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無限之輪迴軌跡 > 第三十一章 出局者(四)
    浣熊市的位置其實並不算難找,雖然美國被憑空擴大了很多倍,但是至少浣熊市的地理方位上,對比沒有擴大的區域還是沒有太大變化的,再加上這個世界的劇情人物雖然說是處於一種神出鬼沒的狀態,但是因爲生化危機爆發的原因,這個小城的名字也可以說是“聲名遠揚”了,這也就使得輪迴小隊在有着足夠情報和條件的情況下,大體是能猜得到所謂第七實驗室和浣熊市之間的貓膩。

    再加上中洲隊、惡魔隊、天神隊的推波助瀾,除開一些實力真的實在是太弱的隊伍,連進入的資格都沒有直接被淘汰的,大概有接近十隻隊伍都已經開始像浣熊市進發,不過有意思的是,在中洲隊於第五天定下作戰計劃的時候,當天就有個小隊搶先一步進入了這個城市,這倒不是說他們有什麼高潮的技術力和移動的能力,單純的只是因爲他們離這個城市近而已……

    而按下這進入的順序不提,在這不同的小隊陸陸續續的從各個方向進入這個城市的區域的時候,就可以發現,這個浣熊市就和外面的整個世界一樣,完美的繼承了中洲隊在“生化危機二”時期的大小,光是面積就接近於現實中M國一個州那麼誇張。

    只不過這一次不只是浣熊市的大小,就連整個美國的面積都被放大了許多,這也就是爲什麼強如中洲隊都花費了不少時間才抵達這裏的原因。同時,這地區還不止是單純的大,在進入了這個地界以後,中洲隊還以張傑這個最強的精神力者作爲圓心進行了測試,結果就發現哪怕是強如張傑這種等級的精神力者,都沒有辦法掃描整個城市,事實上,張傑現在能夠掃描整個城區的五分之一的情況而言,其他人能不能掃到百分之一都不好說了……

    總之,這座城市的大小和詭異之處,已經說明了裏面肯定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存在,而這些東西多半就應該就是這部恐怖片世界的主要線索,只不過對於探索範圍被嚴重限制的輪迴小隊而言,他們恐怕更關心的,是彼此之間的對局情況。

    “死亡是最好的解脫?楚軒、姜宇,你說南炎洲和北冰洲那個通過修真道具發給我們的反饋破譯出來的資料是什麼意思?天神隊是在準備集體自殺嗎?我記得在魔戒的時候他們也不像是一起失心瘋了想不開的樣子啊?”

    不同於其他小心翼翼的輪迴小隊,中洲主力小隊此刻可以說是非常大膽了,在對付了幾個不長眼的怪物之後,他們也是一路前進,沒有避諱什麼東西,現在與其說是他們要害怕別人,不如說是別人都得害怕他們了,無論是怪物還是其他的輪迴小隊,在沒有絕對的把握前,恐怕根本就不會出現在他們面前。

    不過因爲沒有了蕭宏律的半位面,所以他們最終和原作一樣,在鄭吒的帶領下,全隊選擇在一個看起來很高,也比較乾淨的酒店住了進去,且不說這酒店有自帶的發電機沒有停電,儲存的水力也夠用這種事,即便是沒有,以他們的情況也不會有什麼髒、餓之類的感覺,畢竟到了這種層次,所謂的吃喝之類的行爲不過是他們身爲凡人時期的習慣而已,卻不是必要產品了。

    看着外頭傾盆而下的暴雨,鄭吒的眼睛光芒卻是一閃,到了他這個層次,視覺上早就和凡人有了質的不同,雖然還有一些普通人時期的習性,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也已經開始慢慢習慣性的用能量去看待世界,哪怕是無魔世界,像是能量輻射之類,那也是屬於能量的範疇只不過一般不能爲凡物所用而已,畢竟說的再多,一個世界的基礎就是地風水火了,按照姜宇吐槽的來說那就是時間,空間,能量,物質這四大基礎元素,雖然經過了後天的演化,還是萬變不離其宗,甭管怎麼追其根本,總是以這四大元素的基礎的。

    現在的鄭吒自然能很輕易的就看出來,這外頭的暴雨的內裏蘊含的,自然不是一般的雨水,而是夾雜了不少暴戾的能量,這能量密度還不低,用他的評價來說甚至接近他在魔戒世界中的衆神所在之地,只是那個地方的能量都是相對溫和的,遠沒有這裏的能量流動那麼急躁而已,而鄭吒也正是看着這個暴雨,在好奇地問了一下楚軒關於天神隊的動向之後也是有感而發,說了這麼一句話。

    鄭吒說這句話的時候姜宇也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雖然說姜宇並沒有去仔細的推演楚軒的佈局,但是總的來說,這一場的佈局之中,無論中洲隊和惡魔隊的勝負如何,亞當都可以說是必敗之局,雖然說亞當現在的局他沒法直接說,但是以楚軒和蕭宏律的腦子要推導出來可以說是分分鐘的事情,如此說來,就彷彿天神隊就是泥捏的一般,根本是任由兩隊來佈局,這亞當在兩個楚軒的手上,就像傻了一樣啊……

    (其實說是傻了也沒錯,雖說因爲蝴蝶效應亞當肯定會更強大,不然不符合佈局者的意圖,但是如果真的是正面者的話,雖說不怎麼想考慮他的情況,但是假定他存在的情況也發生變化的話,他自然也不會坐視亞當做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就憑這個所謂的正面者,真的有資格算得上是一切的‘命運’和‘機制’嗎?)

    一邊想着,姜宇一邊看向了難得說了一次冷笑話的楚軒,這次楚軒的分析看似一本正經,但是實際上卻是把大家都能猜到的幾個可能性諸如亞當死了,亞當求死,亞當在和惡魔隊的佈局搏鬥中死去了之類的冷笑話反覆兜轉了一圈,最後纔回歸到亞當有底牌這一點上來還把鄭吒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看到這裏,姜宇也有些無奈的忽略了鄭吒和楚軒之間的神奇互動,轉過頭來看向了自己的隊友,比如一臉認真表情,但卻又內斂了一股像是足以貫穿星辰般氣勢的張恆……又比如一臉微笑的對上了自己視線的趙櫻空,這一次,她卻完全是不同於那滿臉冰冷,或者臉上微笑眼中冰冷地正負人格……他們,或者說中洲隊的衆人,包括不在此地的其他幾人,他們的實力,其實真的已經非常強大了。

    這一次無論怎麼說,中洲隊都是決定好了“王對王、兵對兵”的戰術的,可以說,這個小分隊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的對手,額,可能得除開張傑和‘趙蕊空’,如果一定要說這兩人有什麼宿敵的話,大概只能請主神來擔任了。

    “嗯……而且命運已經開始漸漸拋棄惡魔隊了,這一場戰鬥的勝負難料,我們並非就是完全沒有‘勢’的……”

    楚軒說這話時,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一般,也望向了窗外,不同於已經可以肉眼觀察世界本質的鄭吒,楚軒此刻依然用着他那個平平無奇的眼鏡作爲輔助,看着這外面不斷的發出嗶嗶的噪音的暴雨,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極限病毒和普通病毒是不同的,它的強大的概念就如同你們所理解的四階和非四階的差距一樣,可以用‘次元差’這種詞彙來形容,它有着超強的極端性適應力,可以通過一切你們所能想象到的方式接觸來侵蝕生物體,如果我沒計算錯的話,如果任由其發展下去,在不到七十二小時內甚至可能會出現類似於規則傳遞的現象,當然,你可以認爲我是在開玩笑……”

    “……如果是這樣的蘊含特殊能量的暴雨天氣,將病毒的擴散到天空上或者整個城市裏,其威力比干燥環境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會在比原想時間可能更少就能蔓延全城,換句話說,其他小隊的速度都會被大幅度拖延也會進一步的造成戰鬥力減員,只可惜主神還是對精神力者有了限制,不然的話,我們應該會取得更大的優勢,不過,惡魔隊的不幸程度,大概只會更高……”

    楚軒一邊說着,一邊又拿出了一顆蘋果咬了一口,接着說道:“還有一點我們要稍勝過惡魔隊的地方……他和我是同一個人,但是我們還有另一個智者和特殊的‘智慧者’……那麼這場戰鬥,真正的‘勢’,其實是在我們這邊啊……”

    “所以,在蜂巢那裏,讓我們送給惡魔隊一個‘小小’的驚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