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從火影開始橫練 > 第五章 兄友弟恭?
    “鹿丸,你哥哥首席毕业,你也要加油啊。”

    “是是。”

    “那还不快去训练?”

    鹿丸換了一隻手杵着,看着窗外的夕陽,不免惆悵地嘆了口氣,而後起身從窗戶跳了出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如果沒有鹿泉,吉乃可能要求還沒這麼多,但現在有了一個首席哥哥,對他的要求瞬間也高了許多。

    “麻烦女人。”

    院子內,鹿泉並沒有在鍛鍊。鹿丸嘟囔一句,坐在一角看天,絲毫沒有要靠過來或者起來鍛鍊的意圖。

    鹿泉这边也没空搭理他。

    明天就要分組了,他在思考,自己萬一遇上倆二缺隊友可咋辦。

    或者,说不准自己能混进凯小队呢?

    想屁吃。

    鹿泉自己都觉得没可能。

    木葉稱得上體術大師的只有邁特凱,小李刷了數年好感度基本穩進凱小隊,寧次這邊不確定,可估計也是進凱的隊伍。

    雖說日向家的柔拳和凱的剛拳不是一個體系,可目前寧次跟日向家不對付,而日差當年貢獻也不可能被抹平,於情於理肯定要安排一下。

    如此,凯是最优选。

    “哎~”

    兄弟倆同時嘆了口氣,不過嘆氣的原因並不相同。

    鹿丸是嘆自己日後生活之多艱,而鹿泉則是感嘆前途未泯,嘆完氣,他們互相對視一眼,隨後動作幾乎一致地垂頭。

    难啊!

    “你叹什么气,都是首席了。”

    鹿丸扭頭過來,語氣倒沒啥羨慕之類的情緒,只是略顯煩躁。

    “小屁孩懂啥,首席也有首席的煩惱,像你這種懶散的吊車尾是不懂的。”

    鹿泉沒好氣地回了一句,全然忘了自己這身體也就比鹿丸大一歲。

    当弟弟的没反驳。

    因爲他有過數次血的教訓,這種情況最好還是不反駁爲妙――如果鹿丸反駁,這貨會說自己擡槓,再接着就是一頓鐵拳互相傷害,又搬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之類……

    反正,一堆歪理。

    另外他確實無法理解鹿泉的想法,畢竟從小到大,鹿丸就在父輩有意撮合下跟丁次、井野走得很近。

    不出意外,明年毕业就是跟丁次、井野一组。

    一眼能看到头的命运。

    兄弟倆又是一聲嘆氣,不同的原因,同樣的惆悵。

    “你们又被妈妈赶出来了?”

    奈良鹿久進門,看到兄弟倆垂頭喪氣,頓時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屋內,該不會吉乃又因爲什麼事情生氣了吧?

    “我是,他不是。”

    鹿丸彷彿不是在說自己,語氣不見絲毫情緒,他已經看開了,比實力自己這輩子大概也比不過這個鍛鍊狂哥哥。

    本就不是一路人,何必去相比较?

    至于吉乃那边,随便了,到现在也该习惯了。

    鹿久輕咳一聲,看了眼鹿泉後說:“關於你的分組……”

    “您有消息?”

    鹿泉眼睛一亮。

    你说这,我可就不困了嘿。

    “咳,還不確定,我只能說你別大意,因爲這個忍者你要是沒達到他要求,就算是首席也可能被扔回學校重修。”

    “什么?”

    两兄弟同时惊叫出声。

    不同的是,鹿丸这是惊骇,而鹿泉是惊喜。

    要求高、可能被扔回重修……

    种种条件都很契合。

    畢竟全木葉敢這麼任性的只有一個人,傳說中的木葉拷貝忍者旗木卡卡西。

    “真的假的?”

    鹿泉有些难以置信。

    “看來你猜到了,唔,有一定可能,還不一定,所以你也別抱太大期望,這話出去可別亂說。”

    鹿久轻咳一声。

    照理說,現在是不能說的,因爲事情沒實錘,奈何他才提示了一點鹿泉就已經猜到了。

    所以。

    谁说这孩子不聪明?

    关键时刻,脑子转得比鹿丸都快。

    他倒也沒懷疑什麼,卡卡西的事蹟在木葉不是祕密,因爲他手底下被刷下來的忍者已經有好幾屆,目前還保持着零通過的記錄。

    只要有點消息渠道,再多加一些八卦之魂,就不難得知旗木卡卡西這名字。

    想到对方是卡卡西,鹿泉心思又活泛起来。

    如果能跟着卡卡西,其他不說,忍術那是想學啥就學啥,拷貝忍者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

    对鹿泉而言,有这些就足够了。

    至於體術,他只希望將來能從凱手中學到八門遁甲,此外別無所求,而這一點,只要自己身體素質足夠好,以卡卡西和邁特凱多年的交情,讓教一個八門遁甲難嗎?

    强啊老爹!

    唯一担心的还是队友问题。

    卡卡西可是很看團隊協作的,萬一來一兩個腦癱,結果可能就不是成爲卡卡西的隊友,而是被無情地趕回學校。

    “可是,哥哥是首席,就算这样也?”

    “如果是那個人,就算是首席,沒達到他要求一樣也會被趕回學校,作爲指導上忍,他有這權限。”

    鹿久說到這裏摸了摸鹿丸的頭,“所以鹿丸,你也要努力啊。”

    “知道了。”

    鹿丸情绪低落。

    如果考過了倒也還好,沒通過考覈,那後果可就……

    想到自己要在鹿泉手底下再呆一年,而且還不止是兄弟身份,還得再加上一重同班同學的身份――

    不能逃课。

    不能吃东西。

    得经常挨揍……

    那日子可咋过啊!

    一想到那一幕,鹿丸身體忍不住顫了一下,發自內心地祝福說:“以哥哥的能力,肯定可以通過考覈的。”

    “那当然,父亲大人,那我队友呢?”

    “咳,你別當我什麼都知道,再說了,明天就會宣佈,你急什麼?”

    鹿久说完,迅速跑进屋去。

    進屋的時候,他還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發現吉乃並沒有發怒的模樣,反而一邊做菜一邊哼着小曲。

    夫人心情很好。

    鹿久瞬間心情輕鬆下來,但是鹿泉這邊可就相當沉重了,知道一部分消息比不知道來得更折磨人。

    雖說延遲一年也沒多大事,但面子上可掛不住,誰讓他是首席畢業生?

    他没面子,吉乃那边就不好交差。

    到最後,在家裏都沒好果子吃――沒錯,鹿久就是個純的粑耳朵,吉乃纔是真正說一不二的人。

    当然。

    最关键的是,待在家里怎么跟敌人互相伤害?

    看着今天沒動彈的經驗條,想到帶土那缺根筋的貨,他的危機感瞬間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