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這個外掛過於中二 > 第524章 二人の攻城
    天崩地裂般的聲音轟然響起,城頭上的守軍只覺得腳下傳來一陣劇震,險些被晃倒在地。

    “地……地震了吗?”

    “是地动术!对面有四阶的施法者?”

    “不……不对!你们快看城门!”

    伴隨着嘈雜吵嚷的驚呼聲,足有兩個巴掌厚的巨大城門轟然倒地,隨後旁側的牆壁陡然炸出大量的碎石,比剛纔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震盪也再次傳來,而且不再是單純的一兩下抖動,改爲了一連串伴隨着塌陷的可怖震顫。

    似乎有一隻體長數十米的巨大沙蟲撞進了城牆,並沿着承重柱子的方向一路衝撞,破壞了沿途所有支點,整面城牆堅持了不到五分鐘就全數塌倒,徹底化作了由石頭和磚瓦堆成的廢墟。

    城牆上的人離樓梯近些的,還勉強來得及撤,離得些的就在劇烈的震顫下邊哭邊嚎,拼了命地往那裏跑,再遠些的甚至兩眼一閉開始直接往下蹦,希望能夠僥倖逃得一命。

    至於什麼塔樓重弩、箭垛拒槍、金汁沸水、滾木礌石……

    甭管有的還是沒得,在某人蠻不講理的破壞行爲下,所有精心準備的守城器械全都泡了湯,統統變成了沒用的垃圾,混着大量的磚石一同落下,掉得哪兒哪兒都是,砸得七零八碎,沒能對守城起到一分一毫的幫助作用……

    安薩堡至此已徹底被攻破,全部參戰人員二人,總共耗時——五分鐘。

    在守城士兵們的哭爹喊娘聲中,已經成功破城的威廉卻並沒有停下來,反而埋頭繼續拆起了已經沒人的城牆。

    壘好砌好的大型磚石成片成片地倒塌,巴掌大小的碎石好像濃霧裏的塵埃一樣到處飛濺,砸得方圓近百米的地面噗噗作響,巨大的震動隔着老遠都能感覺得到。

    看着赤着上半身一路猛衝,幾乎毫不費力便拆掉了整片城牆的威廉,遠處原本躍躍欲試的哈利喉頭動了動,一臉懵逼地摩挲了下手中的衣服。

    他那平時根本懶得轉的腦子,難得地稍微鼓盪了那麼兩下,竟想明白了攻城會“需要”兩個人的原因。

    威廉負責光着膀子去把城牆拆了,而自己的任務,則是負責給他拿着衣服,免得被掉下來的磚石劃破或者弄髒了……

    ……

    【拆毀二階城牆一座,獲得了二十點破城點數】

    嘖……拆了一座侯爵領的主城都不夠嗎?想晉升三階看來有點麻煩啊……

    灰頭土臉地從廢墟中鑽了出來,威廉皺着眉頭點開系統面板,找到了巨人序列的職業樹。

    【破城巨人】

    【就職條件:巨人序列二階前置職業,體質高於120點,力量高於100點,破城點數25/100點】

    【不可就职】

    從玫蘭妮小姨身上薅下來的諸多羊毛中,最爲重要的無疑是巨人序列的後續轉職方法,而在一衆巨人序列的職業當中,又以三階【破城巨人】的就職需求最爲苛刻。

    按照好貨不便宜的樸素邏輯,就職需求苛刻=牛X,就職需求最苛刻=程度已經違反廣告法的牛X,所以威廉只猶豫了零點零一秒,便果斷選擇了【破城巨人】作爲自己的三階職業。

    而想要轉職這個戰爭、巨人、毀滅三系通用的職業,除了基礎的屬性要求之外,還多了一項要求,要有相應的破城點數才能進行轉職,至於獲得這個點數的辦法,可以用兩個成語來形容。

    拆城拔寨,摧山坼地。总之拆就完了!

    但是,首先破曉領的城牆肯定是不能拆的,怎麼都沒有可着自家人禍害的道理,破曉領名下的村鄉市鎮也同樣被排除在外,不過安薩領嘛……

    在之前一整天的晝夜奔襲中,威廉抽空拆了一些安薩領的駐軍據點,完成了幾次最低等級的“拔寨”,勉強搞到了5點破城點數,再加上剛弄到手的20點破城點數,算是完成了四分之一的轉職需求,只不過……

    看了眼只比破曉領舊城稍矮的外牆,威廉略顯無奈地嘆了口氣。

    如果想要完成轉職,怕是還要端掉七十多個據點,或者和五個坐擁大型城市的侯爵開戰,並且還要打到他老家去,強行拆了他的主城,這條件可真不是一般的苛刻,五場戰爭下來必然曠日持久,想要短時間晉升三階怕是難了……

    就在威廉開始考慮要不要換個轉職目標時,那些僥倖從城牆倒塌中倖存的士兵竟在統領的呼喝聲中,緩緩集結了起來,毅然決然地朝着他……相反的方向開始逃跑。

    开玩笑,怎么可能冲锋啊?

    跟在統領身後瘋狂逃竄的士兵們簡直肝膽俱裂,這個怪物一樣的人不僅徒手拆掉了整面城牆,還被土石碎磚結結實實地埋在了下面,可他除了褲子被刮破了幾個洞外,身上居然連點兒青腫都見不到,對這種人發動衝鋒能有用?傻子都知道得逃命了啊!

    看了眼這支減員嚴重並倉皇逃竄的軍團,發現抓他們可能要費一些手腳,回過身來的威廉也懶得出手攔阻,轉而直接奔着某個被侍衛簇擁的身影追了上去。

    比起那些倉皇逃命的老鼠來說,還是這隻喜歡穿漂亮衣服的大肥老鼠更重要。

    不……這隻大肥老鼠其實也不重要,但是沒有他對我很重要!

    回想起中年商人那張滿是驚懼與絕望的憨厚圓臉,威廉的眼角閃過一抹冷色,從路邊搶了一匹戰馬騎了上去,隨後發動了騎士的【衝鋒】戰技,攆在目標身後一路窮追不捨。

    而那個一身華服的年輕人似乎也知道危險,整個人死死趴在馬背上,頭也不擡地縱馬疾馳。

    但他的速度終究還是不夠快,沒多久就被威廉追到了身後,駭得他連連回頭,遍佈血絲的眼睛裏滿是絕望之色。

    那個有點小狡黠的圓臉商人,被騎兵們追上並吊死的時候,想必也是這樣絕望的吧。

    從戒指裏取出【拉米婭的指節】,並灌入陰影之力催動到長槍大小後,威廉神色淡漠地擡起了手。

    威廉既沒有折磨人的喜好,也不準備和這種已經徹底沒救的傢伙講道理,更沒興趣讓他表演下臨死時的懺悔或瘋狂。

    威廉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一棒子把人打死了賬,有些人活着,其他人就不能活,那還是讓他早點死了吧!

    然而,就在他即將出手的瞬間,那件紋樣華麗的衣袍被迎面吹來的氣流帶起,風聲獵獵地掀起了一角,露出了下面髒污破舊的皮甲,腰腹的位置上更是有數道刀劍摩擦的印痕。

    “吁!”

    已經擡起的棍梢重新落回地面,威廉勒停馬匹,神色複雜地回頭望去。

    遠處那些倉皇逃竄的士兵中,一件淺灰色的侍衛服恰好也被狂風帶起,露出了下面價格不菲的絲質底衣。

    ——————

    今天居然没鸽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