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無限之輪迴軌跡 > 第二十九章 出局者(二)
    就在南炎洲和北冰洲小隊繼續出發的時候,天神小隊也在做着下一步的準備……

    “已經聯絡到的天使聯盟隊伍一共有六隻,然後就是西海隊還有北海隊沒有和我們聯絡,大概是團滅了吧,剩餘三隻將在浣熊市附近等我們。”

    這個時候,天神隊的精神力者琳娜亞對着亞當說道。

    亞當點點頭道:“好的……辛苦了,通知其餘六個小隊,傳送點的設置將會在明天完成,要他們儘量提防那些變異喪屍和怪物,儘量保存完整戰鬥力,不要在與中洲隊的戰鬥前死人。”

    琳娜亞點點頭,她忽然遲疑了起來,好半天后才問道:“亞當,應龍所說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呢?爲什麼他不告訴我呢?所謂的規則,還有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這指的又是什麼呢?”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亞當微笑了起來,他笑着看向金髮美女道:“我也會這樣回答你,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金髮美女疑惑的看着亞當,這個男人依然是微笑以對,她沒奈何,只能對着不遠處的宋天道:“宋天,你知道應龍想說的是什麼嗎?爲什麼他會大聲辱罵你和楊烈他們呢?而且楊烈他們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選擇分隊離開,是不是和這件事情也有關係呢?”

    宋天這時也是不語,不過他似乎也是怕對方一直沒完沒了的問下去,在隔了一會後才,着眼睛說道:“……確實是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切……有什麼不能說的,無非就是在遺蹟裏發現了什麼聖人和魔法師們的留言觸發了一些特殊規則沒法告訴別人,真當別人認不出來嗎?我估計那個臭屁的楊烈和昊天也是這樣,所以纔會帶着那個那兩個人匆匆離開,說是幫我們去狙擊南炎和北冰,實際上不還是逃兵?”

    聽到宋天這話,天神那個手持飛刀的青年忍不住抱怨起來,就在半天前,楊烈和昊天也不知道和亞當怎麼就達成了協議,說是由他們帶領一隻小分隊對付和他們不對頭的南炎、北冰後就已經離開,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不過是個理由而已,從實際情況出發,這樣的分裂隊伍,本質上已經算是獨立了,只不過雙方都很默契的沒有明說而已。

    這個時候,宋天已是閉上了眼睛不想說話,而亞當只是微笑着看向她,也不再多說半句話。反倒是周圍四名新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其中兩名白人男子更是在金髮美女周圍獻着殷勤,彷佛羅應龍離開了,她就該在二人中間選一個似的。

    而此時亞當也不再去理周圍人,而是用手指輕輕點了點額頭,隨着他背後那層隱隱出現的血氣再度閃爍,就開始計算起腦海裏所想的問題起來。

    (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可值得擔心的了……或者說擔心也沒有多大意義,雙方的牌在這種局勢下實際上已經都被打了出來,我的計劃被知曉已經是必然事項,他知曉了多少?如果已經完全知曉,他肯定要親自來阻止我,或者已經讓人攻擊我了,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反而是聯合我一起對付中洲隊沒有親自來插手,或者說,沒有派出最強的主力來插手,是爲什麼?是做不到,還是……)

    “……如果說還有什麼讓我沒有想透的謎團的話,那就是兩個楚軒本身了,但是不該如此,如果僅僅是智謀的話,他爲什麼不去選擇進行廣域搜索來將天神聯盟的其他小隊抓捕,如果連這種無法推測的情況如果也被算到的話,不愧是真正的超越凡人的智謀嗎?”

    亞當喃喃自語着,又看向了身邊幾人,特別是看到宋天一句話不說的沉默坐着時,他臉上的微笑神色更是明顯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我確實自有天命在身,在現實世界中所封印的深層記憶碎片,也開始慢慢的復甦,在幕後佈局者已經開始推動命運的現在,繼續實行‘王對王、兵對兵’計劃的你們,真的還有機會阻止我嗎?只可惜……”

    就在這時,亞當終於是嘆了一口氣,而就在他嘆氣的一剎那,正在沉默狀態中的宋天,已經是注意到了他的手臂上正有着細細一條淡紅色的傷痕,眼看着已經將要癒合,但是這傷痕中不停冒出血紅色的氣息來,這氣息是如此的明顯,幾乎是肉眼可見,雖然這個傷口之前他就已經看到了,但是沒有想到他到現在都沒有癒合。

    但是宋天可是知道的,亞當現在肯定不是中毒的狀態中,先不說亞當現在的的境界已經接近第四階中級基因鎖,光是有着主神空間的防護情況下,如果不遇到什麼極端特殊的攻擊,就不可能被這些伎倆所傷害,當然這種傷害更不可能是隊內其他人下的手了,哪怕意見相左,哪怕真的動了手,那三個人的手段他卻是知道,都是寧願以堂堂正正的正面交鋒來驗證自己的道路,絕對不會用些什麼外七八糟的邪門招式,換句話說風格絕對是直來直去,不玩那些虛的,所以這紅色氣息就只可能是……

    “是罪孽啊……”

    亞當看到宋天看向自己,也是嘆了一口氣,此時他也懶得隱藏這個東西,在從遺蹟獲取了那個‘東西’之後,他就一直在隱忍,不過到了現在,也沒有什麼必要了。

    “不是對於這個世界的原罪,那不過是玩笑罷了,只是,這是人類對於‘異族’的罪孽罷了。”

    亞當一邊說着,一邊用着複雜的眼神看向遠處,繼續喃喃的說着囈語:“罪孽罪孽,所謂罪孽,就是所謂一種生靈,一個智慧族羣,在積累了億億萬萬的‘生命’和‘個體’遭受到了各種恐怖的迫害之後,產生的一種族運,當一個有智慧的族羣,要麼遭遇外敵,要麼遭遇天災,這個族羣陷入到了危險境地,死亡了大多數族人的時候,族羣裏就會出現所謂的英雄豪傑,而且其出現的比例比平時要多上許多,而且其英傑程度也比平常出現的要強上許多,可以說是一個族羣最後也是最強的精華凝結了,這個常識你是知道的吧?”

    宋天也是沉默,顯然是明白湯姆所說話的意思,但他終究還是認不得,嘆息着說道:“不錯,你是想說,你的這血色罪孽,就是人類從這一個種族裏面虐奪而來?難怪我能從中感受到那恐怖的生命氣息,同時還混雜着對人類的極端惡意……”

    “……没错。”

    亞當點了點頭,也看不出他現在是什麼表情,隨後他繼續用着一種奇特的聲調說道,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不知不覺用上了超凡之力屏蔽了除開宋天之外其他所有人的感知。

    “連一個族羣在一小段時間裏的犧牲,都足以凝聚出如此多如此強的英豪,那麼你想想,如果是將一個族羣徹底滅絕,其所遺留的犧牲,又會有多少?什麼點燃自己的道路,什麼掌握能量上的入微,什麼成仙成聖,也不過如此……只是我終究算是承了其遺澤,要發揮其全部威能,也自是要還上這一報了。”

    看了一下繼續悶着頭的宋天,亞當也是揉了揉自己的頭,隨後站了起來,然後看向了氣氛逐漸熱烈起來的天神衆人,光是他所散發的這份氣機,就已經不在之前幾個開啓了四階基因鎖的隊友之下,也是因爲這種存在感,很快就讓衆人都安分下來,聽他開始安排起接下來的事情。

    “走吧,下一站……浣熊市,中洲隊的挑釁,我就接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