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無限之輪迴軌跡 > 第三十四章 变化(二)
    中洲隊羅甘道的到來,自然不是什麼意外,事實上,他就是特地從浣熊市外進來的。

    在進入浣熊市之前,中洲隊就分爲了兩隊,其中一隊人數雖少,卻是最終一戰的主戰力,包括了整個輪迴世界最高端戰力體現的鄭吒、姜宇、楚軒。雖然只有幾個人,但這隻隊伍幾乎個個都算得上是極道強者,其實力之強甚至足以硬撼惡魔小隊……當然了,能硬撼不代表能贏,這是兩碼事。

    另一隻隊伍的人數則較多,其實力雖然比不得第一隻隊伍,卻也是強者雲集,各方面的強者都有,單說實力雖然比不得三大強隊那麼誇張,但是在中洲隊的第二號智者蕭宏律帶隊下,綜合實力可以說是輪迴世界的頂尖了,而就這隻隊伍,在此刻的作用卻完全是作爲一隻奇兵隊而存在,只要有了適當機會,就可以猛竄出來咬人一口……還是一口見血,甚至於見骨的那種。

    “真是尷尬啊,要是這麼下去,豈不是我們都要成爲搬運工人了……”

    蕭宏律看了一眼遠處的傾盆暴雨,嘟着個嘴喃喃自語着。

    現在他們這隻名義上的中洲二隊正在設立導彈發射臺,實際上,他們在此之前已經設立了複數導彈發射臺了,就是爲了避免有漏網之魚逃過這個‘昇華病毒核彈’的打擊範圍,在他們設定好發射時間後,就準備同時打向這座城的各處,只是即便如此,他還是忍不住想吐槽,那就是這段等待的時間實在是太無聊了一些。

    事實上,在經過姜宇開導之後,他倒也不是太執着於楚軒到底在算計一些什麼,不過他倒也很好奇,爲什麼楚軒在明知道對面是‘全知全能’的情況下,還敢大膽的推動這個計劃,因爲若是對方全知的話,這種分隊是爲了混淆對方視線?但是實際這樣,那也毫無意義,既然是全知,那麼自己的動機就必然被知曉,就算對方不算全知,即便只是能知道一部分自己的行動,這樣的行爲按道理來說也會被楚軒推測出來動機,除非……

    (等等,除非……惡魔隊的楚軒也是通過類似於正統修真的手段來推測我們的行爲和動機的話,那麼這樣理解就是合理的了,因爲他們很可能是沒有和我們一樣的從聖人遺蹟中獲得正統修真的理論和知識,只能通過一些簡單粗暴的交換手段來換取情報,那麼必然就需要付出代價,而楚軒通過分隊,將他們的‘代價’不斷的提高,也就導致了惡魔隊達到了一個閾值,所以姜宇他並不擔心,也就是說‘原本’的我也用一系列的手段導致了對方的混亂,所以說……)

    蕭宏律的眼睛在這一刻越來越亮,就這樣想着,他手裏卻是一刻都不停,在自己投影出來的一個虛擬鍵盤上噼裏啪啦的不斷操作起來,隨後猛地拍了一下按鍵,就見這導彈已經被安置好,只等預定的時間到了,就會連同幾個不同方位的導彈幾乎是同步發射而出。雖說這暴雨在一定程度上會干擾通訊,但是這卻是難不倒有着極高科技在手的蕭宏律,他設置的同步措施可比這區區阻礙高級多了。

    “疑?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就在蕭宏律靈光突顯,意識到楚軒的佈局的一刻,他卻是疑惑的擡起頭來,看向遠處,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掠過一般,但是又什麼都看不到,雖說蕭宏律此刻並沒有心靈之光,但是在鏈接了半位面,使用了大量的獎勵點強化智力,再有着各種黑科技的小男孩此刻的實力也絕對算得上是強者,僅僅只是能量的波動,哪怕遠,也確實會讓他感知得到。

    不過不只是蕭宏律,這個團隊裏的其他人,比如說張恆、詹嵐、羅甘道這幾個也是直接擡起頭來,有了各自的感應,紛紛朝遠處看了過去,這是一種來自於心靈之光的呼應,就算沒有精神力的掃描,也可以讓那些身在遠處的存在察覺到什麼。

    “額,剛剛那個是誰,怎麼感覺有點熟悉的氣息?”

    羅甘道皺着眉頭看向了遠處,只是這個遠處實在是太遠,他什麼都沒注意到,所以他也是擡起頭來,看向了詹嵐,畢竟從感知能力上而言,此刻的詹嵐自然是他們這個隊伍最強的一個。

    詹嵐一聽,也是微微一笑,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這個美女的額頭略略比普通人凸了一點,看起來倒有一番別樣的文靜嫵媚。只見這個小女人也沒有用精神力鏈接,而是直接點了點頭說道:“嗯,你感覺的沒錯,是和你的精神力波動很像的個體哦,理論來說,應該就是你在惡魔隊的複製體吧……”

    羅甘道聞言反倒是愣了一下,他繼續皺着眉頭說道:“我的複製體嗎?有些麻煩啊,看他的駕駛,我懷疑他是去找我們隊長的麻煩的,我得去和他會會,畢竟以我之前的性格,我懷疑他很可能會……”

    說完,羅甘道有些遲疑的看了一下蕭宏律,說到底,這個事情也算是節外生枝,沒有人知道這麼做會引發什麼效果。

    不過,讓他稍微出乎意料的是,這個小男孩在聽到他的話以後也不多說,只是吸了一口氣,在讓零點和王俠迅速從和楚軒之前交接的資料和道具中隱藏的一些‘密碼’之後,他就看着羅甘道說道:“有什麼事就快點去做吧,以你真蓋塔的速度,不要戀戰,做完之後,快速回來就好……”

    羅甘道聽言,也是感激的點了點頭,他和自己的複製體其實並沒有什麼‘宿命’之類的仇怨,這又不是什麼言情小說或者不合邏輯的作品,哪裏可能是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他此去就是單純的想和自己的複製體去說一些‘東西’而已,當然了,既然他的複製體都沒有死在惡魔隊,想來這惡魔隊其實並不一定就是什麼殺人狂變態的聚集地,只是卻因爲一些陰差陽錯的因素導致了惡魔和中洲之間有了對立。

    (可惜了,如果真的有什麼局外者、佈局者之類的幕後黑手,就應該合力去對付那個傢伙哎,真是天意弄人……)

    想到這裏,羅甘道也不再多話,他轉過身去,就見背上飄出一個紅色的披風,直接原地一抖,已是在百米之外,隨着一道小型颶風在空中捲起,就見一個紅色的鋼鐵巨人已經取代了原本羅甘道所在的位置,將那暴雨全都排斥開來,隨着“轟”的一聲炸響,已是突破了音速的壁障,極速飛向了遠方,消失不見。

    而蕭宏律此刻卻是坐在地上默默的沉思着,似乎還在思考着什麼,隨後他又看向了正將楚軒帶來的‘加密訊息’整理好的王俠、零點他們,在看到他們把資料拿到自己面前來的時候他也是再嘆了一口氣。

    楚軒的加密訊息其實很簡單,那就是隻有齊藤一的特殊能力‘真言之語’發動之下結合正統修真知識再進行多重轉碼才能進行解密的一種訊息,當然,嚴格來說的話,這個訊息並不只是齊藤一掌握,還有楚軒自己也能掌握,但是說到底,如果不是齊藤一來的話,其他人想要做到相同的效果那復出的代價恐怕會相當不菲就是,更何況此刻齊藤一的位置身處於他的半位面核心處的魔法塔來,從屏蔽角度來講,如果複製體楚軒想要獲取他的訊息,到底要復楚多大的代價,可以說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

    而此刻,在齊藤一將轉碼的訊息已是通過火焰女皇直接傳遞到了他的腦海當中,無非就是要求他以之前演練過的聯合大招考慮在內,同時對付天神與惡魔小分隊,只是這事情在楚軒這裏雖然說的輕描淡寫,但是實際操作起來,那可就實在是麻煩的緊。

    蕭宏律也知道,準確的說是中洲隊大部分人都能夠想象得到,目前中洲隊在三大強隊裏其實還是不能算佔優的,特別是面對惡魔隊時,光是單獨一個隊伍就已經讓己方有些劣勢了,雖說預定目標的王對王,兵對兵的局勢可以說已經可以算的上是接近功成,但以目前中洲隊的情況來看……另一個任務,也就是把惡魔分隊和天神小隊接近團滅,這個怎麼看,都是太難太難了,畢竟知根知底,方能說是百戰百勝的前提,現在就連對方的底牌是什麼都不清楚,又談何準確的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