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異世之龍神傳說 > 第三章 天煞孤星?
    火,對人類的意義不言而喻。甚至有人說,沒有火,便不會有人類社會的出現。

    依靠鑽木取火,成功點燃篝火的龍戰,感受着火堆帶來的溫暖,也覺得小有成就感。對淪落荒島的兩人而言,這堆篝火不單能驅趕寒意,更能驅趕走恐懼。

    就在兩人圍着篝火取暖時,耳邊傳來的‘咕咕’聲,卻引起龍戰的注意。反觀製造出聲響的沐顏菲,眼不得一頭鑽進篝火中,卻知這聲音她真控制不住。

    “饿了吧?”

    “嗯!没事的,我忍的住。”

    聽着女孩滿臉羞澀說出這話,龍戰卻道:“我再給你開個海寶果,喝點填填肚子。趁着天還沒黑,我到海邊轉轉,看能不能找些吃的。”

    “那我跟你一起去!我,我一個人待在這裏,很怕!”

    那怕覺得很丟臉,可經歷之前找不到龍戰的驚慌失措,沐顏菲實在不敢獨自待在這。即便有一堆篝火陪着她,可她還是覺得待在龍戰身邊更安全。

    鑑於這種情況,龍戰最終也沒多說什麼,找來兩顆早前摘下的海寶果,一人開了顆喝完墊下肚子。趁着天色還有餘光,兩人隨即走下臨時安身的巖壁。

    看着海浪衝擊的沙灘,龍戰開始尋找能供食用的海鮮。反觀跟在身後的沐顏菲,還是顯得很乖巧,緊跟着龍戰的步伐。生怕一眨眼,龍戰又消失不見。

    覺得空曠的沙灘地帶,應該找不到什麼海鮮,龍戰又來到附近一片礁岩淺灘。藉着落日餘光,開始搜索能食用的海鮮。值得慶幸的是,很多海鮮他都認識。

    儘管不知道,這些海鮮在這個時空叫什麼,融合宿主記憶的龍戰,卻知這些貝類海鮮一樣能吃。反觀跟在身後的沐顏菲,卻懷疑這些東西能不能吃。

    正當龍戰感嘆,今晚怕是吃不到肉時。看到躲在一處岩石下伸出的觸鬚,龍戰終於笑着道:“不錯!看來我們晚上,應該有肉吃了。”

    找準觸鬚生物藏身位置,果斷伸出邪惡之手的龍戰,一把掐住拼命掙扎的生物頭顱,將其從隱身的岩石下拉出來。看到現身的東西,沐顏菲也笑着道:“好大的藍蝦!”

    藍蝦!好歹也是蝦!只是在另一個時空,這玩意應該叫龍蝦!

    看着在手中掙扎的龍蝦,份量應該有四五斤重,用來當兩人晚餐,想來還是夠的。擔心天黑了海邊不安全,龍戰也笑着道:“這些東西,應該夠吃,我們回去吧!”

    “嗯!”

    返回巖壁的途中,龍戰又從堆積在沙灘的空貝殼中,找到一片體積較大的貝殼片,將其洗乾淨一起帶回巖壁。有些遺憾的是,暫時還沒找到淡水。

    好在沙灘附近海寶果比較多,兩人暫時應該不缺水喝。回到臨時庇護所,看着依然在燃燒的火堆,龍戰又尋來一些岩石,將其堆砌成一個簡易竈臺。

    將清洗乾淨的貝殼片,架在臨時製作的簡單竈臺,而後從火堆中移來一些柴火。把裝在海寶果空殼內的海水倒入貝殼片,再將撿好的貝類海鮮扔進去。

    看着貝殼片裏的海水開始沽沽冒泡,扔在裏面的貝類海鮮,也紛紛張開緊閉的殼,露出水面肥嫩的肉。隨之而來,便是一股海鮮香氣飄進兩人鼻腔之內。

    從裏面捏起一顆扇貝狀的海鮮,將其徹底掰開的龍戰,扯下能食用的貝肉,也很直接的道:“敢吃嗎?要是不敢吃,等下吃藍蝦。”

    “敢!”

    “那就張嘴!等明天,再做些吃飯用的工具。現在,就用手跟嘴吃吧!”

    “嗯!”

    紅着臉張開小嘴,將龍戰捏起的貝肉吞下,小心咬了幾口,卻發現除了有點腥外,似乎也沒那麼難吃。反倒是龍戰,雙手不停把煮好的貝類海鮮掰開吃肉。

    挑了些女孩不太恐懼的貝類海鮮,將其放到冷卻下來的空貝殼內,讓她慢慢品嚐。直到找來的貝類海鮮,全部被餓極的兩人給吃乾淨。

    倒掉煮過的湯水,將大貝殼片重新架到火堆上,龍戰又道:“顏菲,拿個海寶果過來!”

    “好!”

    轉身鑽進臨時庇護所,搬出一個摘好的海寶果遞給龍戰,沐顏菲很快看到他將其砸開,而後將海寶果汁倒入大貝殼內,最後將摘掉腦袋的藍蝦放入其中。

    按理說,形同龍蝦的藍蝦蝦頭應該也能吃。可爲安全起見,龍戰還是將其扔掉,直接把藍蝦的蝦身,放到海寶果汁中進行水煮。椰香味水煮龍蝦,口感一定不錯!

    等待蝦熟的過程中,沐顏菲也很好奇問道:“龍戰,你今年多大?怎麼什麼都會?”

    “多大?這個我也不知道,也許十五,也許十六。我是孤兒,從小吃百家飯長大。打從記事起,我說學着如何找吃的讓自己活下去。你呢?你多大?”

    “十五!那我叫你哥,可以吗?”

    “可以啊!叫我龍哥,戰哥都行。如果我沒猜錯,你出身應該很好吧?”

    既然女孩主動詢問自己身世,那龍戰自然也要探尋一下,眼前這家教跟出身應該都不錯的女孩,爲何會跟他一樣,被城裏人當成進貢龍神的祭品呢?

    被問及的女孩,表情瞬間變得複雜且悲傷,悠悠一嘆道:“也許因爲我是天煞孤星吧!剛出生,我娘就因爲我難產而死。十歲那年,最疼我的爺爺,也因我而死。

    後來父親娶了姨娘,對我更是不管不問。前段時間,父親跟姨娘生的弟弟,因爲跟我哭鬧,被棗花糕給咽死。恨我至極的姨娘,才讓父親把我送來給龍神當侍女。”

    “等等,你爹不会是沐兴城吧?”

    通過女孩講述,龍戰汲取到的宿主記憶中,很快出現一段傳聞,而傳聞對象似乎就是姓沐。可記憶中,這個沐興城應該是龍戰之前棲身的海涯城城主啊!

    令龍戰震驚的是,沐顏菲依然一臉悲傷的點頭道:“你也聽過我的事?那你怕我嗎?別人都說,誰跟我親近,我就會克誰。要不,我還是叫你龍戰吧!”

    “如果你是天煞孤星,那我是什麼呢?你好歹知道爹孃是誰,我呢?別聽那些人瞎說,他們知道什麼?要是我們都該死,那爲什麼我們現在還活着呢?

    往後,你就叫我龍哥,我保證帶你吃香的喝辣的,把你養的白白胖胖。要是這島上真有神龍,說不定我們還能成爲神龍使,將來讓那些瞧不起我們的人,在我們面前下跪!”

    “嗯,谢谢你,龙哥!”

    說出實情,生怕被排斥的沐顏菲,也沒想到龍戰竟然絲毫不介意她的‘惡名’。甚至龍戰後面說出的話,讓她覺得在這島上孤老一生也無妨。

    相比那座富麗堂皇的城主府,周圍都是恐懼跟厭惡的目光,她覺得有龍戰陪伴在身邊,未嘗不是一件幸事。即便委身於對方,沐顏菲也覺得並非難以接受。

    身處孤島,如果龍戰真要對她做點什麼,她一柔弱女子,又如何反抗。況且要想在孤島生存下來,她往後必須依靠龍戰。非親非故,人家爲何要增加她這個負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