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這個外掛過於中二 > 第526章 软禁与强人所难
    “王后陛下,您這麼高興,看來科爾大公是答應您的請求了?”

    看着臉上滿是微笑的艾薇兒,伯恩撓了撓頭,一臉憨厚地笑了笑道:

    “我之前還以爲那位公爵大人是個王八蛋呢,沒想到他到了關鍵時刻居然還挺靠譜的。”

    靈巧地一側身,避過伯恩頭上飄下來的頭皮屑後,王后陛下微笑着搖頭道:

    “不,你之前的看法沒並沒錯,科爾根本就沒有作爲上位者該有的責任感,賑災的事情一開始談得並不順利,只不過後來又出了點其它的情況,安薩領的問題應該已經解決了,”

    “啊……那就好那就好!”

    伯恩樂呵呵地點了點頭,臉上的神情開心至極,明顯發自內心地在爲安薩領的災民高興,只是他的頭髮似乎很久沒洗了,油滋滋的看着實在是有些噁心。

    看着他油光孜孜的腦袋和雪花一樣到處紛飛的頭皮屑,一旁的伊織皺了皺眉,朝旁邊挪了一點距離,隨後面色有些好奇地道:

    “是表姐夫……是那位威廉领主出手了吗?”

    艾薇儿浅笑着点了点头后,面色微红地道:

    “嗯,在我們離開後沒多久,威廉就帶人徹底打穿了安薩領,將各地倉庫裏的物資和糧食發了下去……還有,你也不用改口了,就按之前那麼叫吧。”

    “……”

    聽到艾薇兒明顯別有深意的話後,伊織的臉瞬間拉長,而伯恩則滿面驚喜地道:

    “王后陛下,您是說,威廉大人也跟來了嗎?”

    “嗯,他現在應該已經徹底掌控了安薩領,正在調集人手救災吧。”

    艾薇兒一邊說着,一邊拿起旁邊用來禦寒的舊大衣披上,回頭笑道:

    “走吧,我們也儘快往回趕,看看有什麼能幫上他的。

    另外,北境那邊的局勢已經很緊張了,在處理完這邊的賑災後,我們得儘快趕過去,接下來的半個月應該會連夜趕路,恐怕要辛苦你們了。”

    听到艾薇儿的话后,伯恩憨笑着连连挠头。

    “啊?不辛苦不辛苦,我是負責您安全的護衛嘛,應該的應該的!”

    “该死的!你别挠了啊!”

    看着那些髒兮兮的東西落到了自己衣服上,伊織瞬間炸了毛,很想給這個不講衛生的混賬一拳,但又擔心會髒了自己的手……

    這可不是什麼修辭手法,他是真的擔心會髒了自己的手。

    在趕到安薩領的第一天,伯恩就把自己的睡袋送給了缺少禦寒衣物的災民,這些天一直都是枕着皮甲睡在地上的,渾身上下的污垢結了厚厚一層,簡直像是土坑裏刨出來的一樣。

    對有潔癖的伊織來說,這傢伙現在的狀態完全就是無敵的最強防禦,約等於一頭在屎坑裏滾出來的巨型刺蝟,讓他連碰都不敢碰一下。

    再三猶豫後,伊織只得恨恨地放棄了教訓他的打算,轉而第三次拿出自己換洗的備用睡袋丟了過去。

    “趕緊去洗洗!那些賤民已經有人救了!別再把睡袋送人了!再看見你睡在泥地上我就讓你好看!”

    在伯恩憨笑着撓出一片雪花時,伊織已經轉過頭看向了艾薇兒,面色有些猶豫地道:

    “表姐,您已經很長時間沒好好休息了吧?如果接下來的半個月還這麼趕路,恐怕沒等到北境您就要先倒下了,雖然事態確實很緊急,但我認爲還是先修整兩天比較好……”

    “不行的,因爲安薩領的事情,我們已經在這邊耽擱了很長時間,不能再等下去了。”

    艾薇兒搖了搖頭,雖然面上疲態難掩,但目光仍舊柔和而堅定。

    她開口溫聲說道:“走吧,我們最好快些回去,威廉雖然是個合格的領主,但他基本沒有主持過賑災之類的事情,我多少還是有點擔心。”

    伊織聞言無奈地搖了搖頭,對自家表姐這種事必躬親的習慣,他這段時間下來也是深有體會,而且也知道自己是肯定攔不住的。

    稍微想了一會兒後,他索性直接放棄了阻攔,轉而起身走出營帳,準備將其它護衛們喊來準備出發,然而卻被兩支全副武裝的隊伍給攔住了。

    “科爾大公有令,還請王后陛下稍歇幾天,而且因爲附近人多嘴雜,爲了避免王后陛下的行蹤被有心人得知,請不要隨意走動!”

    科尔这是……在软禁我?

    聽到營帳外傳來的呼喝聲,艾薇兒好看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面上露出了一絲不解之色。

    怎麼可能?聖徒計劃啓動在即,所有阻礙者都會成爲三大教會的敵人,作爲知道內情的人,科爾他爲什麼會對我出手?

    而就在艾薇兒百思不得其解時,科爾公爵同樣困惑地看着面前的人,一邊揉着眉心一邊開口詢問道:

    “你是說……那些人居然靠着不到一百名騎兵,直接就把安薩堡給打下來了?”

    “不是”

    渾身纏滿繃帶的男人搖了搖頭,在科爾稍微放鬆下來的表情裏苦笑了一下,滿眼驚懼地開口道:

    “那些騎兵從頭到尾都沒動過,只有爲首的那個男人衝了過來,他一個人只花了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居然就把安薩堡西面的城牆給拆了。

    在那個怪物面前,我麾下的守軍連拼一下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被倒塌的城牆壓死了一大批,剩下的人更是連衝上去的勇氣都鼓不起來,那時他們腦子裏唯一的念頭,估計就是該怎麼跑……

    大公,那支軍團……已經徹底廢掉了,就算人還能找回來一些,但心氣已經被徹底打碎,您可以將它們從家族的軍團名單裏勾掉了……”

    聽到他滿含苦澀之意的回答後,科爾大公有些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滿臉難以置信地道:

    “安戈洛,你清楚自己刚说了什么吗?”

    “我清楚的,科尔大人。”

    名爲安戈洛的男人微微點頭,兩隻深陷的眼窩裏,滿是遭受巨大打擊後的灰暗之色。

    “您是瞭解我的,我雖然不是什麼太穩重的人,但在這種事情上,我是絕對不敢亂說話的人,我可以用性命保證,剛纔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科尔大公唔了一声,神情烦躁地挥了挥手道:

    “好,那就當你說的都是真的吧,伊萬呢?他怎麼沒來見我?”

    ――――

    還行,睡了半個多小時後緩過來不少,FLAG先回收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