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千變神紋 > 第0012章 新圣地
    穆青揮了揮手,王倩等人取了木李稻,盡皆離開。

    安静的三楼,两人相拥在一起,互相挠手心。

    “要小心了,百花閣這一次來的是秋槿長老,她是我和趙敏的直屬上司。”

    “为什么要小心?”苏文问。

    穆青忍不住美眸一翻,“你一女嫁二夫,還問我?”

    蘇文面上輕輕一笑,“可別亂說,對於百花閣那的確是叫做賣,但是赤天聖地,那叫上交!”

    “你觉得他们会听你的?”

    这理由一看,就是在侮辱人智商。

    说这种话,岂不是火上浇油,皮痒了吗?

    蘇文卻是神祕一笑,淡淡說道:“那你覺得我會怕他們嗎?”

    穆青当即惊愕的抬头,目光惊诧的看向他。

    安静的三楼内,呼吸声有些粗重。

    “你背后那位要出面了吗?”

    “不用,一點小事,還輪不到一位三階種植師出手!”

    “三阶!还是种植师?!”

    穆青已經徹底驚呆了,震驚的模樣看着讓人食指大動,蘇文實在忍不住,直接就咬了下去。

    两分钟后,穆青才红着脸挣脱开来。

    “晚上把赵敏吃了吧。”

    “什么?”

    穆青耳朵也紅透了,“我知道你忍的很難受,不過我現在真的不行。”

    “傻丫頭,這點事我都控制不住,以後鐵定死在女人肚皮上。”

    “吃了吧,收服一個女人,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穆青一臉認真的說道:“五個一階煉丹師,一個都不能放過,全吃了。

    現在加上四花城、黑帽城、紅茶城,我們已經開了四家超凡商鋪。

    丹藥都賣瘋了,資產近百億,每一個店,都要配一個煉丹工廠。

    都需要有人坐镇,这些人必须要收服了!”

    “你是不是把這個看的太重了,真以爲女人那啥了,就死心塌地?”

    “只要你是一支持續上升的潛力股,她們就會死心塌地!”

    “……”

    苏文无言以对。

    果然,最了解女人的,还是女人。

    好女人,都自重自愛,但對於男人,最看重的,還是有沒有潛力。

    哪怕剛起步時是個螻蟻,只要還在拼,就有獨特的魅力。

    女人最怕的,就是遇到那些混吃等死、麻木屈服的男人,整日裏死氣沉沉,毫無希望。

    而如果一个男人既有潜力,又拿了一血。

    那這個女人大半的心都被拿下了,她會與你患難與共,互相扶持。

    苏文沉默,这个决定并不好下。

    他不是那種玩玩而已的男人,而是會負責到底。

    趙敏和穆青一樣,都是間諜,身份背景複雜,穆青他是瞭解,但趙敏可不好辦。

    好男人也怕找错女人的。

    “你在犹豫什么?”

    “她不是你。”

    苏文敲出了这句话,穆青一阵沉默。

    隨即回覆道:“這是百花閣的意思,她和我一樣,身上都有禁制,也是身不由己。

    而且,她的经历应该比我更苦。

    我是圣符,她是魅符。

    最後的價值被榨乾之後,她會被賣掉,成爲爐鼎。”

    “那你呢?”

    “我會被安排嫁給某些大人物,或者大人物的後裔,成爲隱藏更深的棋子!”

    蘇文聽完手一緊,“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

    “我相信你!”

    “晚上让她和宋嫣一起来吧。”

    “两个?”

    蘇文臉色有些發燒,“那個,我現在已經23級了,三變的身體,一個人不行!”

    这种事怎么能不尽兴,会玩坏掉的。

    穆青頓時一腳就踩了下去,“呵,男人,我算是服了你了。”

    蘇文嘴巴“哦”了起來,心裏委屈的要死,提的是你,不滿的也是你。

    当你老公可太难了。

    ……

    两天过去,战场已经逐渐稳定。

    荒獸趕來的速度,已經趕不上人族獵殺的速度。

    而赤天聖地各方的冒險者還在不斷的趕來,這些生力軍可比軍閣的士卒強多了。

    一個個經驗老道,手法嫺熟,獵殺荒獸的效率大增。

    狩獵畢竟不是打仗,軍隊面對荒獸其實防守更好,衝出去基本都是給人家送吃的。

    那一身铁甲,行动不便,大点的荒兽一冲。

    队伍散了也就基本等于玩完了。

    “文哥!”

    “怎么下来了,不多休息两天?”

    趙敏面色一紅,隨即肅然道:“秋長老要見你,就現在!”

    蘇文怔了一下,笑道:“那走吧,以後不用這麼嚴肅,進了我蘇家的門,他們不敢動你。”

    “嗯!”赵敏的眼睛绽放。

    嘴角一揚,碎步追上來,挽着他的手,滿臉幸福。

    兩人出了蘇氏百貨,在外攔下了一輛陸行馬車,如果是一人,肯定選飛行的。

    不过两个人,那就没必要那么着急了。

    “师傅,去暮落酒店!”

    “先生太太坐稳了!”

    ……

    暮落酒店,顶楼!

    “諸位,一會兒都收斂一點,別嚇着人家年輕人。”

    “他背后真的有一个三阶?”

    “有!”

    秋槿點了點頭,“而且修爲頂尖的那種,權限非常特殊,登陸莽荒大世界的時候,直接定點登陸。”

    “定點登陸?”韓明嘴巴微張,“那可真的是個非常厲害的權限了。”

    强如杨凌,听完后也是点了点头,不服不行。

    修爲達到三階之後,靈能系統都會根據實際情況隨機贈送相應的權限。

    沒有具體說過分級,但諸多強者還是根據規律分析出來。

    戰力越強,或者自身的晉升潛力越高的符紋師,獲得的權限就越特殊。

    这是灵能系统在变相的培养这些强者。

    強者越多,佔領的世界就越多,宇通世界也就越強大。

    “知道定点在哪里吗?”

    “黑水国!”

    韓明和楊凌徹底服了,那個地方,都不用說擁擠度的問題。

    那里压根就一个玩家都没有。

    雖然貧瘠,但那麼多資源沒人競爭,加起來,也是很令人眼紅了。

    ……

    暮落酒店下方,蘇文神情一臉懵逼,什麼時候,山腳城有這樣的建築了?

    抬头一看,高不见顶。

    比起總區那邊的高樓大廈都要雄偉上幾分了,心中驚咦不定,這真是一座酒店?

    “剛建造的,千藝樓出手,一夜之間,拔地而起!”

    赵敏笑了笑,她其实也有些吃惊。

    這樣的建築,可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花費很大的,千藝樓真有錢。

    酒店門口,一排的黑衣保鏢,看得蘇文咋舌不已。

    更意外的是,他剛靠近,這些黑衣保鏢都是齊齊放出了一身的威勢。

    全部都是一阶的修为,且一身煞气。

    很显然,都不是绣花枕头。

    “这是什么意思?下马威?”苏文眼睛一眯。

    他身軀站得筆直,一身威勢同樣也是放了出去,王符可不是開玩笑的。

    那可是王级本命符纹核心!

    這些黑衣保鏢看着兇,實則是乃兇,沒一個能接他一招。

    “放肆,這是秋長老請來的客人!”趙敏一聲低喝。

    就在这时。

    一架升降梯剛好落下,門打開,一個一身淺綠色琉璃長裙的年輕女子走了出來。

    只見其柔順的長髮隨意鬆在腦後,素白手掌上正手持着一柄纖細的長劍。

    加上那天人般的容貌,好似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可惜,她一開口,就破壞了蘇文腦海中的所有幻想。

    就好比前世他看到的一些画面。

    都是這種百萬特效開場,一開口,一股大碴子味道就撲面而來。

    让人猝不及防。

    “去吧,让本姑娘看看这家伙的本事。”

    “是!”

    趙敏整個人都氣懵了,這種赤果果的無視,侮辱性極強。

    苏文开口了,“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持剑女子饶有意味,还是无视。

    “很好,那回见吧。”

    蘇文直接轉身,頓了頓,“對了,記得轉告一聲,這件事讓我很不爽。

    想见我可以,先道歉。

    道歉費一億星幣,然後自己去蘇氏百貨見我。”

    說完直接上了馬車,將那個衝來的黑衣保鏢完全無視。

    马车夫一头大汗,双手直哆嗦。

    “师傅,走吧!”

    “这个……先生,我动不了。”

    蘇文看向那個持劍女子,她還在笑,他也笑了,手一揮,一隻雲手拍在了馬屁股上。

    马车顿时就在街上跑了起来。

    蘇文摟着趙敏,兩隻雲手抓着繮繩,馬術比馬車伕都不差了。

    不僅快,還穩,兜了一圈,又向着蘇氏百貨跑去。

    旁边一个小店铺内。

    趙洋額頭冒汗,暗罵自己出來幹什麼,現在是上報還是不上報?

    玛德!

    双方都惹不起啊。

    “你过来!”

    “贺小姐有什么吩咐?”

    趙洋聞言,頓時啥也不糾結了,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速度那叫一個快。

    賀耘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帶我去蘇氏百貨!”

    我去!

    你喊上一辆马车不就去了吗?

    为什么要喊上我?

    “是,贺小姐!”

    “……”

    在顶楼看着这一切的杨凌脑门挂满黑线。

    韩明嘴角抽了抽。

    秋槿更是肺都要氣炸了,因爲這個賀耘是她百花閣的人。

    “混賬東西,家裏都是這樣教育弟子的,一個個都是母孔雀嗎?”

    “……”韩明。

    “……”杨凌。

    兩個大男人都不說話,這種時候,還是不說話的好。

    几百年了,都有经验的。

    等秋槿緩過氣來,韓明詢問道:“我們要不要過去一趟,這個蘇文看着,也不是個好脾氣。”

    “既然揍不得,那就鬧不得,鬧大了大家都難看。”楊凌也是這個意思。

    秋槿深深吸了口氣,“走吧,鬧還是小事,就怕我們的動作引來赤天聖地的關注。”

    此言一出,三人都是齐齐动身。

    ……

    半个小时后。

    苏文带着赵敏回到苏氏百货。

    卻見李欣站在那裏,一會兒左邊,一會兒右邊的,好似在等什麼人。

    “文哥!敏儿姐!”

    “你不上班,跑這偷懶啊,不怕你青姐扣你工資?”

    李欣聽完一頭黑線,到嘴的話全給嚥了回去,“哪裏偷懶了,是青姐叫我來等你們的。”

    “等我们?干什么?”

    说着,苏文突然一脸窃笑,“安排上了?”

    一句話出口,趙敏臉就紅透了,而李欣更是一聲驚呼,轉身就跑。

    头顶还在冒着热气,可见车速有多快。

    “文哥,你也真是,欣兒話還沒說完就被嚇跑了。”

    “那怎麼了,今天天大的事,也沒有陪你逛街開心大,有什麼事,緩緩再處理也沒什麼。”

    在他看来,不就是炼丹那点事么。

    等过一阵子,挑一个出来,直接二阶炼丹师。

    蘇文身上已經有鑑定術和種植術了,暫時不想學太多,等以後有空了也不遲。

    特别是炼丹师这种副职,有钱晋升都不难。

    至少三阶以前不难。

    一階二階的靈材其實不少,有錢都能買得到,三階才被藏着掖着,開始了壟斷式的囤積。

    “呦,看不出來啊,蘇先生還是個寵媳婦的好男人呢。”

    “……”

    这谁啊这是,一股子小三的味道。

    蘇文神情疑惑的轉頭,身邊的趙敏已經直接行禮,“拜見秋長老!”

    “秋长老?百花阁的?”

    秋槿咯咯笑道:“沒錯,正是百花閣的,我叫秋槿,初次見面哦,蘇先生!”

    “前辈客气了,我哪里当得起先生二字。”

    “那我该喊你什么呢?上门女婿?”

    蘇文聽完臉就黑了,“那還是叫先生吧,這個詞普通,沒什麼特殊含義,初次見面正合適。”

    “圣火教杨凌!”

    “千藝樓韓明,這是一張會員卡,打折的,算是初次見面的小禮物。”

    苏文也不客气,伸手就收了起来。

    “三位前輩蒞臨,蘇文有失遠迎了,裏面請!”

    “不是天大的事也没有逛街大吗?”

    蘇文正好擡腿,好似踢到了門檻一般,差點一下子撲出去。

    秋槿顿时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杨凌和韩明都是齐齐无语。

    百花閣的女人,其實都差不多,腦子都有些不正常。

    用秋槿的话来说,都是傲娇的母孔雀。

    她自己也不例外,總覺得自己最美,心中不滿了,總會下意識的頂回去。

    二楼大厅,穆青重新换了一遍茶。

    蘇文看向三人,直接開門見山,“三位前輩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秋槿笑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韓明伸手捂臉,果斷開口,“靈脈這件事,想來蘇先生應該知道了。

    我們就是想來確認一下,我們相信蘇先生,但還是希望聽到蘇先生親口說一次。

    这也算是给我们三大派总部一个交代。”

    苏文闻言,点了点头,“前辈尽管问。”

    “赤天聖地知道靈脈的座標,是你透露的嗎?”

    “是我,我是聖地之民,知情不報,不會有好下場的。”

    “那你還把情報賣給我百花閣?”秋槿肅然問道。

    “一個是正常程序,一個是情報販賣,有什麼不對嗎?”

    蘇文兩手一攤,“賣我只賣了一個,你們不會是想指責我一女嫁二夫的吧?”

    三人闻言,仔细想一想,也是无言以对。

    上報赤天聖地,的確是正常流程,賣給他們纔是犯法的事情。

    真要追究,还真是站不住脚。

    韓明突然開口道:“我能知道蘇先生的一變形態是什麼嗎?”

    蘇文聞言,神情詫異,直接原地變成了尋寶鼠。

    然后又变了回来。

    “我雖然築基用的是王符,卻跟範老選的是一條路,都是鑑定師!”

    “寻宝鼠?”

    “是鼠王?”

    蘇文點了點頭,時間很短,他擔心長了被看出來。

    什么鼠王,那就是一只普通的寻宝鼠。

    尋寶鼠一族的鼠王,哪一個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四階都別想找到他們。

    蘇文這種普通的,都能完全收斂氣息,鼠王得多厲害。

    可能每天在你床下睡觉,你都不知道。

    “二变呢?”韩明接着问。

    蘇文照樣刷的一下,百靈鼠形態也是看了一眼就收。

    “又是鼠王?”秋槿惊呼。

    “廢話,王符不是鼠王,還能是什麼?”蘇文語氣已經有些不滿了。

    “三变呢?”韩明却是仿佛没听到。

    苏文闻言,目光直直看向他,韩明表情不变。

    秋槿和楊凌都是沉默,都在等待,他們以爲韓明是發現了什麼。

    却不知道,韩明只是想验证一个猜测。

    蘇文皺了皺眉,搖頭道:“我剛剛23級,還沒來得及三變,要不前輩支持一下。

    有厲害的獸王給我臨摹的話,我可以現場滿足韓前輩的好奇心。”

    苏文说完,面上笑了笑,他没想到的是。

    他話音剛落,韓明就接過去,“是麼,還真別說,我們千藝樓別的沒有,錢卻是數之不盡。

    而有了钱,成年兽王难抓,幼崽却是不少。”

    說着一揮手,直接打開了靈能系統,點開了千藝樓的一個倉庫界面。

    裏面一連串的荒獸名單下來,有好幾十頁那麼多。

    “選一個,我們千藝樓雖然戰力不足,但我們會賺錢,在中州聖地都有我們的店面。

    赤血龍王怎麼樣,龍族攻防兼備,肉搏能力強大!

    太丑?

    那這個九尾狐王呢,美吧,告訴你,這東西一手幻術,能滿足你所有的願望!

    太弱?那这个……”

    韩明仿佛变身推销大师,一个接一个的介绍。

    蘇文先是不滿,然後是滿滿的羨慕嫉妒恨,最後也是參與了挑選。

    机会难得,既然有人白送,他又何必拒绝。

    對方想要試探他,那他就如了對方的願又能如何,白賺的生意。

    他現在的戰力上,縱雲虎能飛,熾火虎戰力強大,似乎還缺一個水裏的。

    海陆空齐备吗?

    不行,还是那句话,机会太难得了。

    這麼多珍稀強大的獸王,錯過了,以後得上哪裏去找?

    別看韓明現在一副慷慨的樣子,這些資源,以後他想買都沒資格買的。

    所以,这一次,这第三变。

    他要挑一个最贵的,最好的,最强的形态!

    “时间系的有吗?”苏文问。

    “什么?”韩明闻言一顿。

    秋槿也是突然一愣,隨即一臉好笑的看向韓明,看他打算怎麼辦。

    杨凌也是好奇。

    韩明怔怔的看着苏文,这小子是故意的吗?

    想以进为退?

    “有!”韩明道。

    蘇文神情詫異的看向他,真給啊,這傢伙瘋了吧。

    他知不知道时间系的临摹模板有多珍贵?

    韓明的表情不變,他依然堅持要驗證一下,不是爲了那二十億星幣。

    而是为了那个可以和荒兽做生意的人。

    千藝樓的根基,就是商業,認爲有錢就可以擁有一切。

    事實上也差不多是這樣,聖火教背後有着深淵世界的關係,戰力強大。

    百花閣的觸角遍佈世界,各大聖地的娛樂圈都有他們的人。

    而這裏面混得最好的無疑就是千藝樓,他們最有錢,手裏掌握着大量的副職人才。

    那是什么?

    是专利,是技术,是未来!

    他們雖然不像聖地一樣均衡發展,但單方面都走了極其遠。

    戰力比不上聖地,但作爲一個官方認證的勢力,根基卻是足夠的穩固。

    韩明一点不犹豫,点开了倒数第二页。

    “惊兽!”

    杨凌和秋槿齐齐惊呼。

    韓明點了點頭,道:“這種驚獸成年之後,每一隻都會連接上一個獨特的時間繫世界。

    他們本身沒有時間系的能力,但那個世界卻有。

    至於是什麼樣的時間特性,那就要看你的運氣了。

    畢竟,你臨摹之後的形態,就相當於是另外一隻驚獸,也會連接一個時間繫世界。”

    “只有这个?”苏文心中略微有些失望。

    他不太喜欢这种脱离掌控的事情。

    看脸?

    他有才华,为什么要看脸?

    臉是天生的東西,靠臉過日子,那就是屈服於命運。

    才華纔是硬實力,不依靠任何人和物,走到哪裏都能養活自己。

    “時間爲尊,空間爲王,你以爲時間系是什麼?”

    韓明的表情終於破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狠狠瞪了蘇文一下。

    這眼神,要是個女人,一個詞形容,風情萬種。

    蘇文渾身一顫,幽幽說道:“行吧,弄過來,我現場臨摹,讓三位前輩親眼看看。”

    还真吹,看你怎么演。

    苏文自然知道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時間爲尊,空間爲王,命運不出,因果稱皇,造化無雙,輪迴無限,五行爲主,陰陽在上,力量至高,虛無不顯。

    时间系是最珍贵的临摹模板。

    没有之一。

    沒有時間,空間就沒有意義,而時間和空間相合纔會有後面的萬事萬物。

    戰力上,大家可能差不多,但先後順序就是這麼分的。

    秋槿看向韓明拉出了登陸界面,詫異道:“韓大哥,你不會來真的吧,爲什麼啊?”

    楊凌也是看向他,“剛纔你就有點不正常,現在又這樣,有什麼想法可以先說說,大家一起先商量一下。”

    “不用,這是千藝樓的私事,不弄明白了,我不甘心。”

    “……”苏文瞠目结舌。

    这还有上赶着送好处的大佬,人才了。

    其實也是他不清楚這份機緣對於千藝樓有多麼重要。

    所以才不明白韩明这么紧张的原因。

    別說他看不明白,就是秋槿和楊凌不也一樣滿心疑惑,全都看不明白麼。

    “他什么情况?”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过去。

    經由莽荒大世界作爲中轉,韓明再次出現時,手裏已經抓着一隻倉鼠一樣的驚獸。

    没错,这就是惊兽,胆子很小,样子很萌。

    幾乎沒有戰力,但是很能跑,其連接的那個時間繫世界能夠幫他很多忙。

    想抓住這樣的獸王,必須要特殊的手段,而且追查日久。

    多的上百年都不一定能抓得住,少的也要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才能得手。

    “来吧,临摹!”

    “送我了?”

    韓明連忙縮回手,“這怎麼可能,把你所有身家加起來,都沒它一根毫毛貴呢。”

    苏文一听这话,就满脸的不开心,撇了撇嘴。

    眼睛却是忍不住的仔细扫视起来。

    據他所知,宇通世界最快的臨摹時間是半個時辰,慢的幾年都有。

    資質相差實在是太大,就跟貧富差距一樣離譜。

    他想了想,太驚世駭俗了也不好,那就定一個時辰吧,這樣只能算很優秀。

    還不至於被人抓去解剖,或者有人對他有什麼企圖。

    蘇文示意穆青二人無需伺候了,開始閉目養神,時不時的睜開眼睛觀摩一番。

    一个时辰后。

    蘇文王符上的第三個位置,慢慢凝聚了一個倉鼠圖案。

    渾身的符紋線條比前面的縱雲虎和熾火虎都要複雜,但終究是成功了。

    然後他就在韓明錯愕的眼神中,變成一隻倉鼠……呸,驚獸。

    一样的动作,又是瞬间变回。

    看一遍就行了,他可没有被围观的习惯。

    “真的成了!”

    “仅仅一个时辰,还是惊兽形态,天才啊!”

    “……”

    韩明则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竟然是真的,也就是說,對方沒有縱雲虎形態,不是那個賣給他們情報的人。

    手里也没有什么荒兽的人脉。

    可惜了。

    秋槿臉上寫滿了兩個大字,疑惑,她看出來了,這傢伙似乎是懷疑蘇文的一些事情。

    楊凌也是在看他,都不傻,這步步緊逼的架勢,太明顯了。

    “楊兄,你們聖火教是怎麼得到消息的?”韓明問。

    楊凌看了看蘇文,想了想,道:“山腳城的城衛府中有我的下線。”

    蘇文聽完,心中可真是五味雜陳,這山腳城,簡直是四處漏風。

    赤天圣地就是这样管理地盘的吗?

    都烂透了。

    “好手段,想來兩位都看得出來,郝難是我千藝樓的人。”

    聽到這裏,蘇文心中再也忍不住的“靠”了一聲,表情一臉懵逼。

    韓明接着說道:“不過,告訴郝難消息的,卻不是蘇先生,而是一個擁有縱雲虎形態的人類。

    這個人類竟然和虎王峯的獸王有勾結,他幾乎就是虎王的代言人。

    为了买到消息,我付出了二十亿!”

    “我也是二十亿!”秋槿道。

    此言一出,三人又是看向蘇文這邊,他神情一頓,茶都不敢喝了。

    “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二十亿很公道啊。”

    “应该跟他无关。”

    形態剛剛已經驗證過了,三變都看了一遍,韓明搖了搖頭,說道:“虎王其實是想要蘊靈果的。”

    “蕴灵果!”

    “對,六千顆蘊靈果,後來改成星幣交易,就變成了二十億星幣。”

    苏文闻言,顿时明白,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们恐怖不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什么?”杨凌问。

    “衆所周知,荒獸排斥人族,不可能跟人族走這麼近,但是現在卻有一個人族和荒獸在一起。

    那幾乎等於是偌大的荒獸市場,已經向那個人族完全敞開。

    這是一筆何其大的暴利,荒獸的人脈,珍貴異常!”韓明臉上唏噓。

    他看着蘇文,一臉的惋惜搖頭,怎麼就不是他呢。

    蘇文則是撇了撇嘴,“原來是因爲這個,前輩才硬要看我的三變。”

    說着,又道:“我要有那種門路,還用得着在這裏賣丹藥,搶那點小錢?前輩還真是看得起我!”

    “也是。”韩明苦笑一声。

    在这件事上,他的确是有神经过敏了。

    “不過也是好事,我白拿了一個珍貴形態。”蘇文突然露出笑容,一副竊喜模樣。

    “……”韩明无语。

    秋槿笑了笑,正色道:“既然這件事說清楚了,那我就直說下一件事了。”

    “前辈请!”

    “山腳城外的那片林區,不出意外應該會被我們拿下!”

    秋槿淡淡說道:“藉着獸潮的便利,我們可以緩慢的清剿乾淨這一帶的荒獸。

    徹底把這裏佔下來,我們三派合力開發,算是一個新聖地!”

    “一个新圣地?”

    “不然呢,哦,你是觉得小了是吧?”

    蘇文點了點頭,“那塊地盤看着,也就是兩個區那麼大吧,也能算是聖地?”

    “一個剛剛開闢的標準聖地,一個區的領地面積就夠了。”

    “我们的意思是,让你来管理这个圣地……”

    “前辈说笑了,我还没活够呢。”

    秋槿一個白眼丟過去,“有我們三派在,誰敢找你的麻煩?”

    蘇文堅定的搖頭,“不可能的,這個事,三位前輩還是另找高明吧。”

    “如果你接了,我可以考慮解除穆青和趙敏的禁制。”

    苏文突然抬头看向她,“前辈这是威胁我?”

    “交易而已,你不愿意就算了。”

    “我的確是不願意,禁制我以後自會有辦法解除,只要前輩別故意坑我就行。”

    “这么有自信?”

    “我現在就能解開,只不過我不想借他人之手而已。”

    秋槿聞言,頓時心中一凜,“那就談一談最後一件事,這件事你肯定能幫上忙。”

    “前辈请说。”苏文松了口气。

    只要別拉着他造反就行,咱好好當個小老百姓不好麼。

    “新聖地的建設,需要很多的資源,但是山腳城的超凡商鋪全都拒絕了我們。

    當然,我們也可以自己運輸,畢竟千藝樓就是幹這個的。

    可這不是建造一座酒店,不是建造一座城市,而是一個新聖地。

    我们自己运输,那就是一个无底的黑洞。”

    “你們自己在山腳城開一個超凡商鋪不就行了?”

    秋槿雙手抱胸,線條清晰,嗔怒道:“別裝傻,赤天聖地什麼東西,你會不知道?

    如果他們沒發話,此地的超凡商鋪怎麼敢拒絕我們?”

    蘇文臉上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那你們還找我?我惹得起赤天聖地?”

    “至少赤天聖地看在你背後那位的面子上,不會跟你計較。”

    “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我有那么大脸吗?”

    韓明這時候說道:“什麼條件,你說,能辦到的,我們肯定不吝嗇。”

    “这是条件的问题吗?”苏文瞪大了眼睛。

    他背後有個鬼啊,莫須有的事情,他巴不得藏着掖着呢。

    还敢这样拿出来招摇过市,活腻味了。

    面子是自己掙的,不是別人給的,等人家發現你是個西貝貨,根本沒能力掙面子的時候。

    那么多大鱼大鳄,还不得把他生吃活剥了。

    楊凌輕哼一聲,神情淡漠的說道:“強者獨尊,弱者抱團,他既然想在赤天聖地落腳,就得放下身段!

    否则,早晚有一天,会被吃干抹净。”

    话落,三人起身,直接离开。

    他們也就是開個頭,知道蘇文沒那個權力決定這個。

    苏文在这件事上就是个传声筒。

    能多拉一個三階抱團,還是個厲害的三階,也能讓他們的力量強大一點。

    不至于被赤天圣地压得喘不过气来。

    蘇文見此搖頭,臉上輕輕一笑,很明顯,這些傢伙要失望了。

    哪來的三階,一個半死不活的四階倒是有,關鍵是沒用啊。

    现在半死不活的还好。

    真醒了,他苏文恐怕得凉凉。

    那個異族現在還被丟在沙漠世界的一個地下空間中,算是換了個安眠之所。

    蘇文沒敢動人家,原來怎麼躺的,現在還怎麼躺。

    没一会儿。

    穆青和赵敏上来。

    特别是赵敏,略微有些不知所措。

    蘇文將其拉到身邊,“擔心什麼,有我在,你們兩個從今天開始,就不接任務了。

    心情好了,需要传递什么,我再让你们传。

    秋長老既然挑明瞭你們的身份,那就是有這層意思。”

    “文哥,秋长老托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趙敏小聲說道:“她說你拿靈脈換的那個權限,虧了,還有兩個多月,也就是年底的時候。

    宇通世界會有大變,攻略了莽荒大世界兩千多年,終於到了一個關鍵的時候。

    到年底,莽荒大世界将会彻底开启登陆权限。

    整個宇通世界,所有智慧生命都可以進去,不需要標匙也可以進去。”

    “不需要标匙?!”苏文震惊了。

    穆青在一邊也是點頭,“的確是不需要,這樣的事情,歷史上其實發生過的。

    最近的,是一万年前的海王大世界。

    全民登陸,是吞噬進程進入第二階段時開放的權限。

    當時的海王大世界就被這樣的入侵給淹沒了,雖然現在還在抵抗,但已經是甕中捉鱉了。”

    說着,又道:“當然,海王大世界是個異族爲主的世界,入侵過程會激烈許多。

    而莽荒大世界是人族爲主的世界,所以會溫和一些。”

    蘇文聽完,回過神就靠了一聲,“厲害啊,赤天聖地還真不是個東西。

    這樣說的話,我們還得提前進入才行,不然權限就白拿了。

    先手優勢再沒有了,那我就蠢到家了,也虧到家了。”

    話到這裏,他突然發現穆青和趙敏兩人正兩眼炯炯的看着他。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文哥,我们能登陆莽荒大世界吗?”

    “這不是廢話嗎?一億一個標匙,不給你們我給誰用?”

    蘇文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全咬了一口,略施懲罰,“算上許斌,一共七個,區區七億星幣不是問題。”

    “文哥!”

    “撒娇没用,敢怀疑你文哥,必须要惩罚。”

    一手一个就扛了起来,上了三楼。

    ……

    城主府,议事大殿内。

    “年長老,他們去蘇氏百貨了!”沈馨一進來,就躬身說道。

    “還真去了,正好看看,這位過江猛龍是個什麼態度。”

    “我们当真不去走走?”

    蘇泉心中還是有些不踏實,三大派已經開始拉人,他們卻無動於衷,這不是趕人麼。

    年富搖了搖頭,“我們是地主,真要見面,也是對方來拜訪我們。

    这是基调,不能乱。

    頂尖強者我們不是沒有,怕什麼,不能憑白弱了我們的氣勢。”

    “搞不懂你们这些弯弯绕绕。”

    年富也不在意,蘇泉就這性子,幾百年了,都瞭解。

    一邊的沈馨開口說道:“蘇文此人非常精明,他應該不會參與到這樣的事情中來。”

    “你似乎很看好他?”年富好奇问道。

    “不是弟子看好他,是他背後那位存在看好他!”沈馨淡淡說道。

    說完又道:“如果不是蘇文有獨特之處,想來也不會讓一位三階的存在選他作爲代言人。”

    “这话倒是说得对。”年富点了点头。

    說着,語氣羨慕的嘆息道:“定點降臨,好權限,真想知道那位存在是個什麼情況。

    這種權限,攻略萬千世界,簡直是如有神助。”

    “要我说,干脆……”

    “蘇兄還是不要說了,你一出餿主意我就頭疼。”

    蘇泉被噎了一下,臉色直接一黑,狠狠瞪了他一眼,卻沒多說什麼。