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無限之輪迴軌跡 > 第二十七章 浣熊市
    “……真是好東西。具有第四階基因鎖特性,不,甚至在一部分程度上已經超越了第四階基因鎖的能力,並且可能具備了極其強大的昇華、模因傳染能力的極限病毒嗎?真的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極限,昇華,如果真的能夠完全研究出來,再構築一個母巢一般的意志的話,恐怕形成一個真正的‘極限昇華生命體’,也是可能的吧,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我的正體,你的創造力實在是太精彩了……”

    就在此時,複製體的楚軒,正在惡魔隊的駐地一臉狂熱的呢喃說道,不過很快的他就恢復了冷靜,轉過頭來對着張小雪吩咐道:“從技術上來講,這種病毒絕不應該存在,至少以我們目前的科技水平是絕對不可能將其研究出來的,除非是他擁有更加強大的科技,也就是所謂高級文明,甚至於神級文明的科技嗎?張小雪,用封神榜查一下,他用來創造這病毒的科技,如果可以的話,把這科技給兌換出來,我也要一份。”

    在他身邊的女孩愣了一下,這個女孩馬上就行動了起來,開始翻看手上的紙張,翻查了一陣後,她不由得驚奇的說道:“楚軒。這次查找和兌換需要消耗四萬多點因果點,我們的因果點不夠呢,真是太奇怪了,爲什麼會需要消耗那麼多的因果點呢?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哦?那麼沒有必要了,早在之前我們就已經判斷出來,他們有九成以上的概率去過了修真遺蹟,還好之前已經探查過他、姜宇、蕭宏律身上都有修真文明的道具,像是東皇鍾、造化玉碟、神農鼎、科學家武裝、人造洞天的造物……姑且認定爲前面兩者是正體從遺蹟所得,不屬於他的造物,但是僅僅是涉及到這些東西就已經花費了大量的因果點,從而忽略了正體的我研製出來極限昇華病毒嗎?所以說,時空逆流已經開始影響了我們的團隊了麼?尤其是在隊長和姜宇離開之後,沒有了他們兩個鎮壓氣運,這份影響已經愈發的變大了啊……”

    楚軒呼了口氣,他擡擡眼鏡就看向了天空,而在一旁的惡魔隊隊員一時間聽得有些滿頭大汗,每個人都下意識的看向了楚軒,只能說他的正體和他一樣都可怕的很,連這種極端病毒都能製造出來,不過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只能繼續沉默着。

    (原來時空亂流的影響是這樣體現的嗎?明明之前已經得到了中洲隊獲取了古代遺產的情報,但是卻並沒能猜想出來正體的楚軒研究出來了這種超級病毒,可我們卻沒能做到這份情報,不過我們是沒有想到,楚軒他真的會想不到嗎?還是說這就是運氣和氣運的體現,會讓我們下意識的抹去一些關鍵點?)

    張小雪心裏暗暗想着,一時間竟然想得入了神,直到楚軒打了個響指,她這才反應了過來。

    “明白了,既然正體的我打算以陽謀來與我們交戰,那麼我們就不要理他的陽謀……張小雪,用封神榜將疫苗給創造出來吧,不用浪費因果點製造更強效果的疫苗了,那沒有必要,和中洲隊的一樣即可。總之所有沒開四階的人都可以分得一份,接着我們所有人直接去浣熊市……消滅趕去蜂巢的中洲隊分隊,還有同樣在城裏的天神隊,然後……”

    楚軒一邊說着,一邊看向一側的精神力者,也就是金髮青年湯姆,淡淡的說道:“接下來,在我們到達浣熊市之後,通知隊長,告訴他,戰鬥將要開始了……”

    ……

    “嗯?”

    在這個佈滿了巨大隕石凹坑的月球之上,複製體鄭吒突然睜開了雙眼,他只是輕輕的握了握自己手,看了一眼四周,實際上,即便是這個被主神魔改的不成樣子的世界,它的月球也和現實中的月球區別不大,一樣是沒有空氣和生命,但是到了複製體鄭吒這種境界,他早已不需要大氣就能生存,甚至於就連位面間隙他都能毫無壓力的存活。

    只是此刻,複製體鄭吒體外的那有着恐怖能量的黑炎如有生命一般四處擴散開來。

    這足以將空間都能焚滅的火焰正將方圓數千裏的月球表面都覆蓋了起來,而鄭吒就坐在這團火焰的中心,而這個時候,他的眸中已經是一片漆黑,就像是有一個黑洞在其內緩緩轉動,一瞬間,又像是有混沌光芒在其內迸發,再化作地火水風,最後被其吸納殆盡,歸於虛無。

    (終於要來了嗎?也好,就讓這場戰鬥從進入浣熊市開始好了,無論是這奇特的空間手段,還是充滿着宿命意味的決戰開始地點,還真是來自於幕後掌控者的惡趣味,不過……我所謂!我只想知道,正體的我,你究竟打算以何種姿態來面對於我……)

    =====================================我是分割線===============================

    “嗯?”

    隨着兩隻隊伍的分開,鄭吒突然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一般,看向了天空,這個時候,那個月球正逐漸的化作一顆黑色的圓形,就像是不反射任何光芒一樣,在天空直接就憑空黑了一片,也不知道是爲什麼,鄭吒在看到這個黑色的一瞬間,就立即想到了自己的複製體,他死死的看向天空,都不用多做思考,他就能判斷出來,那絕對就是他複製體所特有的氣息,毫無疑問,離他和惡魔隊鄭吒的決鬥時間,已經進入了最後的倒計時。

    這個時候,他所帶領的小分隊人員其實不多,算上他在內,一共也就6個半人而已,分別是鄭吒,姜宇,楚軒,張恆,趙櫻空,張傑,趙蕊空,因爲趙蕊空的性質上既不能算人也不能算鬼,加上也沒有正式的主神輪迴小隊隊員資格,所以從團隊成員來說,她更多的是和姜宇綁定的‘半個人’而已。

    這個團隊看似人不多,但是實力其實強勁的很,且不說每一個都已經達到了四階基因鎖,絲毫無懼楚軒和蕭宏律聯合開發的‘極限昇華病毒’,就連團隊的配置上來說,有精神力者,又有力和智,可以說就算單獨成隊,放在整個輪迴小隊的實力都僅次於惡魔隊而已,實在是強大到了誇張的地步。

    “……先不用管你的複製體,在對方還沒有正式宣戰之前,既然有序的對抗已經處在了絕對劣勢,那麼我們就需要‘亂’……無論是戰局亂也好。還是亂戰也好。亂中取勝是我們的希望……”

    這是楚軒的原話,但是鄭吒完全可以肯定這廝絕對沒有說實話。

    甚至可能楚軒現在說的基本就是謊話,總而言之,楚軒肯定又像以前他的表現那樣,總是在暗底裏佈局和計劃,直到整個戰局已經完全被他控制爲止,那時也就不用他來告訴你幹什麼了,你自己也能從那些線索裏發現真實。

    但是鄭吒現在也不敢問,實際上他無論是姜宇還是楚軒現在他都不太敢問了,自從推論出來了惡魔隊的那個楚軒很可能有什麼‘全圖掛’這類的類似於全知一樣的道具,他就怕自己問了會導致事情變得更糟――畢竟誰也說不準他前腳說出來,後腳惡魔隊就知道了呢,也不知道姜宇所說的另一個世界的記憶中的中洲隊是怎麼贏的,但是他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是躺着等楚軒佈局贏啊……

    (情況可真複雜啊,以自己作爲對手也就罷了,以楚軒作爲對手無論怎麼想,都是非常頭疼的事情,而且還有個亞當攪屎棍,就算姜宇說亞當不足爲慮,但是這還是讓人不自主的想到他,這算什麼?喜馬拉雅山上的猴子嗎?)

    鄭吒這時已經解開了基因鎖第三階,但是任憑他如何去想,也完全看不懂眼前的形勢,可以說是眼前一片迷茫,許多事情都彷彿隱藏在深深迷霧之下,也不知道這些智者們究竟是在幹什麼。

    以人爲棋,戰場爲棋盤,最終一戰的勝利爲獎勵嗎?

    鄭吒忍不住狠狠的拔了自己一根頭髮,突然間靈光一閃。

    (等等,以人爲棋,戰場爲棋局,幕後黑手,幕後大能也經常喜歡提到以世界爲棋局,那麼如果綜合一下楚軒的那幾個假設,假定爲這個幕後黑手其實只是具備了一些特殊情況下的大能,但是在某些地方又和普通人區別不大,這個假定先假定爲智商的話,那麼也就是說……是了,我似乎想明白了一些東西……)

    只聽得“劈啪!”一聲,天空中傳來了陣陣雷電轟鳴聲,那紫雷彷彿龍蛇一般不停橫過天際,忽的一聲劇響,一道落雷直接轟在了一處高樓金屬窗上,這是雷霆,但又不是簡單的雷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主神的原因,這雷霆的能量明顯的比現實中的雷霆還要強大了許多,在這怦然巨響中,這一棟高大樓房瞬間就被這雷霆劈得粉碎開來,威力實屬大的有些誇張,可以說微型核彈也不過如此了。

    “所以說,鄭吒,接下來準備進入浣熊市嗎?”

    說話間,一隻長達數十米的怪物從這廢墟的下方直接翻出,這怪物的氣勢之強,甚至連周圍的雨水還沒接近十米都被吹飛了開來,可以說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具備了一些玄幻小說中所謂領域這一概念的雛形,但可惜的是,它遇到的是中洲隊這麼一個隊伍,於是,隨着姜宇一拳輕輕的落下,就連帶着整個廢墟一起化爲了灰燼……

    “嗯,走吧,只是剛剛想到了一點東西有一點分神,之前我們就注意到了,這個世界上的原住民在場地擴大時的移動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的消失然後再出現嗎?結合前面張傑提到過這裏類似於寂靜嶺的說法,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這個星球的擴大,只是一種類似於裏表世界的反轉?只不過裏世界針對的是我們輪迴小隊,而這個世界的原住民僅僅只能行走在表世界而已……”

    在呼了一口氣後,鄭吒雖說提出了問題和推測,但是他也不再停留,直接就將綠魔滑板取了出來,慢悠悠的飛向了前面,衆人也是迅速跟上,而這蘊含着濃密遊離能量的暴風雨,開始顯得愈發激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