來就沒主動撩撥過徐洪剛,甚至早早就對徐洪剛的暗示嚴詞拒絕,如今徐洪剛要把離婚說成是她的原因,無疑是想給她施壓,讓她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葉心儀無論如何都不會也不能背這個黑鍋。

    事實上,要不是之前徐洪剛發短信的時候跟葉心儀說離婚了,她都不知情,而自那以後,徐洪剛在言語上就愈發露骨,葉心儀很明智地和徐洪剛拉開距離,但徐洪剛卻依舊纏着不放,因此,葉心儀對待徐洪剛的態度纔會變得越來越冷淡,因爲她清楚,不能給徐洪剛半點念想,否則對方只會得寸進尺,一直纏着她。

    徐洪剛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剛纔的話不對,趕緊道:“心儀,你別誤會,離婚是我個人的事,但我真的是很喜歡你,我的意思是我現在單身,咱倆可以在一起,你不必有心理負擔。”

    葉心儀好笑地看着對方:“徐書記,我並沒有喜歡過您,所以也沒有過什麼心理負擔,我一直以來都是把您當成一位尊敬的領導,一位敬重的老兄,請您不要把您個人的想法強加到我頭上。”

    葉心儀說完有些氣惱,她不知道徐洪剛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眼前的徐洪剛讓她很陌生很討厭。

    徐洪剛還待說什麼,葉心儀直接道:“徐書記,沒事請您回去吧,我真的要休息了。”

    說完葉心儀擡腳就走,走了幾步,葉心儀想起了什麼,接着又停住,轉頭看向徐洪剛:“徐書記,請您別再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我相信有很多女人都喜歡您這樣事業有成的男人,您有大把的女人可以選,請您別再來打擾我的正常生活,十分感謝!”

    說完這話,葉心儀頭也不回地走進小區,她知道自己這話說得有些重,尤其是徐洪剛曾是她的領導,對她也曾經有恩,因爲她借調到省裏的事,徐洪剛前後幫了她不少,她委實不該和徐洪剛這樣說話,但如果不說點重話,她又怕徐洪剛會一直糾纏不放,面對這兩難的選擇,葉心儀最終也只能無奈地選擇說點傷人的話。

    看着葉心儀的背影,徐洪剛呆呆站在原地,自己對葉心儀的喜歡,在葉心儀眼裏竟然變成了打擾她的正常生活,怎麼會這樣?爲什麼會這樣?

    “爲什麼?爲什麼……”徐洪剛低聲喃喃自語着,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他對葉心儀的喜歡和欣賞不是一點半點,如今卻是這個結果。

    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徐洪剛臉色突地變得猙獰:喬樑,都是喬樑這小子的原因!

    ……

    賓館裏,喬樑接連打了幾個噴嚏,坐在一旁的吳惠文見了不由笑道,“小喬,你是不是感冒了?”

    “沒有啊,不知道誰在想我。”喬樑笑哈哈道。

    “還真有可能,說說,你有幾個紅顏?”吳惠文笑眯眯看着喬樑。

    “這個……”喬樑笑着撓頭,沒想到把自己繞進去了。

    吳惠文瞅着喬樑的反應,打趣道:“看來不少,不過也正常,男人嘛,只要足夠優秀,自然會吸引女人的目光。”

    喬樑苦笑了一下,這個問題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

    好在吳惠文也不是要深入探究,很快就轉移話題:“小喬,馬上就要獨當一面了,有沒有信心?”

    “有。”喬樑信心十足地點頭,“有安書記還有吳姐給我當後盾,我有信心幹好。”

    “有信心就好,真要是在工作上碰到什麼問題,除了老安,你也可以來問我,我走過的路畢竟比你多,或許可以指點你一二。”吳惠文笑道。

    喬樑點點頭,知道吳惠文是關心他,心裏感動。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到了十點多的時候,喬樑見吳惠文開始打哈欠,便起身告辭。

    吴惠文也没有挽留,送乔梁到门口。

    從吳惠文房間離開後,喬樑心裏多少有些失望,他每次看到吳惠文,心裏總是有一股莫名的躁動,吳惠文的成熟、知性、落落大方,以及那種經過歲月沉澱的美,都深深吸引着喬樑,讓喬樑有一種想要征服的衝動,但他又清楚,吳惠文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樣。

    或許也正是因爲吳惠文的身份和地位,讓喬樑不敢像對其他女人那樣對她,所以兩人之間始終有一股火花在摩擦,但彼此間又彷彿隔着一條鴻溝,誰都不敢輕易逾越那一步。

    回到自己房間,喬樑輕輕嘆息了一聲,腦海中浮現着吳惠文的身影,最後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起來,喬樑和吳惠文一起吃了早餐,吳惠文上午還要去省裏開會,所以吃過早飯後就離開,至於喬樑,和葉心儀打了個電話後,喬樑在屋裏等着葉心儀過來。

    約莫等了二十多分鐘,葉心儀過來了,喬樑一看到對方就問:“小葉,你借調結束真的要返回江州?”

    “那不然呢?”葉心儀笑笑,“又沒辦法留下來,不回江州去哪裏?”

    “其實你要是真想留在省裏,可以讓安書記幫忙問問的。”喬樑說道。

    “算了,安祕書長對你好是一回事,但我跟他的關係還沒到那份上,不想讓他去爲我浪費人情,何況我確實也想回江州了。”葉心儀淡然地笑笑,喬樑提到安哲,葉心儀忍不住想到徐洪剛,徐洪剛也曾提到過要幫她找找關係,解決她在省裏的編制,被葉心儀婉拒了,她不想再欠徐洪剛人情,否則徐洪剛只會沒完沒了地繼續纏着她。

    喬樑不知道葉心儀此刻在想什麼,聽到葉心儀想回江州去,不禁笑道,“你想回江州,是因爲我嗎?”

    “臭美。”叶心仪白了乔梁一眼。

    乔梁嘿嘿一笑,只当叶心仪口是心非。

    這時葉心儀看了下時間:“你啥時候去車站?我開車送你過去,然後我也得回去上班了,我就請了一上午的假。”

    “那就這會過去吧,正好中午前可以到江州。”喬樑說道。

    辦了退房手續,喬樑坐上葉心儀的車子,見葉心儀連連打哈欠,臉上還有兩個明顯的黑眼圈,便問了一句:“昨晚沒睡好?”

    “嗯,躺了很久,半夜才睡着。”葉心儀點點頭,眉頭緊擰着。

    “咋的,遇到啥心事了?”乔梁关心道。

    “沒事。”葉心儀搖了搖頭,張了張嘴,有些欲言又止,她想問問喬樑對徐洪剛這個人有什麼看法,但想想又覺得不妥,她知道徐洪剛在喬樑落難時幫助過他,喬樑心裏肯定是感激徐洪剛的。

    “小葉,咱倆也不是外人,有什麼話你就直說,沒必要掖着藏着。”喬樑笑道。

    葉心儀聞言遲疑了一下,然後問道:“你覺得徐書記這個人怎麼樣?”

    “徐書記?你指的是徐洪剛書記嗎?”喬樑反問。

    “当然是他了,不然还有谁?”叶心仪点头。

    “他人挺好啊,怎麼了?”喬樑疑惑地看着葉心儀。

    “沒啥。”葉心儀搖頭,又問,“徐書記離婚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啊,說起來這事也是巧合,我過年回來要返回涼北時,在黃原機場遇到了徐書記的愛人何麗,從她口中才知道她和徐書記離婚了。”喬樑說着,有些驚訝地看着葉心儀,他知道徐洪剛離婚還是因爲恰巧遇到了何麗,無意中得知了這件事,那葉心儀又是怎麼知道的?

    想及此,喬樑問葉心儀:“你又是怎麼知道徐書記離婚的?”

    “徐书记自个告诉我的。”叶心仪撇嘴道。

    “徐書記告訴你的?”喬樑有些古怪地看了葉心儀一眼,按說離婚這種事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尤其是徐洪剛身爲領導,更不可能自個到處去嚷嚷,他怎麼會主動告訴葉心儀呢?

    喬樑越想越覺得奇怪,轉頭瞅着葉心儀,見葉心儀不欲多說的樣子,喬樑愈發納悶,他總感覺葉心儀突然提起徐洪剛隱隱是想表達什麼,但葉心儀不說,喬樑也想不出個所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