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開局一羣原始人 > 第540章 你配吗
    她每说一句,陈立的内心就更震惊一分。

    太精准了!

    太准确了!

    她說的完完全全就是兩年多以前新手村的模樣,連盤古斧的名字都知道,還有什麼會是假的?

    現在中土王朝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以前用的是斧頭,只知道血河戰刀。

    龍悅能夠說出這些,就證明她所言非虛,確實是知道了他的過去!

    可是……这是为什么?

    难道真的只是个梦?

    很凶是别人梦境的化身吗?

    这……不科学啊!

    他的心境起伏巨大。

    而这一切,龙悦都知晓。

    說完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她接着道:“這些都是我妹妹告訴我的。她十五歲那年得了一場怪病,昏迷不醒長達兩個月,醒來後便多出了這些記憶。她經歷了一次額外的人生,在夢境中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人,直到醒來的時候,夢境還格外清晰,猶如親身經歷。”

    “可是……这也太离奇了!”

    陈立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自己身边的人居然是别人的一个梦?

    或者換個想法,很兇是被龍嬋兮的“靈魂”給“入替”了?

    龍嬋兮相當於封印了自己的認知,臨時體驗了一把別人的人生,還自作主張跳海自殺了。

    最後她自己醒了過來,而很兇卻無法甦醒,真的死在了大海之中……

    “是很離奇。”白龍郡主微微點頭,對於此事顯然也很不理解,她道:“我們詢問過國師,他說這一切或許是上蒼的指引。在嬋兮的夢裏,你被尊爲‘人類之王’,這樣的稱呼,是任何一位帝王都無法接受的。”

    說到這裏,她話鋒一轉,已經不打算隱瞞自己的皇室身份了。

    陈立也明白,故事讲完了。

    他面色一沉,問道:“所以你找到我,是爲了除掉我,防止天龍大帝的帝位受到威脅?”

    对方主动挑明话题,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直接道出自己知道的信息,表明自己知道龍悅的來歷,說不定還能多幾分主動權。

    没想到他说完这句话,龙悦却是笑了。

    她笑起來很美,足可令天下大多數男人神魂顛倒。

    但笑容却是讥讽的。

    “你配嗎?”她道,帶着高高在上,俯瞰衆生的語調。

    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身份被人知晓。

    陈立一时语塞。

    是啊,他不配。

    雖然他的個人實力堪稱無敵,哪怕是四大帝國強者盡出,單對單都未必有幾個人能打敗他。

    但論國力、軍力、武器、文明、設施,乃至於衣食住行等小小的方面。

    他拿什么和一个帝国比?

    莫說一個帝國,就連白鷺城下管轄的一個小城鎮,都比他的中土王朝還要豐饒富庶。

    真打仗,碧藍帝國六十萬海上大軍兵臨原始海島。

    不出五天就能踏平中土王朝!

    ……這還是海島太大,跑過去打仗需要時間的緣故。

    真把人集中在一起對推,恐怕連3分鐘都不用,中土王朝全部人口,就會被碧藍帝國強大的遠程火力直接覆滅!

    “所以……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陈立问道。

    心情已经有些沉闷。

    龍悅冰冷的臉上多了些若有若無的笑意,看他吃癟,她心裏舒服,就好像剛剛被噴熱茶的仇報了一樣。

    在陳立有些忐忑的目光注視下,她緩緩說道:“我奉帝后懿旨,將你接回帝都聽從嬋兮公主發落。之後需要你配合找到那座海島,那將是我們帝國的新領土。至於那些原始人,或許可以被馴化成強大的戰奴。”

    “不可能!!”

    陈立拍案而起。

    听到这话,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战奴!奴隶!

    碧蓝帝国好恶毒的心思!

    對付他便罷了,居然想要奴役原始人,將原始人世世代代變成奴隸!

    “你覺得你有說不的權利嗎?”白龍郡主輕笑道,語氣愈發輕蔑。

    这轻蔑的眼神,挑起了陈立心头的怒火。

    “不试试怎么知道?”

    原始人之中有他的老婆孩子,挚友弟兄。

    每一个人都将他陈立视作神明,无比顺从。

    人待他如此,他又豈能將其貢獻出來給碧藍帝國當奴隸?!

    大不了鱼死网破!

    事到如今,順從對方就逃不過被奴役的下場,抗爭一番或許還有一點希望!

    碧藍帝國尚未找到原始海島的位置,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發展,不說擊敗一個帝國,最少自保還是有幾分希望的!

    即便真的不敵,走投無路了,大不了帶着一小部分人逃到海上,像烈酒海盜團、巨鯨海盜團一樣,永遠漂泊無定。

    总好过成为奴隶,生生世世失去自由强得多!

    而且海東島附近的海域,是屬於神鷹帝國的領海!

    海無心的戰船入境,本就是需要經過神鷹帝國同意的,如果他們大軍壓境,神鷹帝國又豈會坐視不理?

    “你想反抗?”龍悅微微眯起眼睛,透露出幾分不善。

    “是又如何?!”

    陈立冷哼一声。

    區區兩個絕頂高手級別的暗衛,還能留住他陳立?

    呼啦~

    龙悦没有动。

    但她的語氣已經讓兩名死士暗衛知道了該做什麼,再一次現身在她左右,刀劍斜指,準備拿下陳立。

    陈立笑了。

    笑得轻松,有几分释然。

    海無心的目的,森羅殿的懸賞任務,根源都揭曉了。

    很凶就是答案。

    龙婵兮就是幕后黑手!

    陳立道:“龍嬋兮的夢或許很真實,但很兇走得太早了,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少底牌。白龍郡主,我本不願到處樹敵,但今天是你逼我太甚,我也不得不還擊一手。如果你們自信能夠在我的刺殺之下保住天龍大帝、帝后,還有你父母飛龍親王、王妃的性命,那儘管對我的海島出手試試!”

    语罢,他身子猛的一动。

    “尔敢!”两名暗卫低喝一声。

    他們的警惕性都提高到了極限,知道陳立不好對付,現身之前就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準備殊死搏鬥一場。

    然而……

    咔嚓~

    在兩人還沒來得及出招的時候,陳立就已展現出了人類極限的速度,在零點零幾秒間出了手。

    电光火石,刹那之间。

    “下次见面,我不会再留手。”

    陈立的声音飘荡在奢华的房间之中。

    而他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

    龍悅感到自己的後背微微出汗,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好在没事,她仍活着。

    但……那道脆响又是怎么回事?

    她泛起几分疑惑,抬头看了看左右。

    “嗬……嗬~”

    只見兩名皇室花大量資源培養起來的死士暗衛,都死死護住自己的脖子。

    然而他們的頸部關節,已經在陳立的恐怖力量之下,破碎成了粉末,腦袋都掛不住,耷拉了下來。

    鮮血從兩人口中、鼻腔之中狂噴而出,飛濺四周,龍悅的白衣一下子就被染紅了。

    龍悅杏眼一瞪,瞳孔放大,心神劇烈震顫,嚇得失去了平日裏的清冷,坐在地上往後退卻。

    噗通

    噗通

    两名暗卫倒了下来,正好压在她的身上。

    “啊!!!”

    一道惊慌的尖叫声,响彻了城南大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