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做局 > 第1781章 顾虑
    到了車站,喬樑和葉心儀揮手告別,在葉心儀準備上車離開的剎那,喬樑忍不住又道:“心儀,你剛剛和我談起徐書記,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没有,就是随便提一提。”叶心仪摇头道。

    “哦。”喬樑下意識點着頭,看着葉心儀上車,喬樑直覺葉心儀沒說實話,但對方不說,喬樑也沒辦法。

    “我回去上班了。”葉心儀朝喬樑揮揮手,踩下油門,開車離開。

    目送着葉心儀離去,喬樑提着行李進站上車,臨近中午,喬樑抵達江州,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

    乔梁打开门的刹那,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把行李放到屋裏,簡單收拾了一下屋子後,喬樑看了下時間,這會差不多12點,喬樑尋思着叫份快餐來公寓吃,下午喬樑打算直接去市組織部報到,看組織部那邊安排他什麼時候去松北。

    喬樑正尋思着,聽到有人敲門,開門一看,邵冰雨。

    “冰雨!”乔梁看到邵冰雨很高兴。

    “回來了。”邵冰雨神色平靜地看着喬樑,淡淡道。

    “是啊,回來了。”喬樑點點頭,怔怔地看着邵冰雨,“來,進來坐。”

    邵冰雨走了進來,喬樑沒有把門關上,屋子裏空氣發黴,通通風。

    喬樑接着去拿熱水壺燒水,一邊洗着杯子一邊說道:“太久沒回來住了,都是灰塵,不過剛剛椅子我擦過了,你可以坐。”

    “我帮你收拾一下吧。”邵冰雨鬼使神差道。

    喬樑聞言愣了一下,直勾勾盯着邵冰雨,“不生我氣啦?”

    “誰生你的氣了?”邵冰雨擡頭看了喬樑一眼,

    “我看你這半年都沒怎麼理我,以爲你生我的氣了。”喬樑苦笑了一下,自打他過年那次回來,也不知道怎麼惹邵冰雨不高興了,這半年多來,邵冰雨並沒怎麼跟他聯繫,也只有他主動給對方發短信的時候,邵冰雨纔會偶爾回一下。

    聽到喬樑的話,邵冰雨沉默了起來,她並不是不想理喬樑,而是她在努力剋制着自己的情感,每當心裏對喬樑的感情迸發出來時,邵冰雨就會想到葉心儀,她喜歡喬樑,但她何嘗看不出來,葉心儀對喬樑也有好感,再加上葉心儀和喬樑認識更早,而她和葉心儀又是好朋友,一想到三人之間的複雜關係,邵冰雨就頭疼欲裂,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索性也就對她和喬樑的關係進行冷處理。

    雖然沒怎麼和喬樑聯繫,但邵冰雨發現自己不過是在自欺欺人,她對喬樑的情感壓制得越狠,心裏對喬樑就越是想念,就好比這兩天,知道喬樑快要回來了,邵冰雨內心深處激動不已,每天中午回到宿舍,她都會特意往喬樑這邊的窗口眺望,看喬樑回來了沒有。今天下班後回到宿舍,她看到喬樑宿舍的窗戶打開,知道喬樑回來了,於是就過來了。

    此刻面對喬樑的話,邵冰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沉默片刻,邵冰雨低聲道:“我沒生你的氣,只是這半年多來工作太忙,沒顧得上和你聯繫罷了。”

    “工作太忙,總不可能每天都要加班吧?”喬樑呵呵笑道,他也是在宣傳部幹過的,知道宣傳部並不像邵冰雨說的那麼忙,對方這會明顯是沒說實話。

    “雖然不是每天加班,但工作累了,回來就想休息,哪裏顧得上和你聯繫。”邵冰雨神色有些不自在地說着。

    喬樑笑了笑,沒再追問,哪怕知道邵冰雨說的不是真話,但男人有時候該裝傻就得裝傻。

    “对了,你吃午饭了没有?”乔梁问道。

    “我吃過了。”邵冰雨點點頭,看着喬樑,“你還沒吃?”

    “我剛回來。”喬樑指了指房間裏,“簡單收拾了一下,不然太髒了,這會正準備叫餐呢。”

    “那你叫吧,我帮你收拾。”邵冰雨说道。

    邵冰雨是屬於說做就做的人,嘴上剛說完,邵冰雨已經站起來,走去拿掃把。

    看着邵冰雨的背影,喬樑心神一動,忍不住走了上去,從背後抱住了邵冰雨。

    “你……你幹什麼。”邵冰雨身體僵住,聲音發顫道。

    “不幹什麼,只想這樣靜靜抱你一會。”喬樑喃喃道。

    邵冰雨聞言,僵硬的身體逐漸放鬆下來,任憑喬樑抱着,並沒有掙扎。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喬樑聞着邵冰雨身上的芳香,身體產生了些許躁動,不再滿足於只是靜靜地抱着邵冰雨,手開始不老實起來,邵冰雨很快感覺到了,輕輕推開喬樑,臉色發紅的道:“門還沒關呢。”

    “我去關門。”喬樑神色一振,邵冰雨這話似乎在默許暗示自己什麼。

    喬樑走去關門時,邵冰雨卻是跟在他身後,快到門口時,比喬樑快一步走了出去,轉頭對喬樑道:“晚上一起吃飯,我先回去午睡了。”

    邵冰雨说完快步离开。

    喬樑見狀哭笑不得,他還以爲可以一親芳澤呢,沒想到邵冰雨跑得這麼快。

    重新走回屋裏,喬樑叫了份快餐,隨意解決了午飯。

    下午,喬樑來到組織部,因爲提前給馮運明打了電話,喬樑到了之後,得以直接見到馮運明。

    “小喬,歡迎回來。”辦公室裏,馮運明看到喬樑的第一眼,立刻起身歡迎。

    “馮部長,您太客氣了。”喬樑有些受寵若驚。

    “歡迎咱們的功臣回來,應該的。”馮運明哈哈一笑,打量着喬樑,臉上充滿了讚賞的神色,“小喬,你很好,給咱們江州的掛職幹部爭光了。”

    “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其實也沒什麼。”喬樑謙虛地說着,又不忘感謝馮運明,“我之前能去西北掛職,多虧了馮部長的指點和推薦,說起來我得感謝您。”

    馮運明聞言,眼裏閃過一絲笑意,他就喜歡喬樑這種懂得感恩的年輕人。

    接着馮運明朝喬樑招招手:“小喬,過來坐,別站着。”

    喬樑走到馮運明對面坐下,開口問道:“馮部長,我什麼時候去松北上任?”

    “什麼時候都可以,不過你目前的身體狀況可以嗎?我可是知道你纔剛出院沒幾天,而且你這次傷到的是腦部,沒大礙吧?”馮運明關心地問道。

    “不打緊的,我恢復得很好,隨時都能工作。”喬樑迫不及待道。

    “這麼急切就要去松北工作了?”馮運明笑道。

    “閒着也是閒着,我就想着早點去工作。”喬樑笑道。

    “確定不需要多休息幾天嗎?”馮運明再次關切地問道。

    “不用。”乔梁肯定地点头。

    “好,那我這邊安排一下,明天我親自送你到松北上任。”馮運明笑道。

    喬樑愣了一下,旋即驚喜地看着馮運明,“馮部長您親自送我過去?”

    “怎么,不行吗?”冯运明笑道。

    “不是不行,是我太榮幸了。”喬樑有些激動,“感謝馮部長對我的關心和支持。”

    喬樑心裏很清楚,像一般新縣長赴任,能有組織部的一名副部長陪着就不錯了,馮運明親自送他過去,無疑可以對外傳遞兩個信號,一是市裏對他喬樑的重視,其次,是馮運明個人對他的支持,這些都是有利於喬樑接下來在松北縣開展工作。

    同樣,喬樑也清楚,馮運明如此支持他,這裏頭肯定少不了安哲的因素。

    老大爲我做的真是太多了。喬樑默默想着,他覺得自己欠安哲的真是越來越多,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報答。

    這時,馮運明又道:“小喬,你和培龍書記以前也認識,這次去松北和培龍書記搭班子,有沒有信心幹好?”

    “有信心,請馮部長放心,我一定會配合好苗書記搞好松北的工作,爭取讓松北的發展更上一層樓。”喬樑表態道。

    “嗯,這就好。”馮運明笑了笑,“說實話,我還真的挺期待你到松北工作後的新局面,在全市下轄的各個縣區裏,松北的經濟不好,整體偏落後,你到松北後,一定要拿出年輕人的闖勁和拼勁,爭取將松北發展建設得更好,這也是組織對你的期望。”

    “請馮部長放心,我不會辜負組織對我的期望。”喬樑鄭重點頭。

    嘴上如此說,喬樑心裏卻是沒有太大的信心,不是他對自己的能力沒信心,而是喬樑對能否和苗培龍搭好班子感到有些擔憂,要是在以前,喬樑不會有這種擔心,因爲以前他和苗培龍的關係很好,但現在,他知道苗培龍因爲某些原因對他心懷不滿,兩人的關係不復從前,這讓喬樑生出了些許顧慮。

    喬樑擔心一旦苗培龍將個人情緒帶入工作中,那可能會造成兩人工作中產生一些不必要的摩擦,這是喬樑所擔心的,此時,喬樑只希望苗培龍是個懂大局識大局的人,不會因爲個人偏見而影響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