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這個外掛過於中二 > 第523章 ban亚索
    “攻個城而已,兩個人就夠了,你們跟上來幹什麼?”

    蹙眉看了眼緊跟在身後的【怒焰軍團】,威廉擡起手面色不善地開始趕人。

    “騎兵攻城的毛病還能改不能了?怎麼什麼場子都想往裏湊?自己什麼兵種心裏沒數嗎?”

    聽到他的話後,【怒焰軍團】的憨憨們頓時神色一垮,眼神中的憋悶之色簡直快要溢出來了。

    這一路上打過來雖然架確實不少,但無奈對手實在是不怎麼給力。

    安薩領那些零零散散的守衛和士兵,要麼是菜雞要麼就是懦夫。前者一碰就碎,往往死上一兩個就哭着喊着投降,後者則是善於腳底抹油,一旦見到飄揚的精靈球,二話不說就望風而逃……

    因爲雙方實力差距實在過大,導致【怒焰軍團】明明已經幹了幾十場架,卻又好像什麼都沒幹一樣,往往興致纔剛起來點兒,對手就已經宣告完蛋了。

    哪怕威廉再努力平均分配,爭取做到給這些傢伙雨露均沾,但最後勻到每人頭上都湊不上兩刀,對手根本就不夠砍。

    平時的話倒還忍得住,但這一路瘋狂撩撥卻死活不給爽,實在有點兒折磨人,導致他們有些憋得狠了。

    因此,在見到城牆上那些甲冑齊整,瞧着一副精銳相的守軍時,這些yu求不滿的憨憨們連眼圈兒都紅了,一個個全都憋着勁兒往上瞅。

    那眼神簡直兇狠得一塌糊塗,好像上面那些不是敵人,而是什麼需要爭搶的好東西一樣,如果沒有威廉壓着的話,這幫殺才怕是隨時有可能徒手攀上去,試圖直接殺進人堆裏爽上一把。

    【因爲強烈的求戰心理驅使,“怒焰軍團”已提前觸發軍團特性】

    【“惡魔威壓”已激活,將會對低位階的敵人產生天然的壓迫力】

    隨着系統機械的提示聲,似乎有一股無形的氣焰猛然蓬起,龐大的暴虐之意海潮似地涌上了安薩堡的城牆,衝得上面的守軍們心驚肉跳,個別等級偏低的職業者更是被唬得面色慘白。

    這時,在數名侍衛的保護下,一名衣着華美的年輕人登上了城頭,剛好被這勃然而上的兇戾氣勢衝了個正着,不僅跟着貢獻出了一張全無血色的小白臉,更是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支军团……怎么回事?

    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伊萬侯爵大力扒拉開試圖攙扶的近侍,手腳並用地自己爬了起來,隨後三步並作兩步撲到城牆邊緣,驚疑不定地向下望了過去。

    迎接他的並不是想象中狂妄魯莽的雜牌軍,而是一張張亟待發泄的兇厲面孔,和足有八十幾對充血漲紅的眼球!

    那些直欲擇人而噬的眸光之中,凌虐之意充沛得溢於言表,令人望着就遍體生寒,彷彿隨時會蹦上來將他生吞活剝一般!

    “咝!”

    伊萬侯爵猛地倒吸一口涼氣,踉蹌着退了幾步,隨後慌亂地掙開近侍攙扶的手臂,面色煞白地喊道:

    “放箭!快放箭!”

    得到命令的守軍們面面相覷,猶猶豫豫地架好手中長弓,搭上箭頭鍛了血槽的羽箭,卻遲遲沒有進行射擊。

    對於非職業者來說,這種劣質長弓的射程也就是百二十步左右,即使在城牆上射箭會更遠些,但再怎麼增加距離,受到材質和臂力影響,實際的殺傷範圍也不會超過兩百步。

    而敵人離城頭怕是得有三百步遠,就算運氣好能射過去,造成的傷害也會低得可怕,估計連最薄的單層皮甲都穿不透,現在就放箭不是等於浪費箭支麼?

    更何況按照騎兵衝鋒的速度,這區區三百步的距離,撐死了也就能射出去兩到三輪箭矢,放空一輪箭矢的後果可怕之極。

    如果腳下不是城牆而是平原的話,光這一個胡亂發出的命令,就足以將整支弓箭手陣列徹底葬送。

    看着神色驚慌的伊萬侯爵,負責守城的統領暗暗叫苦,心中暗自後悔之前沒有攔着他上來。

    城下的這支軍團明顯不一般,就算兵種不適合攻城,最後搞不好也會是場苦戰,現在領主大人被嚇到還沒反應過來,如果等他反應過來後惱羞成怒,強行命令放一輪箭,說不定會壞了大事!

    想了一會兒後,統領舔了下乾枯的嘴脣,趕過去微微躬身,神情誠懇地道:

    “伊萬大人,我馬上就命他們放箭,但這裏有流矢不大安全,您還是先向後站些,或者去城下避一避吧。”

    無論他臉上的表情多誠懇,這番話也是純粹的扯淡。

    城牆上的弓手站位在最前,與華服年輕人之前的位置基本平行,只要箭射出去不是橫着飛的,就絕不可能有什麼流矢。

    至於城下的那支軍團就更扯了,看武器一個個都是純粹的近戰,最多就是馬頸繫着的絲絛上掛了把小巧的手弩,還是仰射都飛不出八十步的那種。

    以那些人的裝備,哪怕他們射到地老天荒,甚至乾脆射到活活累死,估計也沒法用“流矢”威脅到伊萬的安全。

    至于为什么要扯谎……

    因爲攘外必先安內,這就像單排遇到UZI爲什麼要ban亞索一樣,比起限制對手的超常發揮,更重要的是先避免隊友瘋狂送頭。

    “避……避一避倒是也好……”

    被壓得心神慌亂的伊萬匆忙點頭,話音未落便被侍衛們圍住,粗手粗腳地拖回了城牆偏裏的位置。

    而在避開了【怒焰軍團】的正面威嚇後,他似乎從【惡魔威壓】中成功掙脫出來,稍微恢復了些理智,臉上的神情也由驚懼交加逐漸轉爲了憤怒與羞恥。

    【怒焰軍團】的憨憨們跟着威廉,不僅得到了最合適的對手和訓練,甚至還見了幾次“大場面”,“經驗槽”漲得飛快,早已經全員都成了二階職業者。

    而伊萬侯爵根本沒有任何職業等級,【惡魔威壓】的效果直接被拉到了最大,在接近二十級的巨大差距下,沒有當場尿褲子都能算他心智堅毅了。

    回想自己剛纔驚慌失措的醜態,和那些士兵茫然中帶着輕視的神情後,華服年輕人面色由白轉黑再由黑轉紅,最後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朝着身周的侍衛們吼道:

    “你们是怎么保护我的?城下的那些……”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