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爸爸去哪兒了 > 187 像沙无金那样活着【求订阅】
    孫吳新小說大火這件事吳佳佳知道,她此時手上拿的就是《我的西遊學園》。

    但是她不明白趙清音爲什麼會幫孫吳帶貨,這兩人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難道他真的這麼快就把版權賣了?”吳佳佳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

    然而在下一秒,她又立馬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不可能,他没有这么蠢。”

    吳佳佳之所以會這麼關心這件事,除了個人興趣,更重要的是還是完成工作。

    《我的西遊學園》是一部很適合影視化的小說,大唐傳媒的周白看得出來,企鵝文娛的人自然也看得出來。

    如果孫吳還在閱點寫書,他們此刻應該已經正式啓動了《我的西遊學園》的影視化籌劃。

    只可惜沒有如果,就只好讓吳佳佳這位跟作者聊得上的人當中間人。

    吳佳佳先前還不着急,因爲她身後是企鵝文娛,背靠這座大山,自己足以穩坐釣魚臺。

    但是現在她確有點慌了,生怕孫吳利令智昏,鼠目寸光,早早就把版權給賣了出去。

    於是第二天上午九點剛過,她就撥通了孫吳的電話,只爲打聽一件事。

    聽到《我的西遊學園》全部版權都還在孫吳手裏,吳佳佳內心長鬆了一口氣,而後用親切熟絡的語氣說道:

    “孫弟弟這兩天有沒有時間?姐給你當一回中間人,把企鵝文娛的曹總監介紹給你認識,那樣你的小說今後想要改編成電視劇和電影,會方便許多。”

    企鵝文娛是當下國內文娛行業無可爭議的老大,吳佳佳這話所言非虛。

    孫吳也知道這一點,並且他還明白吳佳佳爲什麼會這麼好心,只不過這鴻門宴他並不想去。

    倒不是因爲害怕,只是不想浪費時間,於是在電話裏用堅決的語氣說道:“吳姐,我現在還不着急售賣版權,大唐傳媒先前找上我,我也拒絕了。”

    吳佳佳聽到孫吳這話,也明白了他的想法,便笑着說道:“那好,你想什麼時候賣了通知我一聲。”

    “肯定的,我也想跟你們合作。”孫吳也笑了起來。

    掛斷電話之後,他臉上的笑容更勝,最後更是笑出了聲。

    “这种当家做主的感觉真好!”

    如果自己還是閱點的作者,孫吳知道又會是等到他們把一切都裝模作樣談好了,才讓喊自己過去簽字。

    白晶晶看到丈夫開心的模樣,也打心底裏爲他感到高興。

    而今天王鐵牛也告訴了一個讓孫吳值得高興的消息,今後人們也可以直接在新華書店購買他的小說。

    隨着《我的西遊學園》的爆火,很多麻煩事情都會迎刃而解。

    毕竟没有谁会跟钱过不去。

    整個八月,微博上話題最熱的小說都是《我的西遊學園》,繼趙清音之後,同是四花旦的女星唐慕雪也免費幫孫吳做了一次宣傳。

    不同於趙清音是拍生活照,她只是摘抄了其中沙無金說出的一段話,並寫出了自己的感悟。

    “最初看到這一段話的時候,我忽地就笑了起來,心想:‘這作者怎麼這麼幽默呢?’,只是笑過之後我的內心只剩下惆悵,像沙無金那樣活着,或許也是一種幸福。”

    很多人看到書中這段話同樣是笑着笑着就想哭了,一件悲慘的事情儘管可以通過笑話的形式說出口,它本質依舊是悲傷。

    書中的沙無金可謂十足的問題少年,家徒四壁,父母艱辛勞動供養他讀書,可他絲毫不體會父母的辛苦,選擇在學校裏混日子。

    學習的目標是及格,從來不主動做事,也不會跟人主動聊天,課餘時間不學習,不娛樂,只是安安靜靜地趴在課桌上睡覺。

    老师唐森问他:“为什么不努力?”

    他的回答是:“我爸媽起早摸黑操勞了一輩子,依舊沒有掙到錢,我又怎麼能夠重複他們的悲劇呢?即使我拼命學習考上一個好大學,出來也是跟驢一樣活着,那樣還不如現在就舒服地躺在這草地上,好好享受這藍天白雲和溫柔春風。”

    其實早已經有人發現了《我的西遊學園》並不是一部單純的戀愛喜劇小說,只不過他們的分析只限於很小的範圍。

    但是在唐慕雪這條微博發出去之後,網絡上突然就涌出了一大批“西學家”。

    而沙無金這個問題學生也不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問題學生,他是當下很多人的一個縮影。

    當他們發現靠自身努力改變不了生活,更無法享受人生之後,便選擇以一種低慾望的方式生活。

    不结婚,不买房。

    這一天,“像沙無金那樣活着”成爲了微博熱搜。

    孫吳也看到了唐慕雪這條微博,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後在下方留言道:“謝謝你看得這麼認真。”

    有人開始扒書中其他角色,這時候人們才恍然大悟。拋去幽默和戀愛元素,《我的西遊學園》其實是一部悲劇小說。

    他剛剛發出去,立馬就有不少人在他的評論下方留言,大都是讓他賠自己的眼淚。

    “看一遍看得很開心,今天又看了第二遍,看完悵然若失,果然喜劇的內核是悲劇,作者寫得真好,期待後續劇情。”

    “一月你敢不敢把你家地址告訴我,我想給你寄刀片,好好發糖就得了,偏偏摻和進一些令人傷心的元素在裏面來虐讀者。”

    “很期待結局,想看到大聖爺大鬧學校,拯救朱八節和沙無金,兩人雖然日常負責搞笑,但是我知道他們的笑容下是眼淚。”

    “沙無金是一個可憐人,我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現實中我已經選擇躺平了,希望小說裏作者能讓他在主角的幫助下走出來,重拾希望,追求屬於他真正的幸福。”

    除了這些讚揚,也有批評的聲音,認爲作者不應該把沙無金設定成這樣,一點都不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

    甚至還有一位青木大學副院長髮微博怒斥道:“沙無金那種生活態度是對社會不負責,對父母不負責,對自己不負責,極爲可恥,當下的年輕人以他爲榜樣更爲可恥。”

    只是並沒有多少人贊同他的觀念,反而紛紛嘲諷他是新時代的晉惠帝。

    最后这位副院长只得自己把微博删了。

    經過這一出,《我的西遊學園》的銷量又一次迎來了逆勢增長。

    9月13日這一天,孫吳新小說的總銷量突破了一百萬冊。

    當他在微博上公佈這一數字之後,《我的西遊學園》的讀者還覺得低了,可是業內作家則是一片羨慕。

    “這人真他媽是一個寫小說的天才。”這是某位總銷量達到3100萬作者的心裏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